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家世生平 > 正文
一次充满温情的访问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0-22 12:03:1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二十年过去了。
  那是1996年上半年,我以武汉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的身份在《人民日报》教科文部实习。教科文部有教育、科技、文化、体育、卫生几个组,我在科技组,主要跑科技口,报道科技方面的信息。其他口的记者跑不过来时,也让我去。因此,写过两篇文化报道,特别是对当时故宫博物院89岁老馆长的采访报道,让我对文化报道的兴趣浓起来。我想我是潜江人,拜访一下潜江名人,做做他们的报道应该是不错的选择。潜江的文化名人在北京城里住着的不少,最有影响的要数曹禺。于是我开始和曹禺的秘书联系。
  在经过多次联系、长时间的等待之后,6月5日,我来到北京医院病房,拜望著名戏剧家曹禺。之所以会多次联系,他的秘书说他很已经长时间不接受记者采访了。后来我表明自己来自曹禺先生的故乡,湖北潜江人,是武汉大学新闻学院的研究生,现在《人民日报》做专业实习,希望能采访他,这样才获得了应允。但秘书说需等待。他解释说,医生说曹禺身体健康状况不允许他会客,需要等待合适的时间。其间确定好的时间又推迟了一次,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月。
  进入夏天的北京,风清气爽,艳阳高照。我在北京医院外买了一束鲜花,走进曹禺先生的病房所在的楼房。见到他时,他坐在手扶轮椅上,由秘书推着,在楼房的走廊里“散步”。我一眼就认出来,这轮椅里坐着的就是那位在世界文坛享有盛誉的老人。我虽然和他从未见过面,但却又十分熟悉:因为在潜江城中心,市文化馆的门口,有一尊曹禺的半身塑像,那是我和大多数潜江人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在文化馆的后面的一栋楼房,是曹禺著作陈列馆,里面保存着他各个时期的各种版本、各种文字的作品。有关他的研究的著作、传记也有收藏,如田本相的《曹禺传》就是我较为熟悉的一本。眼前这位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就写成剧本《雷雨》,从而奠定他在中国文学史上不朽地位的戏剧大师,安祥地坐在轮椅上,眼睛仍然目光炯炯地观察着周围的世界。当我把鲜花放在他面前、向他问候说“这是送给您的”的时候,他欲伸手接过去,我怕累着老人,没有放到他手上。
  秘书将曹禺推回病房。病房很小,只有十几个平方的面积,房里一张床占据了绝大部分地方,还有一张桌子,一个冰箱,剩下的空间很有限了。本来房间就显得狭小,又多了一个来客,房间就显得有些逼仄了。秘书将曹禺扶下轮椅,移到靠背椅上坐下。然后由另一位生活秘书介绍说:“他是从湖北来看您来的。”
  我自我介绍说,我是潜江人,在武汉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在人民日报做专业实习,已有半年,就要回武汉了。也许是我的声音不大,或许老人有些耳背,秘书将我的话大声在他耳边转述给他听,他表示知道了。
  他知道我是从潜江来的后,对我表现出像老熟人一样的亲切和善,对潜江表现出非常大的兴趣,对潜江的人和事都很关心。向我询问潜江的工业、农业、文化、教育状况,对他熟悉的人一一问起。
  我知道曹禺对潜江有着独特的情感和深深的眷念。只要到过潜江的人,稍微留心一下就会发现,在街道、学校、文化建筑和工业产品包装上,都能见到曹禺的题字。款款墨迹,洋溢着这位文学大师对故乡的热爱,饱蘸着老人对故乡的向往与思念之情:
  潜江的两所学校“潜江中学”和“潜江教师进修学校”都是曹禺题写的校名。
  潜江酒厂生产的园林青酒在北京荣获国家金奖,曹禺兴奋地为之题词:“万里故乡酒,美哉园林青。”
  潜江市图书馆落成,曹禺欣然命笔,写下充满智慧的哲语:“知识之海是装不满的,人生之路是曲折复杂的;充分学习、钻研,善用知识,才能铺出一条为人类和平幸福斗争的大道。”
  曹禺对潜江的人有着更多的关心和期待:
  潜江当地作家王国海的长篇小说《丽人湖畔》出版,曹禺欣然为他题写书名。王国海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曹禺得知这是一部以潜江为背景,描写荆楚大地风云变幻的当代生活的小说,他高兴地说:“我一生想写一部长篇,你这小老乡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本来曹禺半年多未题字了,秘书说等过几天再题写也不迟,曹禺则不依,说:“现在就题。”写好一幅后,看到字体显得较瘦,他说:“再写个肥点的。”写完让秘书拿出印章来盖上。
  潜江图书馆原馆长刘清祥到北京看望曹禺,曹禺为他题辞:“大道本无我,青春长与君。”
  潜江花鼓剧团晋京演出《家庭公案》获得成功,曹禺对剧组表示祝贺,他满含深情地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们演得好,我明天再看一场。”
  让潜江人津津乐道的是,曹禺总是说他是潜江人。1928年9月,曹禺在南开的学籍卡上籍贯一栏中,端端正正地写着“潜江”二字。
  潜江是曹禺梦魂牵绕的地方。1989年,潜江为曹禺建立了一座著作陈列馆,他本来可以亲回故乡参加陈列馆落成典礼仪式的,日程已安排好,但临出发前,医生认为他的健康状况不适合出行,故乡之旅只得作罢。
  但对故乡的思念,却像陈年的酒,愈久愈浓。1989年11月,曹禺以他文学家的笔触,抒发了一位多年未归的旅人对故乡无限思念的赤子情怀,他写道:“我像是一只南来北往的飞鸟,山山水水,高山平原,我认识许多人,听过许多熟悉和不熟悉的声音,但没有一处使我感到如此亲切,如此动心。像‘潜江人’这三个字,是我从心里感到温暖明亮。人问我:‘你贵处哪里?’我答:‘潜江。’我从来没有到过潜江,但是,近八十年了,我认为我是潜江人,这种贴心的情感不知怎样造成的。我爱潜江,这不是模模糊糊的两个字,像是其中有血与肉的联系,大约是从我婴儿时,父母的声音笑貌、我吃的家乡带来的食物,或者家庭中那种潜江空气,是我从小到大感觉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潜江人。”
  对曹禺问起的潜江的人和事,我虽然离开潜江几年,这些人和事基本上都还知晓,我一一作答。我告诉他:在潜江的城中心的图书馆前,有他的塑像,年轻的父母们常常向自己的孩子介绍这是一位潜江的伟人,一位著名的作家。我告诉他,我参观过他的著作陈列馆,陈列馆是单独一栋楼,有上下两层,里面摆放着世界各国的版本的曹禺著作。他听了很高兴。
  趁他高兴,我问秘书能否问他一个问题,即:他不在潜江出生,也未到过潜江,而他却对潜江一往情深,是什么使他产生这样一种故乡情结?我之所以要问这样一个看似傻傻的问题,因为学界有争论,曹禺是否在潜江出生。秘书说这个问题对他有些不好回答。但他还是听到了我和秘书的讨论,他说:“我没到过潜江,潜江人民对我很关心,常来看我,我很感谢。”他说这话时声音洪亮有力,充满了情感。
  秘书问我:潜江现在的市长是否还是前几年的市长?我告诉他市长已升任书记了。秘书将我的话转告曹禺时,老人家一时耳背,错以为我是潜江的书记,问道:“你是潜江的书记?”我赶紧告诉他,我是武汉大学的研究生,现在人民日报实习,马上要回学校去了。这下他听明白了,微笑着说:“潜江人才辈出”。
  我说,潜江子弟好学上进与包括他在内营造的崇尚文化的氛围有关。湖北人民也非常热爱他。他1933年写成的《雷雨》至今还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去年(1995年)秋天,武汉大学青骑士剧社在武大演出《雷雨》,看的人很多,把剧场挤得满满的。这时,他打断我的话,问道:“在哪里演的?”我告诉他,演出在武汉大学的人文逸夫楼的可容纳1000多人的会议厅,当时到处是人,把座椅损坏了不少,这场演出的剧本是经过改编的,适合当代青年特点的,剧情以爱情为主线,《人民日报》对演出情况做过报道。他点头表示知道了。
  不知不觉间半个小时左右过去了,我怕时间长了让他过于劳累影响他的健康,起身和他告别。他马上伸出手来。我没有料到他会主动和我握手,有些措手不及,双手汗津津的伸到他柔软而温暖的大手里,向他告辞。他说:“感谢你来看我!”我知道他这声感谢不是仅仅对我说的,而是对家乡人民说的,我说:“我一定把你对潜江人民的深情带回故乡去。”
  秘书提议,你们还没照相,合影留念吧。于是我坐在曹禺身边,面对著房门,留下与这位戏剧大师的合影照。
  不久,我完成实习从北京回到武汉。接下来的就是在学校写作学位论文,天南地北地找工作。这年12月,我到南方去找工作,从深圳到广州,住在暨南大学的招待所里。傍晚的校园,从广播里传出著名戏剧家曹禺逝世的消息。突然听到,一时有些难以接受。我拜访他的情景一幕一幕闪现在眼前,我打算写他的文章还没有着笔呢!我心里感到似乎若有所失,有份歉疚。
  第二年,曹禺的骨灰由他女儿万方和夫人李玉茹护送来潜江,安放在苍松翠柏掩映的曹禺陵园中,这位远游他乡的文学巨匠,叶落归根,回到了他祖辈生息的土地上。出于对大师的怀念,我写了一篇文章《曹禺的殷殷故乡情》,发表在那年7月份的《湖北日报》上。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整整二十年过去了。我与曹禺的这次会面的记忆一直存放在心间,未曾翻动过。现在写出来,算是对这位戏剧文学大师的纪念。
  作者简介:廖声武,湖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