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舞台表演 > 正文
大格局——曹禺名剧学习一得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27 16:00:08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很久以来,一个问题困扰着我,为什么曹禺的剧作会成为范本,成为重点研究的对象,而不是名气更显赫的郭沫若。后来才明白,郭沫若的戏剧需要深厚的历史研究功底,要对历史,尤其是对中国历史研究得非常通透,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历史观才能写出来,这从他的《屈原》中可见一斑。曹禺的戏剧则告诉我们,不必成为历史学家,照样可以把戏剧写得很精彩,而且其中的规律可以上升为理论教材。
  不得不承认,曹禺艺术品格高尚,他在《雷雨》大获成功之后,没有象时下某些剧作家,去做批量生产的事,从而大发其财,而是象头牛一样,在戏剧艺术的领域默默耕耘,犁铧越钻越深,不断地探寻新的艺术手法。在探寻中,他升华了自己,开拓了一个又一个新格局,而这些格局的影响力,在中国话剧大格局形成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雷雨》是典型的“三一律”,开局也借鉴了古希腊戏剧,采用“锁闭式”结构,从临近高潮开始,快速进入主线,再慢慢叙说前史,抽丝剥茧,将一个个疑团逐个解开,这期间不断地“系结”“解结”,将观众牢牢地吸引住。
  从形式上看,“三一律”和开局方法都不是曹禺的原创,而是借鉴了古希腊戏剧,但其中高度集中的矛盾冲突、舞台气氛的渲染、潜台词和层层推进的场面开掘等技巧的运用堪称经典。剧中每个人物都是一个世界,是独特的、立体的、鲜活的,他们的本性也在各种矛盾纠葛中一览无遗。
  《日出》又另辟蹊径,采用了“人象展览式”结构,以陈白露为枢纽,将各色人等串起来,从而勾勒出不同阶层人物的灵魂画像。最大的突破是打破了“三一律”原则,第三幕将场景换到了翠喜所在的三等妓院,而且陈白露在这一幕并不出现。这种敢于打破条条框框,甩掉桎梏,从而实现完整艺术表达的勇气和魄力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艺术规律原本是从众多作品中提炼出来,如果某一条规律成为艺术创作的枷锁,那不要也罢。单纯割裂地说这个道理,绝大多数人会认同,可真要联系到具体创作,恐怕还是会畏首畏尾,裹足不前。而且,《日出》的第三幕多次被无情删除,曹禺痛心不已,觉得该剧“被挖了心脏”。
  《原野》的创作更加大胆,不仅写了一个被误读为“土匪和破鞋”的故事,而且似乎还歌颂了“土匪”。时至今日,此剧仍有争议。这部剧最值得称颂的是将现实主义与表现主义相融合,将人物灵魂世界展示得淋漓尽致。表现主义在中国是很难被接受的,并非它不好,而是不符合中国人传统的审美习惯,当年洪深的表现主义代表作《赵阎王》首演的惨败就是明证,除了大剧作家田汉赏识外,再难觅知音。
  到《北京人》时,曹禺的创作达到巅峰,许多人认为这部剧是曹禺写得最好的一部剧,我也认同。我认同的原因并非受名家影响,而是觉得这部剧作竟然看不到戏剧技巧,所有的技巧化为无形,可它又如此地抓人!这大约就是金庸大侠所说的“无招胜有招”,不是没有招数,而是所有的招数都融为一体,这才是无上的功夫。
  另外,愫方这个人物实在特别,据学者分析,这是曹禺理想的女性形象,隐忍、大度、深刻,在关键时刻能够自我突破,勇于摆脱旧的樊篱,迈向新生活。
  将价值观、人生理想、社会理想植入作品是创作者的惯用招数,这样能够引起人们思考,甚至能掀起思想浪潮或者理论探讨,比如萨特的《禁闭》和《死无葬身之地》的发表,布莱希特《伽利略传》的发表,《哥本哈根》的演出等等。如果这种价值观和理想能推动一个领域的前进或者整个社会的反思,那么它的价值就远远超过作品本身,甚至能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这一点是值得所有创作人员深思的。
  话剧《家》又创造了一个范本,经典小说改编成话剧的范本。吴天也曾改过《家》,但属于“剪刀加浆糊式”,过分拘泥于原著,正如林榕的《两个〈家〉的剧本》所说,“吴天之所以不如曹禺的地方,乃在于吴氏多因袭,而曹氏多创造。”任何形式的改编,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东西,要有自己的灵魂和发现,否则,要不就是胡改,要不就只能算移植。汤显祖为什么那么伟大,他的“临川四梦”故事均非他原创,全是根据传奇本改编而来,正因为赋予了全新的内涵,使得新作焕发出强劲的生命力,绵延四百余年。
  从五部经典中,我们发现,曹禺一直致力于戏剧创作的推陈出新,从未在任何一部剧作成功之后固步自封。其中当然与天赋才情分不开,但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一种责任,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他没有将话剧变成摇钱树,虽然对他来说很容易。他努力在艺术上不断地开掘,不仅在创作手法上创新,在关注层面也重视转换视角,视野越来越广阔。记得有位名人说过,文艺创作者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我想,曹禺正是这种人,他关注自身很少,而是将视线放在外部,放在这纷繁的世界。
  这是人生的大格局。
  仔细分析,无论是他运用“三一律”,从古希腊戏剧吸取营养,借鉴表现主义,还是写资本家的故事、交际花的故事、封建大家族的故事,都是在表达他对人性的剖析、对社会的思索和对理想的追求,手法及故事只是表象,内核是人本关怀。也正是这一点,成就了曹禺,使得他的格局与其他剧作者大相径庭。
  这才是我们终极学习目标,存在主义、古典主义、现实主义、表现主义……这些种种主义都只是形式,任何形式都是为内容服务的,最终都要回归现实,甚至反照当下。为什么而写作,写什么,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和关注的。
  学习曹禺,如果只学到了技巧,从某种程度讲,是一种失败。(徐盛华 本文作者系江西省抚州市群众艺术馆编剧)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