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舞台表演 > 正文
从话剧《原野》到川剧《金子》成功嬗变
信息来源:舒启容  发布日期:2020-09-04 17:02:46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曹禺先生的话剧名著《原野》,是中国话剧史上的里程碑,随后改编成电影而名噪一时,川剧作家隆学义根据话剧《原野》改编的川剧《金子》,切换视角,展示民国初年时期,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女子的爱恨情仇,采用小说的描写方法,以“冤仇宜解不宜结”的心态,展现时代妇女的苦难嬗变,她向往幸福,追求光明,宽厚包容,在抵制以暴制暴的过程中,金子的人格魅力和女性的善良体温,得到充分展示。
  一、以川剧形式,展示人物的复杂性格
  川剧《金子》在充分尊重曹禺原著《原野》的基础上,紧紧围绕川剧艺术规律,但又不局限于川剧艺术的表现形式,充分展示人物的个性特征,形成了结构简约,剧情跳跃,虚实相生的空间平台。
  川剧《金子》截取了某一个时期或典型事件,反映社会生活的某个方面,在爱恨情仇中,金子有独立主见,有独立的处事方法。比如金子唱道:“天天有气气难舒/时时有泪泪难哭/有气难舒心悲苦/有泪难哭身孤独/瞎眼婆婆多恐怖/恶言冷语好狠毒/屡屡顶撞遭欺侮/每每挣扎受委屈/睡去梦中见仇虎/醒来身旁是懦夫/凄凉常伴原野路/刻薄长随老黑屋”。这几句唱词说明了金子所处的生活环境,她只能在梦中与仇虎相见,这充分展示了当时的社会现实,一个弱女子的悲悯愤懑。
  金子的命运置于深刻的矛盾漩涡,而仇虎的复仇计划依附于金子的人生历程,组成她生命的重要部分。以女性独立主线,更能展示曹禺说的“观众的情绪入于更宽阔的沉思的海”。那时,金子所处的时代正在转型之中,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社交生活日益活跃,包办婚姻虽大行其道,金子的反抗意识也在加强,但反抗意识充满矛盾,她始终犹豫,始终在爱恨情仇中的漩涡里不能自拔。于是她总是耽于沉思冥想,步履迟缓。这些都说明了她看似强大的内心深处隐藏着懦弱、迟疑、逃避现实的可能,在行动上显得极其软弱。
  金子作为社会转型的重要对象,成为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角色,在这样一个旧时代尚未归隐,新时代轮廓尚未形成的时刻,她内心彷徨,但真诚待人,真诚生活,在真诚中,金子处处被误会,处处被责难,让人想起古今中外,因真诚生悲的比比皆是。比如隋炀帝倚重宇文化,结果江都宫变。拿破仑相信真诚的元帅格鲁希,导致滑铁卢惨败。
  金子的倾诉展示了心灵纠结,形成另类的魅力,金子认为,仇虎的复仇计划必有血腥的结果,即使金子的苦苦哀求,仇虎也要把自己的意志进行到底。当侦缉队追击仇虎时,金子不顾一切,掩护仇虎,毫无畏惧,在黑森林里面临恐惧的折磨时,她没有后悔。当金子碰到逃出大狱的仇虎,她们相爱的方式没有柔情细语,没有大难后重逢的抱头痛哭,只有火辣辣的打情骂俏。
  川剧《金子》,使金子的形象更加突出,当身着大红衣服的金子被送进焦家,她就忍受着焦大星母亲的恶言相向:“能生的死了,活着的又不能生”,焦大星母亲经常骂她是“祸水”、“狐狸精”。而金子的丈夫焦大星又是懦夫,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愿,让金子十分压抑。在腐朽的小黑屋里,醒来的金子面对懦弱无能的焦大星,她的内心只有仇虎,使她心中极度挣扎,她想起黄葛树下的童谣:“朗是山中黄葛树,妹是树上一根藤,树死藤生死缠生,藤死树生生缠死。”
  二、对原著中的人物“变性”,男女换角挪位
  话剧《原野》中的主要人物是男子仇虎,川剧作家隆学义却换成了女性“金子”,这样一来,把原著中的主要人物仇虎摆在了次要地位,并将全剧的名字改为《金子》,突出女性。这种“换”不仅是“形”换,更在于“神”换,让金子女性的主线寄寓着更多的闪光亮点,开拓金子身上的悲剧内涵主题,拨弄了现代人心的和弦。
  金子成为全剧的中心,但原著仇虎的复仇情节线索仍然保留。由侧重对金子命运历程和情感漩涡的冲击,以此削弱了仇虎复仇的主线。通过这样的“变性”挪位主角,既把观众的同情与关爱引向受封建专制伦理、道德压迫最深重的妇女身上,又发掘出原著已蕴含着的,不以复仇方式去寻找农民的活路,进而揭示出被压迫农民的觉醒的历程。
  艺术精湛体现在艺术规律,锤炼出富有个性,又立体饱满的艺术形象。《金子》全剧共有6个人物,他们性格各异,生动鲜艳,血肉丰满。这群人生活在民国年间川东巴渝一个古镇上,这里透着一股股陈腐、污浊、恐怖、阴毒的恶气!而金子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妇。她身材聘婷,长得俊俏而妖艳,散发着女人独有的香气。她直率火辣,刚烈粗犷,还夹带着“泼”气,和“野”气。川剧作家以美学思维方式开掘了金子内心冲突与错综复杂的外部冲突,将金子激烈的内心冲突,交错推进。由此丰富了金子多侧面,多层次的矛盾个性,内心外化,充满了爱恨情伤。
  川剧《金子》中的几个人物有声有色,神行兼并。身材魁梧的仇虎,体格强壮,手掌粗厚,黝黑的脸上深陷一刀痕,浓密的络腮胡蓄满脸颊和下巴,浓黑的眉间中透出一股凶悍。他双眼圆鼓,时而闪现出仇恨的凶光,时而又映射出对爱情的炽热。由于仇虎受到焦家的迫害,原本朴实,憨厚,真诚和善的他,一变而为勇猛、鲁莽、机诈、凶残,他身上带有狭隘的复仇观念,导致他的行为不是盲目便是冒险,同时也流露出野性和匪气。他似一头极力要挣脱牢笼的猛虎,又似一匹桀骜不训的野马。
  焦大星既忠厚善良又懦弱胆怯,卑微软弱无能,是一个少有激情的男子。他满头脑都是“光宗耀祖”,“孝道”,家规族规致使他遇事总是左右摇摆,前后为难,模棱两可,不敢表态,不敢抉择。他由衷的爱着金子,更畏惧母亲的严厉管束,婆媳之间一旦发生争执冲突关键时刻,他总是偏袒并顺从母亲一边,是一个典型的“封建专制的孝子贤孙”。焦母虽然年老,体质强健而硬朗,虽然失去双眼,但眼里始终藏匿着鬼祟与神秘,她耳朵无时不窃听着周围的动静,她精明而冷酷,威严果断,又阴险残忍,有时是暴戾,是一个心狠手毒的恶婆,封建专制躯壳的代表。
  白傻子是一个任焦家奴役与剥削,身处农村最底层的赤贫者。他是一个孤立无助难以维持生计的残疾人,但他生性良善,憨厚勤劳。他从不洗脸,常年蓬头垢面,时而直眼呆望,时而眨个不停,傻笑时眯起一道缝,张嘴便露出黄牙,清醒时,他对欺诈他的焦母,采取敬而远之或挖苦,讥讽,他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趴在铁路上,聆听火车行驶的轮子滚动声,以及看看美丽标致的新媳妇金子。常五是一个潦倒的破产地主,即便如此,他仍不改贪财好色,酗酒养鸟恶习,他舍不得丢掉那件虽破旧却质优的绸袍马褂,时不时常摆出阔少的架势和遗风,来满足他早不存在的奢华虚荣。他是焦家唯一的座上客,为了回报焦母从未断过对他的接济,对焦家,他是无所不帮,无所不办。他依附于焦家的势力,是焦家死心塌地的“帮凶”,他是为了获取私利而不惜出卖灵魂的丑角,他的死是罪该应得的。
  这里要说的是,话剧《原野》原著对“白傻子”和“常五”两个人物的设置是极精彩的,给全剧增色不少,而川剧《金子》是“白傻子”在剧中的人物串场和表演,解决了上下场的连接问题。白傻子不断出场,以喜剧的形式对整个悲剧场景进行有节奏的切割和停留,起到串场的作用,使观众情感达到悲喜结合,喜剧节奏快慢有致。
  三、四川方言特色成就了《金子》成就了川剧的里程碑
  20世纪50年代以来,话剧对戏曲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理论对我国的影响下的一个时期,川剧乃至戏曲现代戏都没有摆脱“话剧加唱”模式。在话剧思维定势下的指导下,戏曲普遍采用了话剧式的分幕及写实化的布景。音乐则像歌剧一样配器,谱腔,表演也顺之生活化。“戏曲的话剧化”在所难免。这种话剧模式的戏曲不仅出现在现代戏中,在一些表现历史题材的古装戏中,话剧式的剧目也不少见。将原著话剧《原野》的台词,人物抒发感情的方式,叙事交代的格式改变成川剧《金子》的唱词,人物道白,去掉话剧加唱的弊病。川剧《金子》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功的典范。
  川剧《金子》的唱词,道白,有着鲜明地域特色和完美的人物个性,其诙谐幽默的语言风格展示了四川巴渝人的精神风貌和性格特征。川剧作家隆学义先生平生偏爱茶馆,在那里有重庆码头各层次,各行当,各色人等;喊号子的,打火罐的,杀猪的,修脚的,卖白糕的,卖打药的,挖耳匠,打更匠,小烟客,落魄文人……摆龙门阵,谈五味人生。丰富的人生百味,世相百态,蕴藏着大量丰富的有巴渝地域特色的民间语言,俗语,土语,雅言,俚语。
  这些日常语言,俚俗得可爱,从川剧《金子》中的人物口中说出来,观众听起来愉悦于心。不仅如此,川剧《金子》的人物语言还展现出戏剧的“戏谑记忆,戏谑精神”。如第三场中,仇虎回来找焦家复仇,还要带金子离开,焦母要焦大星杀了仇虎,焦母(白):“大星!动手!(火上浇油)你们哪个死了,我都赏他一副棺材!”(焦大星取刀,逼近仇虎)金子(间隔其中,哭喊):“焦大星放下刀,要杀就杀我!”焦大星(白):“金子……”焦大星掷刀于地,无力地跪在金子的脚下。焦母(白):“天呐!都怪我,都怪我!骨头汤给你吃少了!”戏演到这里,矛盾冲突是激烈的,戏剧场面非常的紧张,观众心里是亢奋的,但是焦母一句“天呐!都怪我,都怪我!骨头汤给你吃少了!”将观众紧张亢奋的情绪,瞬间化为乌有,每每在演出现场观众都会在幕间转场的黑暗中,哄笑喝彩。观众笑什么?好在哪里?观众笑的是焦阎王专制家长作风才养出焦大星这么个“没有出息的好人”焦母说到“都怪我”,却把责任推到“骨头汤”上去,这个封建专制的代表既显得阴险狠毒,又相当滑稽。戏谑精神是在《金子》中得以彰显。
  《金子》唱词道白的产生离不开四川巴渝的“土壤”、“气候”,具有“重庆码头人”的语言特色和音韵风味,渗透着重庆人的个性,反映重庆的民情风俗,语汇丰富,语法独特,幽默诙谐。在《金子》人物刻画中表现得十分突出。又如白傻子(唱):“初一十五庙门开,西屋藏个野老虎,牛头马面两边排,东屋有个狐狸精。”又如焦母(白):“好看的媳妇要败家!接了媳妇忘了妈!”白傻子(唱):“我妈早就死刮啦!金子媳妇美花花!瞎子婆婆枯熟桠!老丝瓜,豆腐渣,牛屎粑!嗨呀一朵莲花。”焦母(白):“打嘴!金子是母老虎咬死人!”白傻子(白):“拿她咬死也不怕,投胎投个好人家。二辈子再来喜欢她。嗨呀,一朵莲花,花花闹莲花!”又如金子、仇虎、大星三人回忆儿提时代“抬肉轿”,过家家嬉戏所唱出的那首民间童谣,“黄丝黄丝蚂蚂,请你嘎公嘎婆来耍耍。”
  在川剧《金子》的唱词和道白,渗透着粗糙的四川方言。有歇后语,俏皮而辛辣的流行语,智慧而大雅的书卷语,搅合在《金子》剧的唱词和道白中,若即若离,给观众产生陌生感和喜剧性的效果。川剧《金子》成功的四川方言韵体的唱词和道白的创造达到了隆学义先生所追求的,可读的文学性,可歌的音乐性,可懂的通俗性,可品的丰富性。
  四、综合各种川剧艺术形式,形成奇特的现象
  川剧《金子》的成功首先是“剧本”创作的成功。常言道“剧本剧本,一剧之本。”但仍缺少不了其它综合门类给予和创造,从而才能成为一个完整优秀的经典剧目。音乐唱腔曲牌的设计,川剧锣鼓,舞台美术,灯光,人物服装造型,化妆,道具音响效果等等二度创作。
  唱腔设计。首先我们说川剧《金子》的“唱腔”创作的形成及成功。川剧《金子》全部使用“高腔”和“帮腔”。川剧里“高腔”的曲牌十分丰富,据传300多种,常用的有100多种,包括曲牌的结构,起腔,立柱和扫尾部分。在高腔曲牌中还有:重腔、犯腔、钻腔、滚腔、飞腔、咿腔、呜腔、啊腔的区分。
  川剧高腔最大的特色是帮腔。传统帮腔的唱法最先由鼓师领腔,乐员帮腔。后来发展为,专业的帮腔领唱及帮腔队。帮腔可以起到定调、描述环境、制造舞台气愤、提示人物内心感情、代表第三者对剧中人物的评价等等作用。如第一场序幕,首先是帮腔(男女声帮腔)唱道:“老屋旧了,旧了,旧了。老屋朽了,朽了,朽了。亮的暗中找,美的难寻找,爱的心中找,磨难苦未了。起到了描述民国初年川东小镇那个封建腐朽陈旧的社会环境的作用,预示了这个社会即将被推翻,被打倒。这里的贫苦农民在,在寻找,在挣扎,他们向往光明和美好的明天!又如第一场,金子(念韵白):“妈面前笑眉笑眼有孝心,顺手顺耳多顺心。妈的话记在前心,我的事放在背心,你把妈供在脑命心。”帮腔(唱):“把我踩在脚板心。”这里的帮腔起到了提示烘托人物内心感情的作用。
  川剧锣鼓它有不同于其它戏曲锣鼓的独特作用。川剧锣鼓在《金子》全剧音乐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直接配合表现剧中人物的思想感情。常用的:小鼓,堂鼓,大锣,大钹,小锣统称为“五方”,加上弦乐,唢呐为“六方”,由“小鼓”统一指挥(小鼓师称为“座统子”)。由于锣鼓贯穿全剧其间,使唱,做,念,打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川剧区别于其它戏曲的独有风格。同时川剧锣鼓也在剧情中起到了“音响效果”的作用。如剧情中的敲门声、潺潺流水声,古镇环境中的鸟声、风声、雨声以及搬动沉重物体,演员表演的撞击声。
  总观《金子》采用了高腔,唱腔体系为全剧的人物唱腔体系为主导,同时又吸取了四川民歌,山歌,川江号子,民谣小调融为一体,对旧的曲牌及旋律加以改造嬗变。其中最典型的是采用民歌《槐花几时开》为主旋律进行改编。使得唱腔既符合人物的音乐形象,又贴近特定的年代地域环境,还显示出川剧高腔音乐旋律的独特性与唱腔韵味的风貌。和川剧高腔在听觉上给观众留下的美感,悦耳动听,赏心称绝!
  川剧《金子》人物唱腔创作成功,是现代音乐与民族戏曲音乐结合的作品,是川剧艺术与传统文化的最佳结合,形成了川剧艺术新的生命。川剧《金子》的四川方言,有歇后语,俏皮而辛辣的流行语,智慧而大雅的书卷语,搅和一起,变成了审美对象,若即若离,从而扩充了语言和唱腔的感染力,由底蕴深厚的语词唱腔组合起来,就是戏剧情节的连续镜头。这里有反讽戏谑夸张手法,事件很小,用的却是苦大仇深的词,词语的夸张产生陌生感和喜剧性效果,让人忍俊不禁,实际上表达内在的喜爱。反讽原是西方现代派文学的技巧,赋予作品矛盾的性质和不协调的因素。应该说,《金子》的反讽风格与西方现代派的刻意为之有所区别,它根源于中国民间的喜剧色彩,从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表达方式中体现出来。
  川剧《金子》的成功渗透着二次创作的辛苦劳力和共同的默契。我们尤其要提的是剧中“金子”的扮演者--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女士。声情并茂,精湛的演技,楚楚动人的演唱为《金子》的成功增添了不少的光彩!“什么样的作品能称之为优秀作品?优秀作品应该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应该追求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创作精良,应该不拘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尊。”
  川剧《金子》被誉为优秀经典的剧目,它都做到了,它是文学作品高原里的高峰,戏剧名著改编里的标杆。1997年,一出川剧《金子》誉满剧坛,率先进入第一批“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为川剧赢得了崇高的荣誉。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