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相关新闻 > 正文
打湿的记忆 ——唐迎讲述外公曹禺的故事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7-18 19:11:35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7月12日,曹禺先生的二女儿万昭给我来电话说,他儿子唐迎要出差重庆,当得知高铁会路过潜江,便想回来看看。她还说,唐迎从未到过潜江,这一次是回老家寻根来了……
  
  唐迎,我不曾见过。他在电话里告诉我,7月13日他乘坐309次高铁下午4时21分到达潜江。在火车站接站口,我根据极为有限的信息,“组合”着唐迎的样子: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影视编剧,年龄48……我搜索着眼前出站的人们,竟没有一个符合我的臆想,于是,不得不举起预先准备的写有“唐迎”名字的接站牌。几乎就在举牌的同一时刻,一位个子比我小许多、穿着挺随便的中年人走近了我。他就是唐迎,曹禺先生的亲外孙,很有些像他母亲万昭女士。
  
  唐迎很健谈。谈到他的外公曹禺先生时,可谓“知无不言”。不过,我相信,他的记忆是真切的,这种真切不仅打湿了他,也打湿了我们……
  
  “外公特喜欢鲜花”
  
  唐迎到潜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要去“曹禺陵”,他要跟外公说说话。
  
  14日上午9时,我们驱车陪他前往“曹禺陵”的所在地杨市森林公园。
  
  “那儿有鲜花卖吗?”唐迎问。
  
  “杨市街上有花店。”有同行者非常肯定地说,“拜谒曹禺先生的一般都在那里买花。”
  
  然而,到了杨市街才知道,这里的所谓花店卖的都是塑料花。唐迎有些失望,他坚持“一定要是鲜花。”
  
  驱车折返。我们走进了育才路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花店。唐迎买下了店子里所有的红玫瑰和白玫瑰,然后精心地将它们组成红白相间的一团。他说:“今天外公见到我给他的鲜花不知会有多高兴!”
  
  唐迎说:“外公特喜欢鲜花。每次我们到北京医院去看他老人家,都要带一束鲜花。外公只要看到鲜花就会眼睛一亮,连连说‘真好看。’在外公心里,鲜花和年轻是连在一起的。
  
  在医院,外公常常会趴在窗前出神地看那些过往的年轻人,有时还指着让我们看,‘你们看,你们看,那对年轻人多漂亮!’接着,就连声感叹,‘年轻多好。’因为喜欢鲜花,外公去世后,我们为外公覆盖了白绢,并为他撒满了鲜花瓣。出殡时没有奏哀乐,我妈为外公选了莫扎特的《安魂曲》……”
  
  在曹禺先生陵墓前,唐迎与外公交谈着:
  
  “外公,我回潜江了,是的,是第一次回。”
  
  “家里人都好,都问您好。”
  
  “是的,我现正创作一部电视剧,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总想要有突破,我求您给我指点,给我灵感……”
  
  吸吮着“不知比北京好多少倍的空气”走出陵园,唐迎仿佛获得了某种灵感,与他的随行们又兴致盎然地谈起了他的新构思……
  
  “外公的遗嘱”
  
  参观曹禺纪念馆和曹禺祖居博物馆,唐迎用了整整一上午时间。每一件实物和照片他都看得非常仔细。情到深处,他写下了“无论山多高,水多远,岁月多漫长,我们身体里永远流淌着潜江的血。”“秉千秋万家精神,扬后世万家传奇”。
  
  漫步梅苑,唐迎说起了他与外公一件“私底下的事”。
  
  他说:“外公爱装聋作哑。他不感兴趣的事,你说得越起劲,他越像没听见似的。因为这个,我平时很少主动和他说话的。”
  
  然而,有一件事情却是让唐迎刻骨铭心的。
  
  那是唐迎大学毕业后,外公木樨地22号楼的一次家庭聚会。大人们在厨房忙着做饭,客厅里只有唐迎和外公。外公一直不语,表情也有些严肃,唐迎有些不自在,正想离开客厅,却被外公叫住。外公指着墙壁上那幅字让唐迎念。唐迎知道挂在客厅中央的字幅是外公新近所书,他还没有细细读过,只得硬着头皮地念着。唐迎回忆说:“那些没有标点的古诗文,被我念得一塌糊涂。”
  
  此时,唐迎不仅声情并茂地吟诵着,而且还将外公当时的讲解完整地复述下来。
  
  这是屈原《离骚》中的一段: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唐迎说:“外公让我念、为我讲,是要让我明白:岁月不等人啊,要趁年华正好的时候掌握真本事。外公去世后,我看到了外公的《遗嘱》,在外公交代的那些事项中有一项是特别于我的。外公说,‘客厅中央那幅字,留给唐迎……’正是外公的这幅字一直陪伴着我,激励着我走到现在。”
  
  “照顾过外公的普通人”
  
  唐迎在回忆外公的时候总会谈及照顾过外公的普通人:
  
  小白是外公生病住院后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外公在北京医院住了八年,小白在他病床旁和衣睡了8年。
  
  小白家在陕西农村,高中毕业后到北京找工作就当了外公的护工。外公和小白息息相通,外公有很多话不对我们讲也愿意跟小白说。外公对小白说:“无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都要做诚实的人。”小白甘愿把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外公,外公也一直把小白的事放在心里。他曾对人艺领导明确提出过,在他百年之后要让小白进人艺。现在小白已经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机要室工作了20年,剧院上下说起他,都称赞不已。
  
  另一位被外公视为家人的普通人是史群吉,1956年至1996年一直担任外公的专职司机。他是外公第三次婚姻的见证人。那天,外公向登记人员介绍史群吉:“他是我的同事,也是我们俩的证婚人。”后来,外公为他题写了条幅:真挚待人,赤诚为公,皎洁明月,挺直青松。
  
  唐迎还特别提到,“外公和外婆郑秀离婚后,外公每月300多元的工资都是史群吉代领的,并且按照外公的要求准时给外婆送去85元作为我妈万昭和我大姨万黛的抚养费。”
  
  唐迎说,外公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也是一位普通人。关于“普通人”这一点,万昭和万黛合著的《回忆录》中的“爸爸和我们”“亲爱的妈妈”等篇章中有详尽叙述。
  
  再过些日子,万黛就会从美国回来,为这部即将付梓的《回忆录》作最后的校定……(文\图  高 源)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