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相关新闻 > 正文
曹禺名剧《雷雨》问世85周年,北京人艺几代演员为之困惑也得其滋养
信息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日期:2019-08-30 08:52:0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2004年北京人艺第三版《雷雨》剧照

    1954年首演

1953年12月8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北京人艺”)副院长兼副总导演欧阳山尊主持召开党组、支委联席会,决定1954年排演《雷雨》。

北京人艺选择演《雷雨》,经过了一些波折。1953年第二次全国文代会号召上演“五四”以来的优秀剧目,北京人艺党组研究后认为剧院应当首先演出曹禺的作品。剧院征求曹禺的意见,曹禺希望先上《雷雨》。当时刚刚经过文艺整风,人们对排演《雷雨》有疑虑,对《雷雨》剧本的理解也各式各样。有一种观点认为《雷雨》有宿命论,“要选一个与今天的现实相结合的剧本”。尽管这种观点及时得到纠正,但在《雷雨》剧组长达7个月的排练过程中,普遍存在用阶级分析论去分析剧本。演员吃了不少苦头,走了很多弯路。

演员郑榕(饰演周朴园)对当年于是之排演《雷雨》的情景记忆深刻:“于是之没有那种生活经历,所以排《雷雨》,于是之站着都不知道怎么站,走路都不会走了。导演夏淳越提要求,于是之越紧张。”

《雷雨》剧组中饰演蘩漪的演员吕恩和于是之不同。吕恩对蘩漪同时代的女性并不陌生,而且看过1949年之前“中旅剧团”赵慧琛扮演的蘩漪。因此接到蘩漪这个角色时,吕恩刚开始还感到庆幸。进剧组后,通过用阶级的观点来分析人物,吕恩感到困惑了。周朴园家是资产阶级,鲁侍萍家是劳动人民。周家应该批判,鲁家应该同情。蘩漪是资产阶级的太太,也应该批判。然而曹禺在《雷雨· 序》中说蘩漪是值得赞美的。蘩漪是应该被批判还是应该被同情?吕恩在排练场徘徊游离。吕恩请教焦菊隐,焦菊隐说,按剧中作者的指示去行动。然而一进排练场,吕恩脑子里的杂念依然挥之不去。每周五工会小组开会,吕恩和于是之在会上一遍遍地反思。

 演员吕恩(饰演蘩漪)

演员郑榕也有同样的苦恼:“那是在戏开排以后,由于我老想着人物的身份、派头,导演指出我太硬、太躁,缺乏‘书卷气’。”郑榕为了培养角色的书卷气,选了一些古诗词来诵读;为了培养“怀旧”的感情,从旧照片里翻出清末民初青年妇女的照片,画下来放在桌前,作为鲁侍萍的照片与之朝夕相处。郑榕开始悟出一点人物的感觉,从周朴园对鲁侍萍的“爱”迈开了进入角色的第一步。但是这样的处理在当时是遭到非议的。有人说:“看不出谁是罪人。”郑榕紧张了,开始怀疑自己的表演过于温情。于是又开始有意识地把人物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25年后,北京人艺复排《雷雨》时,导演夏淳提醒郑榕:“过去你演的周朴园从头到尾没有笑过。”

1954年第一版《雷雨》中饰演鲁侍萍的是演员朱琳。第二幕“相认”一场,鲁侍萍见到周朴园为什么要留下来呢?朱琳想不通,请教曹禺。郑榕在接受笔者访谈时,回忆当年曹禺给朱琳讲戏的情景:“朱琳想不通为什么侍萍见到周朴园要留下来‘相认’。朱琳没有跳出阶级这个圈子,认为这不合理,不想演。一天中午,朱琳在排练场支张床午睡。曹禺拿了个小板凳走过来。朱琳头朝里躺着,曹禺坐在小板凳上耐心地跟朱琳说。曹禺的话对朱琳起了一些作用。”郑榕对笔者讲,作为院长和剧作者的曹禺当时顾虑很多,没有给剧组讲过课。于是之在一篇文章中,讲述曹禺私下和演员谈《雷雨》的情形:“在东安市场的一个角落,还有一家五七张桌子的小茶馆。有一天,曹禺同志突然带我们到那里去谈《雷雨》的创作过程。他的去,我想一是为图清静,可以不受干扰;而更重要的是由于一颗大作家惯于关注各种生活的心。那天他谈得自在,兴致也浓,对我们以后排《雷雨》启发极大。那一天,曹禺同志对《雷雨》的精辟讲解,许多我至今不忘。”

1954年6月30日,北京人艺第一版《雷雨》在北京剧场首演,观众冒雨通宵排队购票。

1959年,北京人艺将《雷雨》列为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此次复排,将A组的于是之和吕恩换下,换上B组的苏民和狄辛。为了突出反抗性,曹禺修改了剧本。第三幕增加了鲁大海和鲁侍萍的对白:鲁大海对鲁侍萍说:“我们要闹出个名堂来,不要看他们这么霸道,周家,这种人的江山是坐不稳的。”鲁侍萍说:“孩子,你老实点吧,妈的命够苦了!”鲁大海说:“妈,你别这样劝我了,我们不能认命。”第四幕,原作是鲁大海同意周萍把四凤带走,曹禺把这个情节改成鲁大海让鲁侍萍把四凤带回家去,然后用仇恨的眼光瞪着周萍,咬牙切齿地说:“我们是人,不是畜生。”曹禺对剧本的修改,显然是受当时思潮的影响。到了1962年演出时,大家的弦绷得更紧了。据郑榕回忆:“那时侍萍的处理也加强了反抗的一面,如二人相认以后的台词:“谁指使你来的”(要怒目相对,似乎要追出其幕后的指使人)。“我看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吧”(要面孔冰冷,唯恐对方藕断丝连)。“好,好,好,那么,你现在要什么”(已经一刀两断,泾渭分明,视同路人)。1964年起,北京人艺停止演出《雷雨》。《雷雨》一别舞台就是十五年。

表演艺术家郑榕(右)  新华社资料图

    第二版出了好演员

1979年,《雷雨》再次复排。这次复排,部分保留了第一版《雷雨》的演员班底:郑榕的周朴园、苏民的周萍、朱琳的鲁侍萍、胡宗温的四凤。

1979年重排版《雷雨》尽管有突破,但是做得不彻底。其中一条是演员在舞台上挤情绪,没有摆脱直接表演本质的创作思想。《雷雨》演出前一年,1978年,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在首都剧场观看郑榕主演的《丹心谱》和朱琳主演的《蔡文姬》。英若诚请阿瑟·米勒提意见,阿瑟·米勒说你们的演员在舞台上不会动思想。这句话对郑榕和朱琳触动很大。1979年,朱琳在一次座谈会上发言时说:“我有这样的体会:直到现在,我在台上能真正把对方的话听进去,动作看进去,产生感觉、动作、愿望,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只要每次演出真正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就每次都有新鲜感,都能出现新的东西,就能保持表演上的青春。”

1979年复排版《雷雨》是北京人艺第一版《雷雨》的最后一次复排。

1989年,夏淳用全新阵容重排《雷雨》。第二版《雷雨》以全新视角解读人物,向曹禺回归。

曹禺  新华社资料图

1989年7月4日,北京人艺重排《雷雨》建组。这是导演夏淳继1954年、1959年和1979年之后第四次为北京人艺排演《雷雨》。这是一次全新重排,起用了全新的演员阵容:顾威饰演周朴园,龚丽君饰演蘩漪,濮存昕和吴刚饰演周萍,周铁贞饰演鲁侍萍,郑天玮饰演四凤,韩善续饰演鲁贵,高冬平饰演周冲,张福元和王刚饰演鲁大海。顾威在接受笔者访谈时,多次提到夏淳对《雷雨》的贡献:“我本来不想接,有顾虑。后来听了夏淳对人物的分析,为我创造周朴园打开了一扇窗。夏淳说,周朴园是留学德国的带有资产阶级‘新’气象的一家之主。造成悲剧的真正罪人不是周朴园,而是那张谁也冲破不了的社会黑网,周朴园也是那张黑网的牺牲品。周朴园并非存心折磨蘩漪,他是以自以为是的方式去‘爱’蘩漪,对周萍和周冲,周朴园也是以自以为是的方式去‘爱’。周朴园对鲁侍萍的怀念是真诚的,并非是虚伪做给别人看的。夏淳的话打消了我的顾虑,激发我不走前人老路进行新探索的热情。夏淳老师60多岁了,导了几十年《雷雨》,还能敢于否定自己,超越自己,太不容易了!”

第二版《雷雨》是北京人艺《雷雨》演出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夏淳对人物个性化的深入解释,摆脱了过去概念化的束缚,回到了人物的本性,回到了曹禺剧作的基点上。1989年10月28日,曹禺看完《雷雨》演出后,上台与演员见面。曹禺说:“这次由青年演员们演得很不错,有成绩,看到了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很高兴。也非常感谢夏淳把我几十年前写的戏导得这么成功。”

第二版《雷雨》产生了好演员。郑天玮(饰演四凤)和龚丽君(饰演蘩漪)的表演给观众带来惊喜。1989年第二版《雷雨》是夏淳最后一次排演《雷雨》。1996年9月22日,夏淳病逝。同年12月13日,曹禺病逝。

    三代同台亮相

1997年,为纪念曹禺逝世一周年,北京人艺复排《雷雨》。这次复排,是导演夏淳逝世后,首次由顾威执导。73岁的郑榕和74岁的朱琳应邀参加演出。考虑到两位艺术家年事已高,剧院原本想让郑榕和朱琳只演前六场。后来在观众的一再要求下,又加演了六场。演出盛况空前,座无虚席。郑榕回忆:“1997年纪念曹禺逝世一周年,再度演出《雷雨》,让朱琳和我参加。抓住这次机会我做了最后的努力。这次演出自己完全以人物身份在生活,和过去的演出完全不同:不进入情绪,不表演形象。第四幕中说:‘今天一天,我突然悟到做人不容易太不容易了’时,一下抓到了周朴园的思想核心:开始他踌躇满志地认为自己可以掌握全矿、全家,甚至全国的命运,现在连自己的命运也难以掌握了!”

导演顾威    刘平 摄资料图

1997年的这次复排,导演顾威是按照1989年夏淳执导的第二版《雷雨》的演出版本,没有做大的改动。从演出效果看,普遍认为这次复排在诠释《雷雨》上,较之夏淳的版本更放开了,剧情的进展也变得更自然流畅了。这次复排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导演顾威带领剧组老老实实苦练内功,认认真真回归曹禺。把力气往剧本里边使,从剧本中去发掘,去获得新意。

2004年,北京人艺再次用全新阵容重排《雷雨》。按照历史沿革,这是北京人艺的第三版《雷雨》。导演顾威在演员选择上,保留了第二版的龚丽君,选定杨立新饰演周朴园,夏立言饰演鲁侍萍,王大年饰演鲁贵,白荟饰演四凤,徐白晓饰演周冲,孙大川饰演鲁大海。这次重排,导演顾威确定蘩漪是第一主角。这种处理,是有依据的,更进一步回归原作的本意。

导演顾威为何要留住已经演了十五年蘩漪的龚丽君再演蘩漪,因为龚丽君饰演的蘩漪已经深入人心,观众已经将蘩漪和龚丽君画上等号。

2019年8月13日,演员郑榕在家中接受笔者访谈时说:“龚丽君塑造的蘩漪,是《雷雨》演出史上的一个高峰,是一个大转折。龚丽君之前的蘩漪,大多都是按照1949年前‘中旅剧团’赵慧琛那样表现人物的压抑、阴鸷。龚丽君塑造了一个‘反抗性’的蘩漪,这是一个大转变。这一次(指第三版《雷雨》——作者注)蘩漪的‘反抗性’和第二版又有很大不同。这一次龚丽君深挖下去,多层次展现了蘩漪内心的压抑、痛苦和倔强。”2004年7月22日,北京人艺第三版《雷雨》在首都剧场首演。第三版的成功演出,让观众看到这部伟大剧作正在走向新时代。

2019年10月,为纪念曹禺先生《雷雨》发表85周年和北京人艺首演《雷雨》65周年,北京人艺将再度演出《雷雨》。

(原标题:回归曹禺的《雷雨》)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