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舞台表演 > 正文
从曹禺《日出》的两个人物谈表演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27 15:50:22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楼际成
  一谈到曹禺的《日出》必然会联想到剧中的主角陈白露。这是一个吸引年轻美丽的女演员的角色。认为能演陈白露是自己演剧生活的荣耀。是的,这不错,是这样。可是我没有见过一个女演员把陈白露演对的。上海庆祝国庆十周年献演十台大戏,《日出》的陈白露,由白杨扮演,我看过演出,留下深刻印象。那时她还不到四十岁,她在舞台上还是很漂亮,有魅力,演技令人钦佩。但从角色的角度要求二十三岁,她显然不年轻了。
  真正让年轻演员出来,除了年轻、漂亮,而对人物的理解,生活阅历,和演技要求却是极大的挑战。
  我首先问一个问题。陈白露是什么时候想要自杀的?
  回答好这个问题我就知道演员是怎么演陈白露!
  女演员甲:第四幕,她欠了许多债,指望潘四爷替她还债,可是潘经理自己垮台了,破产了!白露绝望,再也无法存身,只有自杀。
  我:你是说,陈白露到第四幕被债务缠身无法偿还才自杀。那就是说,她这之前还是过得快活的,虽然有担心但相信潘会给他顶债。所以,第一幕第二幕她过着正常的交际花的生活。是吧?这是一种解释。
  女演员乙:我认为,小东西的死对她打击很大,看到纯洁无辜的女孩被这个社会害死,想到自己的身世,最终也要被害死,她绝望了。再加上欠债无人偿还,以致走上绝路。
  我:这样,你是说的还是第四幕白露才要自杀。现在我再问你们,你们注意到剧本第四幕有这样几句对话吗?
  【陈白露:(沉思)我想回家去,回到我老家去。
  王福升:(惊奇)小姐,您这儿也有家?
  陈白露:嗯,你的话对的。(叹了一口气)各人有各人的家,谁还一辈子住旅馆?
  王福升:小姐,您真有这个意思?
  陈白露:嗯,我常常这么想。】
  我:注意,陈白露说,“她常常这么想”。这就不是第四幕才想自杀。那么,她到底什么时候有自杀的念头呢?第一幕里有想自杀的戏吗?她跳了一夜舞,今天来了她以前爱过的情人,不会想自杀。第二幕里有想自杀的戏吗?没有,她要把小东西收做干女儿,怎么会想自杀呢!?
  下面这是我的分析。我认为,在《日出》这个戏开幕之前的日子里她就想自杀了。就是说,幕后的生活里就早有了自杀的思想,所以她说“我常常想”。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在等待时机,没有逼到她非死不可的时候,她不会走这一步。她还要求生,可是,她越来越感到生的时机已经很少了,生活的压力,对这种生活的厌倦,讨厌周围这一批人,忍受着应付他们,让她透不过气来,在这几近绝望的时候出现了她以前的老情人方达生。方达生是她真心爱过的人,爱他的纯朴,爱他的傻气。现在这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让她有了生的希望和勇气。她要享受一次真正的爱情之后再死去。所以她要疯狂的跳舞,她放荡地对福升说这是我的“表哥”,她要方达生“就睡在这里”,她要献身给方达生。再,小东西的出现也给了她生的希望,小东西成了她生命中的一份安慰和寄托。因此,从演员对角色的行动分析来看,我认为陈白露的全剧行动是,“克制自己自杀的念头,寻找生的契机!”随着生的契机一个个的毁灭,对周围这些人的人的厌恶;对这种生活的看穿;方达生离开了她;小东西死了;潘不能替她顶债等,逼得她再也无法求生,自杀的悲剧就无可避免地出现了。
  这样的分析,使角色的戏深刻了,演员的表演难度加大了,对演员的演技要求高了。演员要掌握藏与露的演技。藏起自己自杀的念头,也要找时机露出想自杀的瞬间。在全剧中,陈白露是在生与死的挣扎和搏斗贯穿着。
  写好以上的这段文字,接到上戏曹树钧教授寄来的《曹禺研究》,看到其中洪忠煌教授的文章《从“日出”看曹禺怎样处理戏剧结构的矛盾》一文,文中认为:“陈白露的内心冲突贯穿全剧”。让我拍案称赞!我找到了知音。我从演员对人物分析角度得出的结论,正是这一点。演员如何在全剧中体现陈白露内心里生与死的冲突,成了演对陈白露的唯一标准。
  不错,《日出》里的主要人物都是在生与死的挣扎与搏斗。
  再如,李石清这个人物。在1999年,我演剧生活中出现一个新课题,第一次接触曹禺的戏,就是《日出》,我演李石清。
  我注意到曹禺的剧本有两个特点:一是每个角色都有戏,不论主角还是配角,以致小角色,演员都有创造的空间。(现在有的原创剧本只给主配角写戏,其他演员很难有机会发挥创造。)二是,角色的戏都是从幕后生活引伸出来的。陈白露幕后就屡屡想自杀了。李石清幕后就偷看了潘经理的房产抵押合同,掌握了潘经理的命脉,激起他采取拼搏行动。(现在有的原创剧作者只写表面的,观众看到的戏,像单片的纸,很单薄,没有立体感,更没有厚度。)
  李石清是怎么一个人呢?剧作家在剧本提示里做了小说式的形象生动的描写:“他原本是大丰银行一个小职员,他的狡黠和逢迎的本领使他目前升为潘月亭的秘书。他很萎缩,极力的作出他心目中大人物的气魄,却始终掩盖不住自己的穷酸相,他永远偷偷望着人的脸色,顺从且谄媚地笑着......他是这么一个讨厌而又可悯的性格。......”
  演员看到这些文字立刻就唤起人物的形象感,可是作为专业演员不能直接去模仿这个形象,因为演员不是在自己身上画画,而是要利用自己的身心嬗变出这个人。剧作家曹禺很懂得演员,他为演李石清的演员设计了一个很有戏剧性的行动。“挣脱低三下四的生活,抓住时机跟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拚搏,争平等相处,争平起平坐。”这让演员有了投入角色的抓手。为此剧作家提供了必要的因素。
  1/李石清在这些人中混到现在,看透这些人和事,他是头脑清醒者。“这帮东西,并不比我好,没有脑筋,没有胆量,没有一点心肝。”“这个社会没有公理,没有平等。”
  2/李石清虽然是从小职员一步步的起来的,也因此他是知道在这个社会生存诀窍的聪明人。“只有大胆的破釜沉舟的跟他们拚,或许还有翻身的那一天!”
  3/李平时善察颜观色,算计人心,他是有心计的人。发现潘经理的异常,趁机探秘,发现潘抵押房产的合同。这份合同使他如获至宝,激动不已。开始策划他的生活的新起点。“我要起来,我要翻过身来,我要硬得成一块石头,我要不讲一点人情,我要报仇。”
  剧作者在幕后已经为李石清埋伏好戏剧发动的炮火,就看现场的戏如何开战。如果展示不好,幕后的埋伏得再有戏剧性也是惘然。
  我作为演员根据剧本提供的线索,看看李石清这些天是怎么生活过来的。
  在前几天他趁潘经理见客的功夫开了他的抽屉发现一份合同,惊奇的发现潘经理把银行最后一片房产(由长兴里到黄仁里)都全部抵押给友华公司。这份合同是前几个月的。这一发现让他顿时揭开他平时的疑问,同时也让他吃惊和不安。他认为自己掌握了潘经理的命脉,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这是自己翻身的大好机会!这一发现让他感到机会来了!从那天起,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几天来反复思索,策划如何行动。恰好襄理老张调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个襄理的位子空着。终于,这一天来了,这一天他要行动了。
  这几天要特别小心做事,不要露破绽。潘吩咐的拟好裁员的名单要准备好。今天一早到银行,潘经理吩咐办的事,买公债,买了200百万公债,本月份的,成交行市七七五。打听行情,与报馆张联系,打探股市起落的形势。按照潘经理的吩咐去见金八,打招呼请求他晚几天提现,理由是在盖大丰大楼,资金周转不过来。还有,小东西的事请他放放手。回来的路上到当铺,当了外面穿的皮大氅,100块。昨天晚上给太太交代让她今天到旅馆去打牌,给了她150元。一切安排停当。就看跟潘经理面对面较量了。
  李石清与潘经理较量的戏,剧作家用来九个层次,层层推进,环环相扣,李世清战胜,潘经理败退,我们仔细分析这段戏:
  1/李石清巧妙地借口金八提起抵押房产的事。潘经理意外,一惊,心里紧张。
  2/李石清缓解潘经理的紧张,“我说银行房地产没有抵押出去”。潘这才放心。
  3/潘刚一放松,李便单刀直入,“我知道银行的产业早已全部抵押给人了”
  4/潘马上招架。李继续步步紧逼揭底。
  5/潘明白李已抓到自己的命脉,故作镇静,稳住自己。李给潘定心丸“你放心,没有人知道”,含义是只有我知道。接着,他厉害的打出底牌“我看见您签字的合同”。
  6/潘努力镇静追问“你在哪看到那张合同”,李决心摊牌“在你的抽屉里,潘发怒指责李。
  7/李此时毫不退让,反而步步证实。
  8/潘不得不认输,缓缓自己的神志,想对策。
  9/潘决定稳住李,拉他入伙。
  这段戏里两个人的心理较量,可谓精彩。而且还留有余地,让观众感到潘经理不会就此认输。这里还有悬念。这是剧作家的高明之处。
  所谓有戏,是指有个性的人物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与对手展开我得你失,我成你败,我生你死的较量。这是一个发生、发展、完成或失败的过程。也就是人行动的过程,这就是戏。
  剧作家曹禺很懂戏,他能把戏写出来。演员拿到这样的剧本是很开心的。如果一旦遇到明明有戏,而剧作家却没能写出来,演员很着急,因为他要上台演戏,有戏却演不出是极难受的。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比如,戏里一位老师发现一个女孩站在悬崖边要自杀,老师及时救了她,问她为何这样毁自己,原来,她的学习成绩老是0,老师的严厉指责、同学的嘲笑和家长的打骂,不堪忍受,认为自己不可救药,她对自己更失去信心,认为自己是个废物,没用了,没希望了。此时,这位老师虽然救了她的命,却发现没有救她的心,她还会去死。于是老师唤起一个欲望,救她的命更要救她的心,让她唤起她对自己的自信。这是多好的一段戏呀!老师从救女孩的命到救孩子的心;女孩从死亡中被救到唤起对自己的自信。可是,剧作者草草的简单的写了这段戏的表面过程,没有写老师和女孩的心理的过程,一段好戏便匆匆溜过去,真是可惜。我觉得演员和作者在戏剧行动上没有共同语言,合作是困难的。
  回到《日出》,到了第四幕,李石清果然当上了襄理。毕竟他是小人得志,目光短浅,原形毕露,他只追求表面的公平,要跟潘这些人平起平坐。他的这一目的是真诚的,演员表演上不可嘲弄他小人得志,以故作傲慢掩盖他穷酸相的丑态,(这时演员表演很容易犯错误,把李石清小人得志的丑态表面化)。我认为,他有正义的一面,他是真诚的。他打心眼里就瞧不起他们,这时的演员只能是掌握胜利者得意的自我感觉,显示给这群人看,有一种向这群人示威的心理意向。李石清那种穷酸相,只能从人物的习性上恰如其分地流露出来,这是演员要花大功夫的。能不能把李石清演活,就看这里的功夫。我深感当时自己这方面的功夫下得还没到位。
  李石清得意得太早了,他忘了自己是处在潘经理的手心里。潘让你当襄理,也可以不让你当襄理,甚至砸你的饭碗。这时两人面对面的刺杀开始了。
  李石清与潘经理的决裂这段戏同样精彩。作者采取的是李石清得意的心情中热心献策,与潘经理的冷静的反复提醒他孩子的病,扑灭他的得意热情,两者行动这一冷一热的对比的过程,潘经理主动出击,层层推进,慢慢出手,步步紧逼,一招致命的行动过程。李石清热情献策,从不在意到逐渐意识到有变,努力化解,逐渐醒悟,克制挣扎,忍受侮辱。
  潘经理侮辱性的给他二十块钱,把他辞掉了!李石清从襄理跌落到丢饭碗滚蛋,这是极大的打击。公平没有了,平起平坐不可能了,并且当面受到莫大的侮辱,二十块钱就把自己打发了,他是很要自尊的小人,受不了这种侮辱,忍不下这口气。
  他不甘心就这样败下阵去,他要报复,要报仇,他要等时机。
  果然,他接到一个电话,拿到一封信。这就成了他报复的武器。在潘经理一败涂地的时刻,李石清又返回来,潘经理习惯的仍以经理的身份对待李石清,可是李石清已经知道潘破产了,他什么都不怕了,两人真的平等啦!作者在这里层层的推演李石清以胜利者的姿态耍弄潘经理的戏。让观众感到心里平衡,感到心理上的满足。作者真懂得观众心理。
  对这二十块钱,我在表演上作了强调。他接到这二十块钱感到是一种侮辱,被耍弄,一气之下把钱扔在地上,维护自己的尊严,表示反抗。当接到老婆的电话说儿子病危要请好医生,我马上丢下电话急忙奔出门,走到门口立刻停下,回身,无奈地在地上找到那二十块钱,惨笑地奔出门去。我用这二十块钱的一丢一拾,揭示他为了救儿子的命,咬紧牙关忍辱地接受这可悲又可怜的现实,悲惨的命运必定落在他这种人身上。
  作为演员,我对李石清的贯穿全剧的行动分析是,他追求“公平,要与潘这类人争平等,争平起平坐”。最后他胜利了,但是他自己也被这股破产的浪潮卷走了。他的性格,要正义,要公平,好计较,心胸狭窄,对社会不满,厌恶这些人,也讨厌自己逢迎谄媚,低三下四的作为。为了生活只得厚着脸皮跟他们周旋。这是一个充满内心矛盾的个性复杂的人物。
  《日出》是曹禺先生的经典之作。剧本提供了丰富的幕后生活,提供了人物的生活背景、思想、行动的线索,使演员有了发挥演技的空间,同时也是对演员是否能如剧本所提供的线索准确地,生动地,鲜活地体现出来,是个严格的考验。
  演好李石清的关键,就看我是否能在内心培育起要跟有钱有势的人较量,拚搏,争公平,争平起平坐的欲望之火。同时掌握好他的察言观色,能说会道,机警灵活,心胸狭窄,逢迎讨好的习性。
  曹禺剧本的语言是很有行动性的,人物的语言不该只看作台词,演员演戏不是说台词,人物语言就是表演,说好人物的言语,人物的个性,内心世界就有了。曹禺剧中的人物言语,表明他是一位当之无愧的伟大的言语大师。
  曹禺的戏对演员提高演技是极好的课题。经典剧目是经得住演员的分析推敲,值得在演技上下功夫的。
  作为演员我多么希望剧作家们能真懂得人物的行动,给演员提供表演发挥的空间!
  (本文作者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表演艺术家)
  思想线。在这个圈子里混久了,看透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感到世上不公,让这些混帐王八蛋得势,总有一天我要跟他们势不两立。“这个社会没有公理,没有平等”,“你按部就班的干,做到老也是穷死,只有大胆的破釜沉舟的跟他们拼,还许有翻身的那一天。”这之前,他向来对潘经理们总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他奇怪忽而盖大楼,又买公债,他知道银行的储备金不足了,却宣布银行赚了钱。他推测这里有绝密。当发现这份合同,引起他的思想波动,他相信自己握到了潘的致命要害,得好好的利用一下。日思夜想昼夜不安,终于设计了一个计谋,找时机揭穿他的底牌,要挟他给自己提升。他没干过这样的大事,心里老是嘀咕,老是给自己打气鼓劲。头天晚上,安排叫老婆去饭店打牌,自己要找机会跟潘经理摊派。是吉是凶就看这一回了,要么翻身,要么翻船。李石清对社会的认识是清醒的,正因如此,他内心是不安的,十分痛苦的。
  1,人物关系变化线。李石清与潘经理:潘使他的上司,他本是银行的职员,极尽讨好之能事,他办事能力强,能各方周旋,替潘做了不少事,深得潘的重用,被提拔为秘书,与潘接近了,同时,他善于察言观色,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对潘有了更深的了解。他心里看不起他们,总想有机会跟他们平起平坐。
  李石清与黄省三:黄是银行的书记员,一副奴才相,甘心做奴隶,不懂跟人打交道,自己又不争气,更不会讨上司喜欢,老是求人,是个窝囊废,活该过苦日子。我的地位是我争来的。不像他这样窝嚷。我讨厌他。更瞧不起他,蔑视他。这样的人活着是个累赘,我虽然同情他,但是我无能为力,我得替经理着想,公司要裁员,才能维持下去。
  李石清与陈白露:“舞女不是舞女,娼妓不是娼妓,姨太太又不是姨太太,这么一个贱货”老混蛋有钱,我就的叫她小姐。“我要天天鞠着躬跟这些王八蛋都要奉承”。
  2,人物行动线和人物的自我感觉。
  李石清第一次出场,他的目的是找潘经理,这是很平常的出场,可演员心里却不平常,他心里是准备与潘经理谈判,谈判结果如何?自己没有把握,要么翻身,要么翻船,心里紧张得忐忑不安。准备那场决定性的谈判,心里忐忑不安,克制自己的紧张。从外面回来,当了大衣,只穿长衫,身上感到冷,进屋感到暖和的感觉。匆匆应酬一下就去找潘经理办大事。演员不要只看到他平淡的出场,看不到他内心的不安。表面上看没戏,演员心里要埋伏好后面的戏。
  李石清与太太的那段戏,其实不该发生在这里,或者客厅有一个隐蔽的角落为好。李的一些掏心的话都在这里跟太太说了,剧作者是让观众了解李石清的心里,可是演员不是说给观众的,他是对他的太太说的。他的行动是说服太太安心打牌应酬,作掩护,自己要干大事,说不定要发生什么事好有个支应。
  当他见到潘经理自己要先稳定一下,放松一下,提醒自己沉住气不要慌,要有信心,见机行事。他先是汇报潘经理交办的事情,不忘表现自己办事能力,讨好潘,要赢得潘的信任。机会来了,开始出击,不是自己生硬提起合同的事,而是巧妙地借金巴的名义,李:“他(金八)还问我现在银行所有的房地产是不是已经都抵押出去了?”搏斗的关键时刻到了,作者在这戏剧性关口,不是直来直去,而是层层推进,用了九个层次展现两个人的心理较量,这戏真是好看。观众看到李石清取得成功,同时也看到潘经理虽然认输,但会感觉到他不会就此罢休。戏剧的吸引力就在这里了。
  李石清与黄省三。李石清是在得意满满的取得胜利的心情时,遇到黄省三的,他站得高姿态,教导黄,开导黄。这里不要把李石清演得表面化,简单化,变成一个漫画式的坏人,他也有孩子,他要有同情黄省三的一面,可他又讨厌黄的无能,自己就是拚出来的,同时他要狠着心替潘经理办事,坚持裁员。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