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家世生平 > 正文
樊增祥和潜江万氏家族的交谊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0-22 12:10:18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清末著名诗人樊增祥和潜江万氏家族的交谊,留在他及其潜江学生的诗文中。
  樊增祥(1846—1931),字嘉父,号云门,一号樊山。湖北恩施人。光绪三年(1877年)丁丑科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曾任江宁布政使。他一生共写诗、填词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仅他的《樊山集》就有15册,60余卷,其中的《云门初集》上、下两卷500余首诗词,起庚午(1870年),讫癸酉(1873年),上卷选录他在湖北潜江传经书院任山长三年期间所写诗歌二十余首。诗中述及他与潜江城北万氏家族、甘氏家族的交谊。
  山长,古代对书院院长的称呼。潜江“传经书院”,旧址在当时的县城后西街(今潜江宾馆和园林一中一带)。康熙十年(1671年)知县王又旦(字幼华,号黄湄,清顺治十五年戊戌科进士,由潜江知县历官户科给事中,户部都给事。郃阳人,即今陕西省合阳县)捐俸创建,宗旨是“崇圣道,重传经,敦实行”,通过培养士人,以淳民风。后来主持讲席者偏重于教授科举文章,类同今天所说的应试教育。
  樊增祥1861年随父到宜昌生活、读书。1867年乡试中举。同年底,时任湖北学政(管一省教育的学官)到宜昌视学,看到樊增祥的诗文,十分欣赏,推荐他为潜江传经书院院长,主持讲席。樊增祥的母亲徐太夫人因长子讱初英年早逝,不愿樊增祥出远门。但是不出去做事又无以养家糊口,因此樊增祥每年数出数归。
  他在潜江的生活方式,是其早年清贫生活的一个缩影:每天伙食费不超过三十钱,生性不爱好肉食,曾有诗云:“肉食堪怜骨相乖,闭门旬日学清斋。”有时到集市上买汤、饼盛于一个器皿中,连柴火费也节省了。节余的薪金全部交给母亲,奉养家人。徐太夫人知道儿子有嗜书之好,每次都给些钱让他去买书。
  做为嗜书之人的潜江传经书院山长樊增祥,早年因经济拮据,除了有限的购书,另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借书而读。潜江城北万氏诗书传家,世代积累、藏书甚丰。樊增祥在《潜江杂诗》之十一中写道:“城南城北一里余,踏莎来就子云居。岐亭盐税风流在,不遇东坡亦借书。”诗后原注“城北万氏藏书颇富”。“子云”即万穉云(万时乂,号穉云,在曹禺高祖万时叙七兄弟中排行最小,恩贡生,候选教谕,赠封中宪大夫)。爱书成癖的樊增祥时常去万家借书,结下深厚友情。诗中的岐亭,在今湖北黄冈市黄州区,宋朝著名文学家苏轼,元丰三年(1080)正月,贬谪黄州。故友陈慥(字季常)远迎其于岐亭北二十五里山上。七年四月,苏轼赴汝州,陈季常又单独远送至九江。苏轼多次访陈季常皆用初见赋诗之原韵,此次也复用前韵,作《岐亭五首》以赠好友,是苏轼的代表作品之一。元丰八年,50岁的苏轼奉旨调任知登州(下辖蓬莱、文登、黄县、牟平4县,治所在今山东省之蓬莱)军州事。苏东坡任登州太守只有五天,就向皇帝上书《乞罢登州榷盐状》为当地人民减免盐税。早在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的秋天,39岁的苏轼由杭州通判调任密州知州,次年即论密州盐税以期益民。樊增祥诗中引岐亭故事,类喻自己和万氏之间的友谊深厚;引盐税典故,赞喻万氏族人为官亦重爱民。
  樊增祥《潜江杂诗十六首》中多有关于当时潜江民俗风物的相关记载,可见他对潜江的风景古迹、民俗、饮食、文化、农业和手工业、水利等,均十分谙熟。潜江的文化人,他也多有交往和拜访。1871年秋八月,曾任安陆县教谕的潜江人郭美彦(字梦莲)病逝,樊增祥为其写了挽诗,称道其学问品行(见甘鹏云《潜江旧闻录》卷四《郭梦莲学博》)。万氏家族万时醇(旧县志写作谐音时绳,号谨堂,贡生)去世,传经书院学生万际轩(字云荪,光绪二年丙子恩科进士,曹禺堂曾祖叔)为其嗣子,樊增祥撰文哀悼,后来光绪《潜江县志续》加题收录。
  施南翰林院编修樊增祥诔序
  惟同治十一年秋九月乙酉,潜江万先生谨堂卒。公家累世同居,老幼五十余人,易匕而食,合釜以爨。公少举茂才,即躬任升臼。其兄若弟皆能立德立言,显名当世。犹子三人,亦相继登贤书,所以得肄立于学而勿为人口所困者,公之力也。夫以此易彼,人情所难。公独摒挡米盐,不以跧伏井里为恨,乡之人以是敬惮之,而精力亦由是竭矣!寝疾五日,遂就殗碟,春秋六十有九。昔颜延之在浔阳与陶渊明善,其没也,为之诔以哀之。今祥之才不逮光禄,而公之夷粹温和,淡于名利,则昔之陶徵士也。乃作诔云云。
  樊增祥主讲传经书院,给潜江学子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民国年间,已逾七旬高龄的甘树椿念念不忘当年的老师,有诗为证:
  扶杖过传经堂慨然有作
  株守蜗庐容我狂,谁知世事已沧桑;黄湄不作樊山老,怕过传经旧讲堂。
  (诗后原注:传经书院为郃阳王黄湄给事课士之所,讲堂榜“传经堂”三字,犹给事手书也。施南樊樊山先生曾为书院院长,专以经史有用之学训迪士子。余亦相从问业。距今四十余年矣。书院现已改为学堂,追忆旧游,为之慨然。)
  樊增祥的潜江学生中,有两位得意门生——“客舍经秋复历冬,读书常得两生从。”一位是“此君高洁非虚名”的索生(索云舫)。另一位是因“好读书”而“万事坐捐弃”的甘生(甘树椿,1839-1918年,潜江末科进士甘鹏云之父,排行四,字雨亭,号灵庵,晚年自号花隐老人。岁贡生,著有《灵庵集二卷》,《读史目论三卷》,《家训二卷》,《三余笔记二卷》,先后封中宪大夫、晋通议大夫)。樊诗中说甘生“长我几五岁,相从问奇字。”也就是比樊年长的甘树椿向樊增祥执弟子礼。甘树椿当时带着年约七岁的次子甘鹏云同到传经书院读书。甘生和索生读书处是“讲舍东偏”的说诗台,两人自甘寂寞,埋头苦读。伴着附近法云寺的晨钟,他们早已起床举灯展卷。
  樊增祥主讲传经书院时,万氏家族也有士子在此读书。其中万际轩(1849-1912,字云荪)于光绪二年(1876)丙子恩科考中进士。甘树椿晚年回忆传经书院同窗,诗注中即提到这位万氏学子:
  说诗台感旧
  闲抛书卷伴清罍,风味依然老秀才;祗惜故人都寂寞,不堪回首说诗台。
  (诗后原注:传经书院东偏有屋三楹,榜曰“说诗台”,王黄湄故迹也。余少时读书于此,今将五十年。同学故人如吴瑞臣、贺柳门、刘式之、万云荪诸君,大半徂谢。余每过之,不胜黄公酒垆之感。)
  樊增祥主讲潜江传经书院三年,潜江学子中,万际轩后来于光绪元年中榜举人,次年恩科考中进士;谦称“再传弟子”的甘鹏云,光绪二十八年考中举人,次年联捷进士。两人先后都在北京为官和寓居。樊增祥这位精于诗词音韵的大诗人,在潜江也曾为学生指导写诗要领,题诗《戏题近人诗集示及门诸子》一首,可窥其概要。
  清末至民国,诗坛形成声势浩大的的同光派,主要作家有陈三立、沈曾植、陈衍等人。同光体又分为陈三立的赣派、陈衍的闽派和沈曾植的浙派。同光体诗人中成就较高的有郑珍和陈三立。这一时期,同光派中以王闿运为代表的汉魏六朝诗派和以樊增祥、易顺鼎为代表的晚唐诗派也很活跃。樊增祥是著名晚唐诗派代表诗人,晚年寓居北京,常与天门人周树模、应山人左绍佐诗文唱和,并称“楚中三老”;与易顺鼎一起被称为两湖诗坛的“两雄”,闻名全国;他与文学家李慈铭、陶子珍、袁爽秋往来密切,有“李樊”、“陶樊”、“袁樊”等之称。
  樊增祥的潜江诗弟子,也多有诗集。民国十三年(1924年),甘鹏云崇雅堂排(铅)印本刊行父亲甘树椿的《花隐老人遗著》(灵庵先生遗诗二卷、甘氏家训二卷),诗稿曾专门请樊增祥审订过。甘鹏云为编《潜江诗徵》,知道万际轩曾著《纫秋山馆诗集》,向其次子万仲敷征集过钞本,可惜未及刊刻,稿本今佚。甘鹏云在所编印的《潜江书徵》中为万际轩“《纫秋山馆诗集四卷(钞本存)》”撰写的按语称:“予处京师二十余年不改秀才风味,则(云荪)先生之教也。”甘鹏云的诗集有《潜庐诗录》六卷(崇雅堂丛书初编刊刻)和《息园晚岁诗》三卷(稿本,馆藏信息见中国科学院图书馆编《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中文古籍善本书目》,1994年3月科学出版社出版)。
  樊增祥为甘鹏云撰写《〈潜庐诗录〉题词》:“趋庭不惮学诗难,晚岁裒然获大观。环堵啸歌出金石,老成文字自波澜。山容远远交空翠,火候温温养内丹;自别南冈老松树(谓尊甫雨亭老友),又从空谷见幽兰。丁卯重九后一日,八十二翁增祥。”樊增祥对“再传弟子”甘鹏云诗作大为嘉勉,并谦称追随自己时间最长的学生、甘鹏云的父亲甘树椿为“老友”。
  樊增祥、万际轩与甘鹏云等在京湖北同乡时有诗歌酬唱活动,樊、万两位学界前辈也同时影响了甘鹏云的诗歌创作。回眸历史,我们不能不感恩传经书院成就了一段潜江传统文化的传承佳话。
  作者简介:贺亮,湖北潜江市正豪华盛电厂职员,武汉市作家协会会员;田杏玲,潜江市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