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家世生平 > 正文
幸运的“曹禺故居纪念馆”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27 15:36:36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2016年8月底,媒体的一则新闻“开国上将刘亚楼旧居遭强拆”激起了人们的无比愤慨。一时间,军网发威“谁给你的胆子?”民网怒吼“揪出幕后黑手!”在全国一片谴责声中,刚刚宣称“损毁严重,不可恢复”的哈尔滨市双城区政府,又作出了在原址重建刘亚楼“旧”居的决定,总算给了大家一丝安慰。
  无独有偶,在天津,曾经有一位名人故居也同样经历过“被拆迁”命运,但它的结局比起刘亚楼旧居来,要幸运不知多少倍,这就是曹禺的旧居。曹禺和刘亚楼,虽然一个是文学家,一个是军事家,但他们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他们同是1 910年出生,都是名人,而且曹禺的父亲万德尊, 也是一位将军,本文提到他,是因为“曹禺旧居”实则是当年万德尊购置的“万公馆”。
  刘亚楼是新中国“大将级”上将(他去世时,中央军委将其追悼会按“大将级别”举行),而万德尊则是民国初期的中将(民国政府不设“元帅、大将”,只设“上将、中将和少将”,故当时中将的实际社会地位,也就相当于后来的大将了),他是大总统黎元洪的秘书,是阎锡山、程潜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同班同学,也是蒋介石的校友(见郑家荣文:“万德尊——文武双全而被历史忽略了的民国知名将军”,长江出版社《曹禺研究》第12辑)。也正是有着如此显赫的地位,使得万德尊才有实力在天津意租界购置了两座小洋楼作为官邸。同样有财力在意租界购置洋楼的,还有三位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冯国璋和曹锟。如今的曹禺故居,旧时被称为“万公馆”,曹禺仅仅是在此出生,在此长大;但到后来,曹禺的成就远远超过了当中将的父亲,故此,现在改称为“曹禺故居”,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1985年,离开天津故乡几十年的曹禺来天津出席学术会议,期间,他专程去河北区寻找自己的故居。终于找到了,他高兴异常;但他找到之时,也就是河北区政府和市、区文物部门的辛苦之日。很快地,天津市及河北区文物管理局就把“曹禺旧居”列为文物保护场所。
  2004年初,河北区海河北岸博爱道地区基础设施改造工程开工,曹禺旧居也被圈入其中;不知怎地,曹禺旧居围墙上被刷了一个大大的“拆”字,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这是个扑朔迷离的疑团。马上,见义勇为者就出现了,他是人民日报社记者罗雪村,他写了一篇报道《天津曹禺旧居怎么写上了“拆”字》,并配以照片,发表在2004年2月18日“人民日报”第九版上。旋即,河北区相关部门作出了解释,同时,一个改造曹禺旧居的新计划也很快出台了。
  这一次市、区政府各个相关部门对重建“曹禺故居纪念馆”的力度加大了,规模也增大了。经首任馆长王海冰的提议,“纪念馆”增建了“曹禺剧院”,内含一个文物展览厅和三个小剧场,定期上演一些健康向上的生活、情景时尚的话剧,同时也为话剧演员和业余爱好者提供了良好的展示平台。王海冰馆长的这一独
  具匠心、别具一格的的建议,在全国文化名人故居纪念馆中尚属首创。他以他那美术工作者特有的创作构思,把新建的“曹禺剧院”和保留的“万公馆”(后楼)融入进原有故居中,形成了由曹禺故居、万公馆、曹禺剧院……“三位一体”的完美组合,创造出了“曹禺故居纪念馆”崭新的格局;与同样是“三位一体”的“梁启超、李叔同、曹禺”三大文学家“故居群”,以及“袁世凯、冯国璋、曹锟”三位民国大总统“故居群”遥相呼应,彼此配搭,共同构建成天津市河北区“意式风情区”独树一帜的全新风貌。这,自然也要归功于天津市、区政府各个相关部门领导们的高屋建瓴和远见卓识!
  虽说“曹禺故居纪念馆”是幸运的,但相比之下,还是曹禺更为幸运:他生前多次受到过两任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兼)、李瑞环朋友式的亲切关怀。这二位,一个少年时酷爱表演话剧,一个老年时喜好改编京剧(剧本)。俩人都视曹禺为同行,一个称他为“我的老同学”,一个称他为“我的老朋友”。前者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总导演,后者是大型《京剧音配像》工程总策划。在中国文艺界,能够得到如此殊荣的,恐怕也只有曹禺一人了。可以实事求是地说,“曹禺故居纪念馆”被如此完善地保存下来,和他的这些历史细节,也是分不开的。
  (万伟  本文作者系曹禺侄孙)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