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相关新闻 > 正文
“致敬曹禺,致敬潜江!” —访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副会长李伟民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2-19 17:42:0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李伟民

□ 高 源

作为曹禺研究专家、四川外国语大学教授,李伟民已不是第一次来潜江论曹禺。李伟民此次来潜是以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副会长身份并代表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受邀出席“纪念曹禺《日出》发表80周年学术研讨会”的。他递交给本次研讨会的论文是《莎士比亚与“中国的莎士比亚”——曹禺》。

“曹禺是中国现代杰出的戏剧家,他的出现将中国现代戏剧的发展推向了一个高峰。其代表作《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的相继问世,标志着中国现代戏剧艺术的成熟。学界也多将曹禺与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放在一起来对比研究,曹禺也被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李伟民谈到曹禺戏剧创作时,着重从曹禺的戏剧人物塑造、诗化戏剧风格以及戏剧结构等方面探讨了莎士比亚和曹禺之间影响与接受的复杂关系。他认为,“要为曹禺的作品寻找精神上的近亲,人们是很有理由提出莎士比亚和契诃夫两个来的。”

李伟民引用曹禺的话说:“外国剧作家对我的创作影响较多的,头一个是易卜生……第二个使我受到影响的剧作家是莎士比亚,莎士比亚的戏博大精深,宇宙有多么神奇,它就有多么神奇。我从易卜生的作品中学到了许多写作的方法,而莎士比亚的变异复杂的人性,精妙的结构,绝美的诗情,充沛的人道精神,浩瀚的想象力,是任何天才不能比拟的。” 然而,李伟民在论述契诃夫作品对曹禺戏剧创作影响的同时特别强调:“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随着曹禺创作经验的不断丰富,他对莎士比亚也越来越推崇。在完成《北京人》的创作之后,有些年轻剧作家想学他的‘契诃夫味’,曹禺语重心长地劝告他们不要学契诃夫,而要学莎士比亚,因为莎士比亚更接近中国观众的审美习惯。仔细阅读曹禺的剧作,我们不难发现在人物性格的复杂性的塑造上,诗化的戏剧语言的运用上以及戏剧的结构安排方面等,曹禺受莎士比亚的影响甚多。与此同时,受到中国传统戏曲的熏陶,曹禺的剧作不乏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再加之外来文化的影响,使曹禺的剧作呈现出亦中亦西的特点。”

李伟民的论文被评为此次学术研讨会论文一等奖。他当即发表了题为“致敬曹禺,致敬潜江”的获奖感言——

曹禺是中国莎士比亚学会首任会长,为中国莎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我非常荣幸地代表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受邀参加“纪念曹禺《日出》发表80周年学术研讨会”。2016年是杰出戏剧家曹禺逝世20周年和他的经典剧作《日出》发表80周年。湖北省文联、潜江市政府隆重举办2016“纪念曹禺《日出》发表80周年学术研讨会”系列活动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这一学术研讨会的举办必将成为我国文学界、戏剧界、曹禺研究界以及莎学界的一件盛事。

在中国现代戏剧史上,曹禺戏剧作品可谓媲美前修,涵浑光芒,以天地之化、雨露之润,雄视现代中国戏剧界,被誉为中国戏剧文学的正典和高峰。“经也者,恒久之至道”。在世界范围内,曹禺戏剧影响深远,曹禺研究的成果亦极为厚重,在近百年的时间里,研究者对曹禺及其作品循理以求道,繁称博引,条析文理,逐类而长,穷古今之简篇,入字里与行间,究心曹禺之学,求其会通的全方位、多角度深入而细致地研究,丰富了文学、艺术、戏剧,乃至哲学、美学等各类理论。同时,曹禺戏剧也成为各种文学、艺术、戏剧理论、舞台实践,乃至各种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理论诞生、检验自身理论适用性的温床和试金石。

吾中华地处亚东,神山屹屹,大江环之,五洲钟奇,四海汤汤。昔古圣开物成务,现代戏剧上承春秋之世文运以神,周秦以后文运以气,唐宋文运之理,元明清诗剧之写意,融汇西方戏剧之写实,自成一派。环顾晚清海通以来,夷学东渐,象寄之才,随地多有,西方话剧遂被呈现于舞台。但近代以来,神州屡经危急,文化深谙,鸿生硕彦,痛舟藏之去壑,惧栋折之无时,大批有识之士,面对西方文化,风雨急而不辍其音,霜雪零而难渝其色。其实,中西方戏剧犹如梨柚异味,而同悦于口,施嫱殊色,而同美于魂。回首百年中国话剧史,自兹曹禺之学以降,徵文考献,源流实繁,携欧风美雨论曹之作洋洋巨观,曹禺研究取得了极为丰富之研究成果。纵横华夏曹禺之学,乃中华戏剧之学中的重要一支。曹禺研究以成“一家之言”的创新精神,语流百年,论如析薪,钩沉发覆,探赜索引,运思细密,义据深通,玄风遗韵,将曹禺不期文而文之人生悲歌,戏剧神理,融会于心,下笔抒词,读而品之,歌而论之,译(易)而戏之,自然互备、互见、互释、互文而互彰,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神州良多握瑜怀玉之士在其戏剧创作、批评中以人文精神为士林命脉,洗涤心源,独立物表,弦歌红梅,或直抒胸臆,启牖良深,或西体中用,芳菲幽邈,或于潇湘水云间比较工雅,或于锱铢之间窥其堂奥,以翰藻之美,识解之卓,流波之雅引,钟期之赏音,使其毅力心性颇多匡发。

曹禺及其戏剧给炎黄子孙以深刻之影响,学习、阅读、演出曹禺戏剧开阔了国人及文学、戏剧研读者之眼界,洞悉了人性之真谛。“文者,言乎志者也”,君子使物,不为物使,雁渡寒潭,去物才可从心,以民族之浪漫写意表《日出》《雷雨》之写实,乃游刃有余。真可谓,曹禺戏剧中读真论古明知假意让汝落泪,尘世中名缰利锁听甜言望你当心,读曹、观曹促使吾辈对人性有了更为深入、形象之认知。可以说,自曹禺戏剧横空出世,彰显中华大地以来,已经浸润于几代文学家、戏剧家、批评者和普通读者、观众的心田,解读曹禺戏剧有家有国有天下,能文能武能鬼神之神韵,也是学子审己度人,了解人生真谛和拥有文化自信的保证和通衢大道。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