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书简 > 正文
周春雨曹禺经典的新解读与多样化演绎-3300改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3 09:43:35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独特的视角 生动的演绎

——读曹树钧教授新作《曹禺经典的新解读》

周春雨

曹禺人称“中国的莎士比亚”,他的作品在中国的话剧史上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引起人们争相研究和关注。近来,著名曹禺研究专家、上海戏剧学院曹树钧教授在对曹禺作品已经进行长达50年的研究之后,推出最新力作《曹禺经典的新解读与多样化演绎》(以下简称《新解读》)。

 对于作家作品的深入研究通常可以归类为两个方面:发掘新的尚未被人发现和研究的领域;或在已经被人关注和研究的领域作出新的更深入的解读。近来,曹树钧教授即在对曹禺作品进行了数十年研究的基础上,从曹禺经典的新解读和多样化演绎这两方面,对曹禺剧作进行了生动的诠释和深入的挖掘。

    经典作品往往是多义性的,值得人们反复推敲。它的舞台呈现也不可能或者说不应该都是用同一种风格来进行演绎。然而,曹禺的几部经典作品《雷雨》、《日出》、《原野》等问世之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虽然无数次被搬上舞台,也取得了很好的演出效果,却大多采用了现实主义的表现方法。这反映了长期以来人们对曹禺作品解读的局限性,以及在戏剧表现手法上的相对贫乏和整齐划一,缺乏创新与变化。

《新解读》指出,实际上剧作家曹禺本人在最初创作的时候,就不局限于现实主义。在曹禺的几部经典作品当中,曹禺都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基础上,运用了不少现代主义的手法。比如《雷雨》中大量的象征手法,通过这些象征手法的运用,揭示了人的深藏内部的灵魂,表现人的内心生活、心理的真实,让观众思索整个社会、整个人类。再比如《原野》中,曹禺大胆借鉴欧美戏剧中的表现主义的手法,采用幻觉、音响、独白、象征等艺术手法,来表现人物的心灵世界。由于所有这些现代主义的元素,在曹禺的剧作中都是与严谨的现实主义描写水乳交融在一起的,因此曹教授创造性地将曹禺剧作的这种创作方法命名为“现代现实主义创作方法”。  

《新解读》不仅对曹禺文本的非现实主义因素和多元性进行了新的阐述,而且进而把笔墨放在曹禺作品的实际舞台呈现上。曹教授深入发掘了近年来一些剧团对曹禺经典作品的新演绎、新解读,对它们进行了详细论述,例如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与上海戏剧学院演艺中心于2010年9月24日为纪念曹禺百年诞辰而推出的新世纪版《雷雨》,将《雷雨》从严格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中解脱了出来,复苏了原作原本就有的现代主义因素。这在《雷雨》76年演出史(截至当时)上是一个新的尝试,具有可贵的创新意义与启迪意义。又如,总政话剧团推出的明星版话剧《日出》,导演王延松大大强化了《日出》中原本存在的现代主义因素,大胆地用第一人称的叙述视角重新解读《日出》故事,并整合人物。······这是导演的一个崭新的创造,也是以前历次《日出》演出版本中从未呈现过的,非常具有代表性。通过这样的突显剧本现代主义因素的艺术处理,推进了剧情的开展,大大地拓展了剧作家对人物的心灵的深入开掘,加深了对观众心灵的冲击,起到了成功的艺术效果。

曹教授依据其丰富翔实的资料,结合导表演的实际处理,为读者详细论述和分析了曹禺几个经典剧本的新解读、新演绎,使我们对曹禺的话剧剧作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对经典作品有了新的更进一步的理解。

除了对于经典作品的新解读、新演绎,该书对曹禺剧作的多样化的呈现也作了详尽的探讨,提供了曹禺研究值得关注的新的领域。对于经典作品,应该进行多样化的尝试、探讨,如西方的莎士比亚,其经典作品多少年来不断被各国各个剧种进行各种方式的演绎,使得经典作品不断放射出新的魅力和光芒。该书指出我们也应该鼓励戏剧工作者们对曹禺的经典作品进行多种改编和多样化尝试。《新解读》探究了话剧、评弹、电影等对于曹禺经典剧作的多种改编及演出情况,使读者对于曹禺作品的多样化演绎有了全方位、立体化的了解。在话剧改编的舞台呈现方面,曹教授着重梳理了上海剧坛的演出盛况。上海是我国演出曹禺名剧最多的文化名城之一,而上海的话剧艺术家演出的曹禺剧作具有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海派特色。从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剧坛到新世纪的上海人艺、上海戏剧学院多次排演曹禺的作品,可谓百花齐放、精采纷呈。书中对上海剧坛多样化的演出情况进行梳理和论述,是曹禺研究的一个新的开拓。

实证和广泛而扎实的调查研究在当前学术界浮躁之风盛行的情况下,尤其值得强调。曹教授正是一位严谨而认真的学者,他对于曹禺作品的研究向来注重实证和实地调查。对于一些细节问题,他都能秉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不辞辛劳、不厌其烦地想方设法跟当事人或相关人员亲自求证。在本书中我们处处可以看到作者第一手的调查,包括亲自对曹禺先生或其亲属的访谈,对于演出作品在剧场中的实际观感等。1987年,在为中央电视台制作我国第一部描写曹禺的电视专题传记片期间,作者甚至不辞辛劳地跟随摄制组进行长途跋涉,到天津、北京、上海、南京、长沙、重庆、成都、江安等曹禺先生曾经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进行实地拍摄,并采访了100多人。在本书中,许多对于曹禺剧作导表演以及改编的描述,都是作者在剧场中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因此描述起来栩栩如生,使观众如身临其境。例如,在论述到戏曲改编《原野》的川剧《金子》时,就细致入微,生动传神。文中说:“以目传情,也是川剧表演的一大特色。沈铁梅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的双眼大而有神,且在舞台上运用自如,能巧妙地揭示人物在特定情境下内心的奥秘。第三场‘盘问’,焦母欲从金子嘴里打听仇虎的下落,这是一轮心与心的较量。焦母虽说是个瞎子,但人极狡猾、乖戾。她让金子跪在她面前,手从下到上地摸金子,摸到银圈子,金箍子,大红袄,红缎裤,都是大星买的或做的,怒火中烧;摸到金子头上戴着的仇虎送的花,猛地将金子头发一抓,一把将花扯了下来,甩在地上,狠狠地勒令金子踩花。金子起初不愿踩,被焦母察觉,又被迫踩花,踩完又痛心地收拾起破碎的花瓣。这里的形体动作幅度不大,沈铁梅就通过眼珠的转动,把她的惊恐、羞辱、愤恨、反抗等复杂的内心状态层次分明地传递给观众,将两个女人势不两立的仇恨展现得惊心动魄。”因为这些都是作者在剧场中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所以描述出来栩栩如生,引人入胜。象这样的例子在本书中比比皆是。曹教授生动的诠释让您在阅读本书时,仿佛亲眼观看了许多场对于曹禺剧作的不同演绎,仿佛亲耳听到了很多曹禺本人或相关人士的亲自评说,让您如身临其境,收获良多。

好的论著除了使人了解到一些常识、知识和信息,并能同时得到美学的升华和哲学的思考,让读者既得到了享受,又陶冶了情操。本书即是如此。《新解读》是史,也是论,但又随处充满着美学与哲学的意味,使读者对曹禺剧作新演绎的了解和欣赏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得到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上的启示和美学上的升华。比如在论述到曹禺的创作时,曹教授指出: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是客观社会生活与艺术家主观心灵感受融为一体的作品。这是因为一切艺术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艺术家头脑中反映的产物。在戏剧创作中,剧作家不但对外界事物进行了反映,同时也对客观外界事物进行了“人化”,进行了艺术家的审美意识化。在戏剧作品中所反映的社会生活,同时也融进了剧作家自己的心血和生命。因而,戏剧作品不能看作是社会生活的直接反映,而应该看做是一种物质世界和戏剧艺术家心理世界(禀赋、气质、性格、思想、感情等)的有机结合。诚如美学家黑格尔所指出的:“在艺术里,感性的东西是经过心灵化了,而心灵的东西也感性化而显现出来了。”又比如在谈到悲剧时,曹教授指出:“鲁迅认为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戏剧则应通过戏剧行动、戏剧表演展示这一特点,这样才能获得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这样充满哲理与美学光彩的论述,发人深思。

学海无涯、艺无止境。虽然曹教授在曹禺研究上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在书中,他认为曹禺研究还有许多新的未开拓的领域等待着研究者们深入探讨,比如曹禺的教育思想、曹禺的艺术管理思想、对外交流活动等。这使我们感受到一位学者谦和的学风和博大的胸怀。它激励着曹禺研究的后起之秀更加发奋努力,急起直追!

 

          (作者系上海戏剧学院博士毕业,现在金茂集团工作)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