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相关新闻 > 正文
谈《雷雨》爱是自由的激流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2 16:08:16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爱是自由的激流

——浅谈《雷雨》中侍萍、蘩漪丰富的感情层次

 

魏菡

 

 没到上戏读书前,就知道曹禺的《雷雨》。但那时,并没有认识到它的地位。只是在课本上,像读其他课文一样读了它的节选。记得当时震动并不大,毕竟对话剧没什么了解,看不出它的妙处,甚至还觉得有些枯燥。但对鲁侍萍的一句台词,印象很深,就是在她看到周萍之后,说的那句,“你是萍——凭什么打我的儿子——”当时还觉得这句话可以改改,把“你是”去掉,直接喊“萍”,应该比较自然流畅。我那时仅仅是针对节选,没有通读全剧,显然对鲁侍萍的说出“你是萍”时的那种复杂的情感理解得不够。

因此,在后来上了大学,主动地通读了《雷雨》的剧本之后,我特别在人物通过台词反应复杂情感这一块有了些体会,长了不少见识。《雷雨》告诉我,只有复杂的人物才能表达层次更丰富的情感,正是在这些层次丰富的情感里,作品思想的深度才能不断得到挖掘。

现在我重新读鲁侍萍看到周萍那一段,深深觉得,那真的不仅是一场爱恨的角逐。鲁侍萍恨周朴园,但恨得并不干脆。她讲“我明白他的地位,他的教育,不容他承认这样的母亲。”这说明,鲁侍萍虽然会慨叹命运的不公平,却也承认了或者接受了这种不公。她知道自己地位卑微,她对周朴园的恨当中还夹杂着对上层地位的屈服。甚至从她不希望四凤去帮人,去被人使唤,讲脸面当中,还能看出她对于好的社会地位实际上还是有崇拜和渴望的。

因此,当她面对着自己西装革履的亲生儿子时,她母爱的冲动首先是犹豫的。所以那句“你是萍”当中的“你是”二字便不能去掉。“你是”是对周萍身份的一个确认,是思索的过程。这两个字当中透露出的情感,不止是意外,在意外当中更表现了鲁侍萍对于自己卑微贫贱身份的定位。当然爱是一定的,紧接着“凭什么打我的儿子”这一句,就更加复杂了。它表面上是一种反抗,深处是鲁侍萍对周朴园的妥协。反抗和妥协都是恨的缓和的表现方式。

我认为要体会《雷雨》中的人物塑造,蘩漪绝对不能漏。最经典的场面,就是第一幕中周朴园三次逼迫蘩漪喝药那段。蘩漪是一个倔强勇敢,然而在感情上又很冲动浪漫的人。她的不喝药,针对的不是药,而是周朴园的压迫,更深一点,就是对于禁锢和“人伦榜样”的反抗。因为,假如她只是不想喝药,那完全可以骗周朴园,四凤给她的药已经喝过了。但她没有,而是很强硬地通知周朴园,“倒了,我叫四凤倒了。”她的态度坚决,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感情是脆弱的。所以当周冲求她的时候,她有了一丝松动,“留到晚上喝不成吗?”但这种松动,同鲁侍萍的妥协是不一样的。她的松动,是她身为一个母亲爱的体现,她不愿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周冲受到为难。爱在恨与攻击面前通常表现的懦弱,这是因为爱始终是不忍和无私的产物。这一点在爱情当中表现得比在亲情中更鲜明。于是当周萍被周朴园逼着在她面前下跪的时候,她的自尊和坚决彻底崩溃了。

在周朴园那里,她将自己的精神定位为一个坚韧而神圣的叛徒;在周萍那里,她便成了一个对爱情容易贪求和依赖的精神自由信仰者。她从周朴园那里遭受的压迫和痛苦,正在她与周萍那打破母与子关系的过程里得到解脱,甚至可以看做是一种对于精神禁锢的报复。她面对周萍泪痕满面,不仅仅是爱的心疼,更是对于自己不得不要屈服于周朴园的无奈,是对自己不争的痛心。她为什么不能看周萍跪在自己面前?如果周萍跪在了她面前,那便意味着不仅仅是她自己的反抗坍塌了,连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也都屈服了。她便败得更加一无是处。另外,周朴园一直在强调“母亲”二字,这是蘩漪最不肯承认的,她与周萍间的关系。所以她无法接受周萍的下跪,宁可自己的躯体饱受汤药浓烈的涩苦,也不要自己的灵魂也跟着涩苦。

蘩漪的反抗,鲁侍萍的恨,都像是一条为了自由而奔腾的爱的激流,一路崎岖,而那些不忍、妥协、爱慕都能成为承受那些曲折的理由。我终于理解,《雷雨》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剧作,正是埋藏在它的人物皮肤下的情感血脉不止一条,并且是永恒奔涌的。而当你每一次去看,它的血液的颜色都不一样,正值得你下一次再看再探索。我无比期待下一次探索,自己能看到更多。                                  

 

 

 

作者信息:

魏菡,女,上海戏剧学院2012级戏文系学生。

 

通讯地址:

手机:18653951961

E-mail:weihan1993@126.com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华山路630号上海戏剧学院

邮政编码:200040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