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家世生平 > 正文
中国的莎士比1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3-11-30 09:55:0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苦闷的灵魂

一电视剧故事梗概

田本相

    1910年,民国成立前夕,曹禺诞生在一个封建官僚的家庭。母亲生下他三天因产褥热病逝。生性敏感的曹禺,因此而感到人生的孤独和悲凉,从小就苦闷膺胸。继母喜欢看戏,曹禺才三岁,就带着他看戏,在他童年的心灵中播下戏剧的种子。15岁,遇到恩师张彭春,使他的戏剧天才得以发挥。在易卜生的名剧《国民公敌》和《娜拉》中扮演女主角,因此而名噪津门。入读南开大学,不久,父亲去世,家庭败落,因此而深知世态炎凉,对人生有了更深刻的追索。

    对南开大学的专业不满,遂转学清华,苦读剧本,酝酿《雷雨》的创作。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浪漫的爱情追求。她爱上了“校花”郑秀,一个大法官的女儿。在清华,他呼吸到大学的民主空气,并投入日益高涨的抗日热潮之中。他组织演出,办报纸,进行抗日宣传。1933年暑假,终于写出中国话剧的经典之作《雷雨》,时年二十三岁,中国剧坛升起一颗新星。

    《雷雨》轰动京津沪。他在天津与老师张彭春再度合作,由他改编莫里哀的《悭吝人》,并扮演主角韩伯康,得到专家的高度评价。曹禺对社会的愤懑和焦虑与日俱增,他深入到三等妓院,土药店调查,取得第一手资料,创作了《日出》。萧乾主持《大公报》文艺副刊,他连续三天,开辟三大版的篇幅,组织作家笔谈《日出》。《日出》再次轰动剧坛。《大公报》授予文艺奖金。

正处于上升的曹禺,接到国立剧校校长余上沅的连续邀请,到南京国立剧校任教。在教学上,他赢得学生最热烈的欢迎;在演剧上,他亲自导演了《日出》和《雷雨》,并亲自扮演周朴园,被誉为空前绝后的演出;在创作上,他决不重复自己,更不因袭他人,所写《原野》又是一条新的路子——探索现代派的写作。郑秀在清华毕业来到南京,他们之间已经暴露出性格上的矛盾,时有争吵,但是,郑秀是深爱着曹禺的。尽管郑秀父亲不赞成这一门亲事,仍然在德瑞奥礼堂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巴金、田汉均来祝贺。

抗战爆发,曹禺以极大热忱投入创作。在国共合作的高潮中,1939年在重庆举办的第一届戏剧节上,曹禺和宋之的创作了《全民总动员》(又名《黑字二十八》)。他还是导演团的成员,并参加演出。此剧演出盛况空前。继之,又带病创作了十大抗战杰作之一(洪深语)《蜕变》,既受到国民党的刁难,又得到中正奖。

周恩来主动写信给曹禺,邀请他到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做客。此后一直得到周恩来的指引和爱护。

曹禺同郑秀关系,越来越隔膜了。此刻,一个犹如愫方性格的女士方瑞闯入了曹禺的生活,他们恋爱了。曹禺对于方瑞的爱情向往,幻化为艺术的想像,《北京人》中的愫方,《家》中的瑞珏,都留下方瑞的影子。生活中的爱情成为曹禺提炼戏剧题材和戏剧主题的催化剂。稍后,他翻译的《柔密欧和幽丽叶》,也留下他同方瑞爱情的印记。《北京人》和《家》,标志着曹禺的创作达到一个高峰。

抗战胜利后,美国国务院邀请曹禺和老舍访美。曹禺对于国内形势越来越加不安,毅然回国。在上海,他已经和方瑞同居。在内战的炮火中,他每天都在听延安广播。共产党邀请他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秘密离开上海,由香港乘船到达解放区,迎来新中国的诞生!

(这部传记片,到此结束。建国后一段有机会再续写)

 

 

片头  老年的曹禺向他的传记作者,倾诉他的历史。他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苦闷说:“你要写好我的传记,就要把我的苦闷写出来!”。

在这部传记片中,不时出现曹禺的回顾,有时是他的声音,有时则是他的影像。

 

第一集  

辛亥革命前夕的天津,海河港口。

小白楼,万家大院。

曹禺的父亲万德尊时任直隶总督府标统,陪伴妻子薛氏看文明戏,马弁刘门君紧跟。王钟声演出《安重根刺伊藤》。

王钟声,在妻妹家里,大谈武装起义之事,不料被在一旁抽大烟的袁克定(袁世凯长子)听到,半夜即被抓走,秘密枪毙。

 1910年9月25日,阴历8月21日,曹禺诞生。祖母请来算命先生为孙子起名儿添甲。周七爷、周九爷、袁克定、刘其珂前来祝贺。

在喜庆中,生母薛氏突患产褥热,请来中西医,医治无效,生下曹禺三天病逝。父亲万德尊悲痛不已,阖家处于哀痛之中。

万德尊将薛氏的孪生妹妹咏南从武昌接来,照看添甲。她格外疼爱着这个外甥,不久,万德尊娶咏南为妻。

武昌起义,民国成立。万德尊成为黎元洪的秘书。

 

 

第二集   

天津意租界,临街一座小洋楼。

添甲三岁。

万德尊将原配夫人燕氏所生的长女万家瑛和长子万家修接来。

家瑛十分疼爱添甲,教添甲识方块字,总是把最好吃的糖果留给他。

继母总是抱着添甲去看戏,看京剧,看评剧,听大鼓,天津的确是北方群艺荟萃的地方。

不爱说话的小添甲,总是瞪着他一双大眼观察这个世界。

万德尊喜欢这个老儿子,经常背着他在客厅里行走,或者玩骑大马的游戏。他最得意的是带着添甲到最讲究的洗澡堂华清池洗澡,在浴池里同添甲嬉戏。

家修整天不着家,进城不久,就学着城里阔少的样子,犹如周萍,玩雀打蛋,混迹酒馆茶肆,有时喝得醉醺醺回家,被万德尊碰到,万德尊就破口大骂。父子间,充满仇恨。添甲看在眼里,怯怯地躲到一旁。

添甲胆子很小,继母总是教训用人不要吓着添甲。

祖母寿辰,她喜欢这个孙子,抱在怀里,迎接宾客,连黎元洪都送来寿幛。

    万德尊的马弁刘门君的妻子,万家的总管。在那里吆喝着,耍着威风,连继母都不在话下。

     明明继母已经给够了赏钱,但是,刘妻还找继母索要,为此争吵起来。

     家瑛的同学何凤英,经常来家里。她把她丈夫的弟弟介绍给家瑛,谈起恋

爱来。看来,柴家老二仪表堂堂,而实际上是个纨绔子弟。不久就结婚了。

结婚时,继母和家瑛依依不舍,抱起添加哭得很伤心。添甲舍不得姐姐,在门口,望着花轿远去。

 

    第三集

家馆,万德尊请自己的外甥刘其珂任教。曹禺不喜欢读《三字经》《百家姓》之类的书,曹禺喜欢看小说。

喜欢遐想的添甲,经常站在二楼平台上,专心倾听河对岸传来的法国教堂的钟声。

一放学,就和小学伴王傻子,带着他心爱的小狗跑到老龙头车站去玩。在夕阳中,望着火车远去。尽管火车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但是添甲依然守望着天边外,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

最开心的是跟继母看戏回来,和小朋友模仿戏里的人物,甚至自己编演故事。

父母抽完大烟,高兴就把添加喊来。继母教他背林黛玉的葬花词。不久,添甲就背得滚瓜烂熟。

华北水灾,逃难人群。段妈来,每到夜晚给添甲讲她自家的苦难故事,打下对这世界的残酷印象。段妈成为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

外间正下雪,万德尊考曹禺对联,就说“大雪纷纷下”,添甲不假思索,就对上“穷人归无家”。父亲大加称赞,并说:你要记住“你是‘窭人之子’!”

刘妻对继母的仇恨 ,终于找到报复的机会。她偷偷地告诉添甲,你的生母已经去世,继母不是你的亲生母亲。

添甲,性情敏感,由此而跌入孤独,变得忧郁起来。

 

第四集

北平,添甲站在门口。曹锟搞猪仔议会,大街上人力车拉着议员满街跑!街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万家的客厅,成为黎元洪参议的临时“议事场所”。小添甲在一旁听着。

万德尊时常带着他访亲拜友。到一个汪家,一个小姑娘,佳佳长得十分漂亮,他们在一起玩耍。佳佳的母亲,把一支派克笔送给添甲。

万德尊为添甲,请来名师大方先生,教他自己写的《项羽论》,想不到曹禺倒背如流。他赞赏这个学生,对万德尊夸奖添甲,信口念出一首诗来。

 

年少才气不可当,

双目炯炯使人狂,

相逢每欲加诸膝,

默祝他年姓字香。

 

在北海公园里,黎元洪及其部下在游逛。黎元洪指着公园里的海豹,让添甲对联,添甲不假思索就对以“水獭”。黎元洪大喜,将一个金表赠给他。

段祺瑞同黎元洪交战,幕僚们心急如焚,突然想到“圆光”,以测吉凶。添甲作为童男,还有一童女就是佳佳。添甲看着墙上的投影,编出一个故事。说是黎元洪带着千军万马将段祺瑞打了个落花流水,段军逃走。这故事,把幕僚们说得目瞪口呆。当着万德尊的面称赞:“神童啊!神童!”

回家,万德尊质问添甲,这究竟是怎末一回事,添甲不答,笑了笑就跑走了。

 

 

 

第五集 

万德尊任宣化镇守使。

在森严的衙门内,大堂上正在拷打“犯人”,添甲躲在角落里观察,又恐惧又好奇。士兵把“犯人”打得皮开肉绽,然后用蛋清来敷,等“犯人”伤好了,再拉出枪毙。在添甲幼小的心灵中,再一次烙印下对这世界的“残酷”的印象。

没有一个人同他玩耍,孤独极了。后山成为他的去处。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神树”,泉水从山上流下来。在这里,他感受着恐怖,享受这恐怖的刺激。

继母和添甲坐着马车,刘门君护卫着,去看山西梆子。在戏院里,依然挤满人群。添甲,对这高亢的梆子,饶有兴趣。看完戏,添甲也学得刘门君的样子,把大把的铜钱撒到戏台上去。

宣化的庙宇很多,继母去烧香,也带着添甲。他常呆立在怪诞的神像前面,观察不已。此刻,牛头马面、打得皮开肉绽的“犯人”等,交织出种种幻像。

他常看士兵操练,士兵们喜爱他,称他少爷。卫队长向他敬礼。

士兵常常拉他到士兵宿舍玩耍,看到他们在推牌九,有的大兵还在唱“初一十五庙门开”,这歌吸引了他。

有一次,他喊他爹到卫队宿舍,看到他们打牌,不料万德尊大怒,下令,凡赌牌者打十军棍,并且斥责添甲不该把他带来。以后,士兵再看到添甲,不再喊他少爷,而骂他是“狗少爷”了。他伤心透了,一个人躲到后山上去。

傍晚,他一个人坐在城垛上,乌鸦在小树林子上空盘旋,远处传来军营的号声,显得格外凄凉。

在凄凉的夜空里传来“初一十五庙门开”的歌声,令人毛骨悚然。

 

     第六集

     黎元洪下台,万德尊在天津做起寓公来。

     在意大利租界, 又购置了一座小洋楼。每天宾客盈门。在一起吃饭,一起抽大烟。周七爷和周九爷,是常客。

万德尊的一个部下曾贵,每次来都带着太太,一来就是甜言蜜语,磕头作揖,万德尊十分喜欢,而添甲总是好奇地观察他。!

     万德尊,有时写诗,写对联,都写到一本“杂货铺”上。他怀才不遇,但是他却常对添甲称赞列宁,称赞十月革命。

      添甲每天都外出学习英文。回来,在临街的小楼上总是看到一位漂亮的女人,或者在梳头,或者在观看,美极了。他知道她叫金子。这也成为添甲的观察对象。

       一次,他坐人力车回来,车夫突然晕倒了。发现原来是一位妇女扮做男人。他扶她起来。她的丈夫是车夫,病了,她只好出来拉座,养家糊口。她是饿得晕倒了。添甲将身上带的两块银元,都给了车夫。回家讲给继母听,继母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说他做得对!还说:“你记住,阿爹挣来的钱都是清白的,干干净净的,你阿爹不常说你也是穷人之孩子吗!我们帮助穷人是应该的。”

      李仲可看上添甲,要给他的女儿订亲。添甲为李仲可所吸引,就像他后来在《雷雨》里所描写的周朴园的样子。他都看得入神了。父亲用“齐大非耦”的典故,巧妙地回绝了他。

     姐姐出嫁后,受到婆婆的欺辱,丈夫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每次回家来,都向继母哭泣,痛不欲生,姐姐更加消瘦了。他可怜他的姐姐,但却说不出,也陪着姐姐流泪。  

 

第七集

 插班考入南开中学二年级,学名万家宝。

 校长张伯苓在训话。

 他喜欢新文学,鲁迅的《呐喊》,郭沫若的《女神》,郁达夫的《沉沦》,他都读了,她特别喜欢郁达夫的小说。

 他和靳以成为好朋友,还有陆以循、陆以洪、古巴等

在这里,万家宝受到当时中国最好的中学教育。校园里一片生机。他悄悄地偷看张彭春在指导南开新剧团的学生排练《获虎之夜》。

在班会上他和同学演出《打渔杀家》,扮演曹福,张彭春看在眼里。让他参加南开新剧团。

1925年加入南开新剧团,成为最活跃的分子。参加《少奶奶的扇子》的排练,她竟然把一部《少奶奶的扇子》翻烂了,台词倒背如流。

和同学一起创办《玄背》文学副刊。并发表了第一篇小说《今宵酒醒何处》,第一次署名曹禺。接到郁达夫的信。。

管亚强因为在大会上质问张伯苓为什么禁止学生的进步活动,而被学校开除,家宝十分同情。

和他同一宿舍的同学]、共产党员郭中鉴被捕牺牲。

在班会上朗读的他的《杂感》“向一切因袭的心营攻击”

放学回到家里,犹如坟墓一般。父母抽大烟。

万德尊在饭桌上,大骂厨师。申斥用人。家宝躲近自己的房屋。

家修也偷偷抽大烟。万德尊先是跪下,求家修不再吸大烟;继之,就大打出手,几乎将家修的腿打断。家修逃走。

张彭春导演易卜生的《国民公敌》,曹禺扮演女主角裴特拉。有人密报天津的军阀褚玉璞,褚玉璞就认为是一个姓“易”的青年写的剧本,骂他是革命的敌人。于是派人到校,勒令停演。曹禺亲历这一事件,更懂得戏剧的作用。

 

第八集 

家宝到同学陆以洪家。客厅,犹如《雷雨》中的客厅。

陆以洪的嫂子长得十分漂亮。看出陆以洪和嫂子亲昵的关系。她殷勤地招待家宝。陆以洪的大哥陆以轩,已经五十余岁,老讷迂腐。

大哥外出,家宝不经意中,看到陆以循的嫂子傍着陆以洪哭泣。

陆以循向家宝透露了他和嫂子的秘密,也说出嫂子的苦闷。家宝同情嫂子。她就是繁漪的原型。曹禺说这个人在他心中放了一把火。

同学在议论,说陆以洪的嫂子是一个不规矩的女人,陆以洪的弟弟陆以循在一旁也不敢反驳。家宝对以循说:“我看你的嫂子有着一颗美丽的灵魂”

《国民公敌》终于以《刚愎的医生》演出,曹禺第一次演主角,十分成功。

由此,大家都叫他“我们的家宝”。

 

 

第九集

家瑛死了,说来还是自由恋爱而结婚的,也在封建的家庭秩序中不幸死去。这对于家宝是一个晴天霹雳,他更为沉默,他苦苦在思考,人,实在是太可怜了。他写下他的一首长诗:《不久长,不久长》:

 

不久长,不久长,

乌黑的深夜隐伏,黑矮的精灵儿恍恍,

忽而你追逐在我身后,

忽而你啾啾在我身旁。

啊!爹爹,不久我将冷硬硬地

睡在衰草里哟,我的灵儿永在

深林间和你歌唱!

 

张彭春在周会上演讲:艺术的生活。他提倡学校要有艺术的生活。

张彭春在分析《娜拉》的解放意义,激昂慷慨。曹禺在发挥着他对娜拉的认识,对于妇女的同情,有着超群的理解。

张彭春在排练《娜拉》

曹禺以其天才和对于女性命运的体认,出色地塑造了娜拉的形象。

演出之后的欢呼,超过历来的演出。

张彭春热烈地拥抱曹禺。

父亲要曹禺做医生,报考协和,失败。曹禺在考场上总是不得意的。

    

 

第十集 

入南开大学政治经济系。

曹禺对课程不感兴趣。

张彭春出国,将英文版的《易卜生全集》赠给他,寄于厚望,深情道别。

曹禺啃读老师张彭春赠给他的英文版的《易卜生全集》,发现话剧中有如此奇妙的东西 。

和英文系高年级的杨善荃同一宿舍,杨善荃像一个老大哥爱护曹禺,帮助他学英文。并且带着曹禺到他家里,将他收藏的一些最新的外国戏剧书籍借给曹禺。其时,奥尼尔正是日月中天,为曹禺发现,为曹禺所喜爱。

罗隆基有时到南大讲课,从汽车中下来,后边跟随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曹禺发现原来就是佳佳,她长得更漂亮了。他们寒暄之后,约定在起士林会面。曹禺对她,与其说是一种朦胧的爱慕,不如说是一种探究。他在“琢磨”这个姑娘。此刻,曹禺认为佳佳还比较单纯,可惜她高中还没有读完就开始喜欢追阔绰的生活了。

曹禺和杨善荃谈《雷雨》构思。

曹禺跑马拉松,锻炼意志。使他体验到度过身体极限后的轻松和畅快。

他到法国教堂,体验弥撒的净化灵魂的境界。他去参加基督教的洗礼,他读《圣经》,他在追问:人究竟为什么活着。

大年三十,曹禺陪父亲洗澡,万德尊突然昏倒。因债务事再度中风,很快故去。全家陷入混乱。

继母哭得死去活来。家修本来对父亲就满怀仇恨,甩手不管。

曹禺只好自己到父亲的朋友家去报丧,去请求支援。但是,迎接他却是白眼。就是那个磕头作揖,父亲深爱的曾贵,更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由此,曹禺第一次看到世人的真面目。他似乎一夜之间就变得成熟了。

他本来就厌倦经济系的课程,父亲死后,他下决心转学清华。

 

 

 

第十一集,

北平。为了报考清华,曹禺和孙毓棠一起,住到孙的外祖父家。因此,而目睹了一个封建书礼之家的没落。正如他后来在《北京人》里所描写的。

转学清华,赶上“驱吴”学潮。清华教授治校,蒋介石派吴南轩任清华校长,激起教授和学生的反对,曹禺参加,并且是赴南京请愿的代表。

潜心外国戏剧的钻研,阅读剧本数百种。图书馆成为他的“家”,与图书管理员金先生成为朋友,允许他进入书库随意浏览。在杂志室,他有一个固定的座位。

 

靳以和佳佳来看望他,靳以和佳佳恋爱了,靳以十分憨厚,傻傻地 ,可爱极了。但是,在曹禺看来他们并不般配。佳佳似乎已经带上一点风尘气息,多了些姿色,却少了清纯。

靳以意气风发,一夜之间,写出万字小说《将军》,曹禺十分佩服这个老同学。

陆以循也考入清华,和曹禺同一宿舍。陆以循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曹禺也突然着迷音乐,学巴松管。清华礼堂经常播放交响乐曲,曹禺也入迷。他特别喜欢莫扎特。

仍然热衷戏剧,导戏演戏,在清华成为知名人士。当时清华有龙虎狗之说。钱钟书为龙,曹禺为虎,顾毓罴为狗。

九一八事变,曹禺成为宣传队的队长,到古北口,到长辛店宣传抗日。

在去长辛店的火车上同一老工人攀谈,成为鲁大海的原型。

与孙毓棠、孙浩然、蒋恩钿一起创办《救亡日报》

 

 

第十二集

1932年,内蒙之行、五台山之行。

德国女教师葛瑞瓦,美国女教师安娜(),她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陪同他们外出旅行的人,这就是曹禺。他说,“我可以同你们旅行,但决不让你们出钱!”曹禺约着陆以循同行。

在太原,他们看到尽是破败的景象,自然也参观古迹。是他深受刺激的, 是目睹了妓女之惨况。那一个个被圈起来妓女的惨象,似乎将他的心刺出血来。这些,成为《日出》创作的最初动因。葛瑞瓦一样同情这些妇女的遭遇,看到曹禺苦痛的样子,感到他是一个具有正义感,有着一副悲天悯人的人道心肠的青年。

五台山上,在游览那些庙宇中,在古树参天的寺院中,盘踞着生命的神秘。在香烟缭绕的森严的大殿中,感受着宇宙的恐怖,领受着鬼神的精神的重压。

在去百灵庙的路途上,尝够了旅途的艰辛。曹禺担起照顾这两外国女人的重担。一出张家口,到处是牛羊肉的膻味,成群的骆驼,散落在草原上的蒙古包。是一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风光。他们在草地上,尽情享受着。好像,这里是一个无忧无虑的自由世界。

回来的路上,山洪爆发。曹禺勇敢地将两个女伴背过湍急的河流,一派男子汉的气概。

 

 

 

第十三集

钱稻孙带队,去日本访学。

正是樱花竞芳的季节。和日本青年联欢。

看日本的歌舞伎,菊五郎演出的《义径千本樱》,他沉浸在歌舞伎艺术的春光里。

和古巴冒着小雨,到筑地小剧场看话剧《好望号》。

导演《罪》(《最前的与最后的》)。倾慕校花郑秀,让古巴特意请郑秀参演,因此而结识郑秀。

曹禺为追求郑秀,不分昼夜地守候在古月堂前,同学们都劝郑秀去见见曹禺,担心他会闹出毛病来。

他和郑秀形影不离地出现在清华园里。

曹禺奋力地写作《雷雨》,每天躲到图书馆里。单是写人物小传就废弃了不少稿子。他给郑秀讲《雷雨》的故事。

终于在1933年暑假中完成。

 

 

 

 

第十四集

三座门,四合院里,《水星》编辑部。

这里,成为作家之家。冰心、沈从文等常来这里。郑振铎是主编,章靳以是编辑。曹禺是这里的常客。他和郑秀进城看戏办事,就在《水星》落脚。

    曹禺把《雷雨》交给靳以,靳以放到抽屉中。巴金来了,发现《雷雨》的稿子,彻夜读完,激动不已。同郑振铎、靳以商量,全文一期发表。

    曹禺同巴金见面,一见如故,从此成为知己。

    他们经常到广和楼看京剧,然后在门口吃烧饼夹肉。

    应杨善荃邀请到天津女子师范学院任外文系教授。教授外国文学等。

    日本留学生写信来要求演出《雷雨》,天津的孤松剧团也请曹禺指点。

    中国旅行剧团演出《雷雨》,轰动天津。曹禺每天夜晚,在后台为演员题词,回来与演员们吃夜宵。

唐槐秋等人住在惠中饭店,在饭店中出入的交际花引起曹禺的注视。

惠忠饭店斜对面,劝业场正在兴建,不时传来公认的号子声。

      靳以失恋。曹禺跑到上海,去看望靳以的恋人佳佳,为之调解。王已经和一个外国人交好。此刻,阮玲玉自杀震动大上海。开始了《日出》的构思。

      他决心去天津三不管,侯家后一代的妓院做调查。访问妓女,找乞丐学数来宝等,在土药店,几乎被人打瞎了眼睛。

     

 

第十五集

    再一次同张彭春合作,将莫里哀的《悭吝人》改编为《财狂》,曹禺扮演主角韩伯康,演出十分成功,轰动平津。郑振铎上台祝贺。《大公报》整版评论,萧乾对曹禺十分赏识。

    再次应靳以的邀请为《文季月刊》写剧本《日出》,索稿很急,写完一幕发表一幕。

    他把工人请来,记录号子的音乐。《日出》问世。

萧乾组织文坛著名作家评《日出》,跨年度,三个版面,声势空前。《日出》获《大公报》文艺奖金。

        余上沅接连发信来,邀请他到南京国立剧校任教授,一是因为华北的局势日益紧张;二是因为郑秀很愿意毕业回到南京,她的父亲在南京任职;三是更专心致力于戏剧。

   到剧校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曹禺授课,课堂内外挤满了人。

   特意翻译了《镀金》,指导学生排演。仔细批改学生的作业。

   他和吴祖光、石蕴华成为好朋友。

   石蕴华,校长秘书。支持进步学生,赢得曹禺信赖,常在一起谈心。石蕴华唱《国际歌》给曹禺听。

    欧阳予倩来南京。同曹禺商谈上演《日出》,欧阳予倩打算删去第三幕,曹禺说,“删去第三幕就等于挖去《日出》的心脏》”。

    他自己导演,包括第三幕的《日出》,轰动南京。

    继之,又在《雷雨》中扮演周朴园。

    郑秀毕业回到南京,郑秀的父亲反对他们的结合,以为是门户不当。但是郑秀爱着曹禺,他们在德瑞奥礼堂举行订婚仪式,田汉、巴金都来祝贺。

    此刻,已经流露出他们性格不和,郑秀在一些小节上要求很严,曹禺生活散漫,不拘小节。夏天光着膀子,不喜欢洗澡。为这些事就吵起来。最后,总是以曹禺的沉默而收场。

    曹禺住在第一监狱附近,夜晚听到拷打犯人的凄厉的喊叫声。这又让他联想起在宣化的惨象。他在构思《原野》,他和郑秀说,他要写一个脸黑但心肠很好的人。但是,第一监狱的惨叫,却让他心不得宁贴。

    终于写出一部奇异的《原野》,一部中国现代派剧作。

    应云卫将曹禺请到上海,他们要演出《原野》。

 

        第十六集 

    大哥家修在天津病逝。继母催曹禺回津料理。

到达天津的第二天,七七事变发生,天津一片慌乱。日本驻军到处搜捕,到处都是逃难的人群。曹禺满腔愤慨,他同家人说:“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

日军坦克横行,处处设卡搜查。曹禺到《大公报》找罗隆基一起分析形势。

剧校来函,告知学校南迁。铁路不通。他乘船南下。在船上他带领大家高唱抗日歌曲。辗转到达武昌,同郑秀会合。再到长沙。

在武汉他看到伤兵无人救治的惨状。

看到报纸上揭露伤兵医院腐败的报道。

在长沙与学校会合。剧校的行政部门人员,打牌,发国难财,曹禺愤慨。

听徐特立报告,甚为感动。到徐老住处探访,徐老不在,和他的勤务兵攀谈,对徐老更为钦佩。

他对郑秀说,我们的官员应当象徐老这样。

由余上沅、吴祖光主婚,他和郑秀结婚。

剧校南下,曹禺作为教务长,每到一个地方,带领学生下船演出,宣传抗日。在宜昌敌机轰炸扫射,他不顾危险,指挥同学疏散。受到学生的尊敬。

 

第十七集

重庆。

他和宋之的创作《全民总动员》(《黑字二十八》),参加中国的第一届戏剧节,这是一次象征抗日大团结的盛大的演出。

剧校,改为国立剧专。从国外回来的黄佐临夫妇、张骏祥、陈白尘、张平群、梁实秋、孙增爵等。被称为剧专的“黄金时代”。

他和黄佐临、张骏祥,每天都在江边散步,一起讨论中国的戏剧,梦想成立一个像莫斯科剧院那样的剧院。

他们的大女儿万黛出生。

迁往江安。住在迺庐。受到迺卢主人的欢迎。

席明真、雷兰夫妇,是地下党员,小学教员。他们在文庙演出《原野》,来欢迎剧专师生,欢迎曹禺。

创作《蜕变》。张骏祥催稿。他在病中,每天坐在床上赶稿。

国民党审查剧本,百般刁难。演出后,曹禺同审查人员,一次面对面的交锋。张道藩在场。

和迺庐主人,结下深厚的友谊。每到逢年过节,必然宴请。

迺庐也成为同学常来的聚会的地方。

剧专的地下党在活动。

 

第十八集

郑秀带着万黛回到江安。

郑秀打麻将,对曹禺生活细节管得很严。逼他洗澡,结果闹出笑话。他把曹禺锁在浴室,曹禺打着水,发出声响。郑秀以为他在洗澡,走了。回来发现曹禺拿着书本睡着了。

闻一多来函,邀请他到昆明导演《黑字二十八》和《原野》

在昆明,闻一多、孙毓棠以及他的夫人凤子为他洗尘。下榻华山南路的南京旅社。这里距孙毓棠的家很近,便于他们研究事情。

这是一次难忘的演出,闻一多欣赏《原野》,由他亲自担任舞台美术设计。凤子演金子,孙毓棠演常五。

闻一多亲自绘景。这让曹禺十分感动。

 

 

第十九集

方瑞(邓译生)来了。她的妹妹邓宛生在剧专读书,表哥方琯德也这里读书。

方瑞和妹妹、表哥一起拜访曹禺,曹禺立即就被这个大家闺秀吸引了。她的温婉柔顺,他的幽雅沉静,和郑秀成为鲜明的对比。而方瑞的一手好字,更显出她的内秀。

曹禺对于郑秀,显然是更隔膜了。曹禺们面对郑秀的诉说,总是以沉默对之,。

他和方瑞书信往还。曹禺偷偷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看方瑞的来信。被郑秀发现,他慌乱地将信吞下去。十分狼狈。

到处是硕大的老鼠,曹禺对其又厌恶又害怕。在上课时,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袭扰,竟然在棉袍里发现一只大老鼠。吴祖光哈哈大笑,而曹禺的脸都吓得苍白了,连声说“可恶,可恶,可恶!”

何泰在茶馆里摆龙门阵,慷慨陈词,引得曹禺注意。他想找他交个朋友,就尾随他。何泰发现有人跟随,就急忙闪入他的老丈人家里。家里人告诉他尾随他的是剧专的曹禺先生。由此结识。何泰即是江泰的原型。

秋雨连绵,梧桐树叶沙沙。曹禺进入《北京人》的创作。

 

 

    第二十集

    巴金专门来看望他。

    迺卢一时热闹起来,剧专师生都来看望巴金。

    他们每天在楼上一间客厅里,守着暗淡的烛光,谈啊谈啊,直到深夜。

    巴金将吴天改编的《家》带来,曹禺看了,以为它太“忠实”于原著了。于是自告奋勇要改编《家》,巴金高兴极了。

    皖南事变,白色恐怖的气氛也传到江安。

    中共江安县委书记被捕。剧专的党组织也受到监视。

    剧专训导主任张秉钧,暗中监视进步学生。并以“战时学生贷金”为诱饵,拉拢学生加入国民党。

    学生党支部与之斗争。

    宪兵队到曹禺家中搜查。原因是,他们截获延安发来的电报:祝贺《日出》在延安演出成功。此后,几乎天天有一个人同曹禺纠缠。

    学生被捕,曹禺愤恨。

   

 

    第二十一集

    告别江安,来到重庆。在复旦大学教英文和外国戏剧。

    每天都和叶圣陶一起坐轮渡,间或他们在小酒馆喝“渝绍”,生活艰苦。

    他遇到张瑞芳,曹禺对她说:我要专门给你写一个脚色。

    张骏祥为曹禺找到停泊在唐家坨的一艘客轮,在那里写《家》。将写出的稿子,带给方瑞,由她抄好再送回。自然,也有书信往还。

    有时,张骏祥、吴祖光、张瑞芳、于克稷到这里聚会。

    和船员成为好朋友。

    《家》演出,何其芳发表否定意见。却受到观众的欢迎。

    日子依然艰苦,有时几乎没有饭吃,就到巴金家里。巴金家聚集着一群朋友,都是到这里谋食的。

     1942年冬天,接到周恩来的信,到曾家岩五十号做客,邓大姐将延安出产的灰色粗呢赠给曹禺。

     和周恩来一起看望张伯苓校长,张彭春对共产党的主张不以为然,周恩来耐心说服。曹禺对周恩来的作风心悦诚服。

    曹禺的最后一次登台。参加演出贝勒·巴拉兹的《安魂曲》。这是一段十分愉快的日子,天天同张骏祥、张瑞芳在一起。

     陶行知看戏,感动得泪流满面。第二天,他带领育才学校的师生,走了上百里的路,赶到重庆看最后一场演出。

 

第二十二集

        张骏祥和他商议着下次演出的剧目,此刻曹禺早有打算,将《柔密欧和幽丽叶》翻译出来。

    曹禺想写一部诗剧《李白与杜甫》,为此,他和陶孟和去西北旅行,西安古迹、河西大漠、玉门油矿和敦煌都留下他的足迹。

    在一家农舍小楼中,开始了他的诗剧创作,这是一次失败的试验。

    在曾家岩他得到《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深入生活”启发了他,开始一种新的创作路向,深入到钢厂调查 。写出《桥》的两幕。

    此刻他和老舍得到美国国务院的邀请,到美国访问讲学。

    他去求教茅盾。。

    在招待会上,美国大使馆文化参赞费正清讲话,认为美国人不了解中国。曹禺讲话颇为幽默。他说他回来还是一条哈巴狗。

  

 

     第二十三集

     黄浦江口岸,美国军舰史格脱将军号。

     欢送的人们,曹禺和老舍在船舷上同朋友告别。

     在西雅图等岸,受到美国国务院的欢迎。西雅图一片繁荣,在这里看不到任何战争景象。

     正在美国的王莹,得知他们到来,陪同他们参观访问。好莱坞、百老汇、会见美国的艺术家,观看他们的艺术演出。

     曹禺在大学讲演,《中国戏剧之历史和现状》。

     他因未能会见奥尼尔感到遗憾。但去由于王莹的引见,同布莱希特在一起讨论戏剧。看到劳伦斯·奥立弗演出的《亨利四世》。

     赛珍珠宴请他们,林语堂出席,就文学的意义展开争论。林语堂大谈趣味主义,曹禺则据理反驳,最后,林语堂无言以对。还是赛珍珠出来调和。

     张伯苓七十寿辰,在美国的南开校友同来祝贺。老舍和曹禺献诗。

     美国国务院,很像他们留在美国。曹禺,不是接到朋友来函,对于国内的紧张局势,十分不安。他念记着家人和朋友 ,念记着祖国。老舍,还需要停留下来,完成《四世同堂》。

 

     第二十三集

  回到上海。

     内战开始,收听延安电台广播。

  和张骏祥解放区之行亲眼目睹尉氏县长同救济总署的美国人理论的英姿,对解放区多了一层感性的了解。

     和黄佐临夫妇的友谊。

     编导电影《艳阳天》。

     应共产党邀请到北京参加中国人民协商会议。

     行前,他同黄佐临、孙皓然、李玉茹谈话,要他们相信共产党。

     秘密赴港,乘轮北上,烟台登陆,邓颖超迎接。

     第一文代大会,曹禺发表讲话。

     新中国成立,曹禺在观礼台上。

     蓝天白云,群鸽飞翔,迎来一个艳阳天。

   

 

 

 

    2011年8月13日初稿

    2011年10月25日修改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