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相关新闻 > 正文
“仿佛又见曹禺先生”——访中国话剧院国家一级导演张奇虹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2-14 17:34:0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张奇虹

□高 源

2016年9月26日下午2时40分。

潜江七喜国际大酒店8号会议厅。

纪念曹禺《日出》发表8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热烈的气氛中举行。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因要求发言的专家学者仍十分踊跃,主持会议的湖北省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永泽不得不又一次提醒:“请每位专家的发言时间把握在10分钟以内……”

作为会务人员,笔者站在发言席左侧为主持人“打下手”。这时,坐在第一排的中国话剧院国家一级导演张奇虹女士向我示意。

我轻轻走近她,她小声对我说:“我要发言。”

“请问您发言的题目是?”

“没有题目,就是即兴讲几句。”声音有些低沉,表情也有些严肃。

20分钟后,主持人说:“下面请85岁高龄的中国话剧院国家一级导演张奇虹女士发言,大家欢迎!”

对于张奇虹,大家并不陌生。她是新中国建立之初送出国门的第一代留苏学子,在苏五年,系统地学习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剧理论体系。导演过50多部不同体裁和风格的舞台剧,获得过中国戏剧舞台的最高荣誉。贺敬之称:“她是一位受到广大群众欢迎和尊敬的对国家有贡献的导演艺术家。”

张奇虹的发言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1996年12月13日凌晨3时55分,大雪弥漫着首都夜空,银装素裹飘落着洁白的雪花送走了一位富有魅力的行人。他在人间行走了80多年,本应称他为老者,但他不老,永远像绿松翠柏常青。他才华横溢、聪慧过人;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难以用金银财宝来衡量,他永远像那高山上奔流的泉水,源源不断地滋润着大地。他的艺术财富像母亲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深深地影响着地球上的黄种人、白种人和黑种人。他是中国大地的儿子,他的名字属于全世界!他就是我们深深崇敬爱戴的戏剧大师、人民艺术家曹禺!他离开我们已有20年了,可是对曹禺先生的怀念非但未曾减退,反而更加深切了,这种怀念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里。当我看到高喊着“精品!精品!”时,我便不自觉地怀念起曹禺这位真正的戏剧大师!当我看到指鹿为马、指蚂蚁为大象,自吹自擂的所谓“精品”时,我更加痛苦地怀念起曹禺先生。曹禺老师,您在哪里呀?我们需要您,我们需要您的作品那种货真价实真正的经典!我们需要曹禺的求实精神,我们需要的是经得住时间和历史考验,真正能够传承下去的经典之作!曹禺的作品永远活跃在戏剧舞台上,永远焕发着经典戏剧的光彩,每一次阅读曹禺,就仿佛又见曹禺先生。

在谈到文学艺术创作源于生活时,张奇虹说,曹禺著作的源泉来自真实的生活,曹禺是个说真话的人,是个有民族文化自信的人。

有一些往事张奇虹记忆犹新:

上世纪80年代,我为当时的“青艺”现在叫国家话剧院,排演《威尼斯商人》。我想请曹禺先生做艺术指导,先生欣然答应并认认真真地指导我们。当“青艺”接到英国使馆电话说,英国的大使要来看戏。先生在电话里给我讲:“莎士比亚各国有各国不同的演出。我们的《威尼斯商人》作为浪漫喜剧处理,我们是给中国人看的。奇虹,你要顶得住!我们就是这样演法,只要中国观众喜欢就行。这个戏不需要英国大使批准,不要希望一定是英国大使说这戏好,才就算好。我们也不指望英国大使他们上台献花,这个戏不是为英国演的。”他还叮嘱我,“英国大使馆的人来看戏,不要叫他们发表意见,也不主动请他们上台,你是国家剧院有分量的导演,不要送大使上车子……”后来《威尼斯商人》一气演了五百多场。

1983年我在“青艺”排演他的名著《原野》,我对剧本做了较大的调整。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曹禺先生汇报我的修改方案。当我把修改方案阐述完之后,这时曹禺激动地说:“你的胆子够大的。我同意你的删改”。

有人说曹禺当面说同意背后他不同意。根据我个人接触中的感觉,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是说真话的人,对艺术创作负责任的人。1983年12月23日,他来剧场看《原野》的连排时,他讲:“导演对剧本改得好!假如又有人说,剧本改得不一样了,这样挑剔。那个时候,你就说,我早就跟那个老家伙商量过了,老家伙赞同。”

今天,我们更需要学习曹禺自强自信、洋为中用的民族精神,学习曹禺勇敢创新精神,不僵化、不保守,永远与时代前进。学习曹禺不卑不亢、科学求实精神。曹禺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曹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张奇虹的发言早已超过限定时间,不过没有人提出异议,有的只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