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舞台表演 > 正文
弘扬中华经典 走向新的辉煌—赞茅善玉主演的沪剧电影《雷雨》
信息来源:曹树钧  发布日期:2020-09-04 17:04:14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作为探讨曹禺剧作成就的一名学者,早在2019年6月,就拜读了沪剧电影《雷雨》的分镜头剧本。此改编本根据曹禺同名话剧改编,原改编宗华,电影剧本改编余雍和,电影导演为梁汉森。
  8月27日笔者应邀参加了沪剧电影《雷雨》首映式,深感由茅茅善玉主演的这部作品,既弘扬了《雷雨》现代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艺术特色,又显示了沪剧艺术丰富感人的艺术魅力,将这一民族文化引向新的辉煌。
  生活在20世纪的曹禺,在戏剧创作中已经不满足于生活的再现,而是努力借鉴当代现代主义创作方法的一些特点,将它们融入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之中。他实际上创造了一种现代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这种创作方法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深化和升华。在这一创作方法中,他吸收了大量的象征手法,努力揭示人的深藏内部的灵魂,表现人的内心生活、心理的真实,让观众和读者思索整个社会、整个人类。这是曹禺剧作区别于同时期的一些批判现实主义或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剧作的一个显著特点。
  在曹禺的剧作中大量地运用了象征手法。他的一些剧作的剧名:《雷雨》《日出》《原野》《蜕变》《北京人》《家》等,无不具有象征意义。在他早期、中期的剧作中,,象征手法俯拾即是。《雷雨》中一个未出场的角色“雷雨”,本身就有多义的象征,它既是反抗力量的象征,又是黑暗社会的象征、神秘力量的象征。
  但所有这些现代主义元素,在曹禺剧作中都是与严谨的现实主义描写交织在一起的,因此笔者称之为“现代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这是现实主义在新时代的发展和升华。在实际生活中,曹禺是一位绝顶聪明的剧作家,他懂得生活的辩证法;在艺术上,曹禺也是一位有大智慧的、十分懂得艺术辩证法的剧作家。从中国国情出发,他不搞纯粹的现代主义,但也不满足于固步自封的现实主义。
  在沪剧电影《雷雨》中,演员的主要表现手段是歌唱,为了增强艺术的感染力,茅茅善玉十分重视沪剧唱腔与表演艺术结合,通过精益求精的现实主义演剧艺术,真实地再现剧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及其心理状态,并精心设计不同的外在形态。
  她师承沪剧宗师丁是娥和石筱英,并转益多师,使她的唱腔兼有“丁派”的华丽多变和“石派”的委婉甜糯。多年的艺术实践让茅茅善玉对沪剧音乐唱腔有了更深的理解,并不断探索沪剧声腔的丰富性和现代表达,坚持自己设计每段唱腔,以我为主,在传承中发展,吸收了越剧、评弹、锡剧、京剧等剧种的艺术营养,并将现代流行歌曲的节奏和气声唱法、中国民族的歌唱技巧,融会于沪剧的声腔之中;在沪剧电影《雷雨》中,她的唱腔旋律丰富大气而又婉转跌宕,以真挚、饱满的情感和深沉的文化内蕴传递出磁实的气场和审美的想象,洋溢着上海都市的清新格调和时代气息;茅善玉在拍摄沪剧电影《雷雨》过程中,敬畏经典,认真向经典《雷雨》原著学习,同时虚心向老一辈沪剧表演艺术家学习,尤其向有沪剧《雷雨》“活蘩漪”之誉的丁是娥老师学习。
  沪剧《雷雨》表演史上,几代沪剧表演艺术家将《雷雨》的沪剧改编在扎根生活的基础,善于横向借鉴吸收话剧,电影等姐妹艺术的营养,大大提高沪剧的演剧水平和艺术品位。
  沪剧是以沪剧唱腔作为刻画人物的主要表现手段,但沪剧表演艺术家并不满足于仅仅通过演唱塑造人物。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丁是娥扮演《雷雨》中繁漪这一角色时,就在体验生活的基础上,广泛向话剧、电影学习,从它们中间吸收艺术营养。蘩漪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人物,必须要准确地掌握好分寸,好像“在独木桥上扭秧歌”,既要婀娜多姿,又要小心翼翼。茅善玉在塑造繁漪形象时十分重视表演的分寸感。她注意把握几个方面的分寸:在身份上,既要突出她作为‘铁匣子里家雀’的苦闷、烦躁,又不能忘记她作为周公馆里主母的矜持、庄重;在感情上,既要突出她爱情的反常,又不能忘记她对爱情的真挚;在性格上,既要突出她叛逆、复仇的一面,又不能忘记她柔顺、妥协的一面,这样来突出表现她既是封建礼教的叛逆者,又是封建制度的牺牲品。
  当演到沪剧电影《雷雨》临近高潮的一段,在象征黑暗社会的隆隆雷雨声中,在小客厅夜遇周萍,扮演蘩漪的茅善玉先是苦苦哀求、委曲求全。与周萍一场交锋过后,感情上开始同周萍决裂。演到“完了”这两字刚出。她突然起立。身体挺直,眼神阴沉冷酷,死死地盯着周萍,吓得周萍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缩。为繁漪最后的总爆发作好铺垫,层次分明地揭示了她的叛逆性格。通过之前沪剧《雷雨》的多次演出实践,茅善玉娴熟地掌握了“带戏上场”“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表演方法。
  沪剧电影《雷雨》改编本,将原作许多重要场面,都保留了下来。例如开场不久周朴园勒令蘩漪喝药是全片一个重点场面。
  表导演在创造过程 不断完善。这一场面通过周朴园逼蘩漪喝药、让周冲逼、让周萍逼三个层次,将在场的每一个人物周朴园、蘩漪、周萍、周冲、四凤的性格都刻画得十分鲜明。在“二逼”时,周冲抗议父亲“爹,姆妈不要吃药,你为啥要这样强逼她呢?”,周朴园申诉他:“你同你母亲一样,都不晓得自己的病在啥个地方。”将周朴园的专横与周冲的单纯、正义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紧接着影片通过唱腔将戏剧矛盾引向“三逼”,周朴园勒令周萍下跪劝母亲喝:
  左前移至右方(俯):
  周萍    (唱)我羞愤交加慌了神。
  蘩漪    (唱)我浑身震颤恨填膺。
  周萍          难僵持,
  (唱)此情此景
  蘩漪    (唱)陷窘境,
  周萍    (唱)我恨地无缝能钻进!
  蘩漪    (唱)我心苦比药苦千分!
  中推近:二人欲说又无言,周萍转身回返,蘩漪痛苦的惊呆,周朴园OS:叫你跪下(周萍痛苦的摇头)。
  近:
  周朴园  (厉声地)叫你跪下!
  当周萍刚要跪下时:
  茅善玉扮演的蘩漪(忙说)我吃,我吃,我现在就吃!(喝了两口,眼泪刚涌了出来,望望周朴园峻厉的眼神和周萍苦恼的情状,一气将药喝下。哭着奔向楼去。)

  将蘩漪此时对周萍的爱、对周朴园满腔的恨,真挚而又深沉地体现了出来。
  沪剧电影《雷雨》组成了强大的演员阵容,周朴园(王明达)、鲁妈(陈瑜)、周萍(朱俭)、四凤(洪豆豆)、鲁贵(凌月刚)、周冲(金世杰)、鲁大海(钱思剑),角色表演个个激情饱满。笔者多次观摩沪剧《雷雨》,熟知此剧的不少唱段早已成为沪剧观众过耳成诵的唱段。这次电影放映时,蘩漪的“这几天不看见大少爷”、四凤的“四凤独叹”,以及周冲的“帆船在海面上飞翔”,又一次成为剧场里沪剧观众情不自禁齐声传唱的流行唱段。
  话剧《雷雨》可以说是戏剧结构严谨的典范,它是整部戏获得强烈艺术感染力的又一个重要因素。为了完美构思《雷雨》,曹禺曾花了5年时间,其中反复思考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结构。“要把这样一些人物凑拢在一起,使他们发生关系,让他们在一种规定情景下碰见,而时间又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这费了作者“好大好大的劲”(《曹禺谈<雷雨>》)。正是由于这样的辛勤劳动,使得《雷雨》的结构具有严谨完整、一气呵成,巧设悬念、扣人心弦,波澜起伏、摇曳多姿的迷人特色。
  在实际生活中,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情的发生总是有因有粟、有根有源,决不会无中生有、突如其来,即使是一些偶然事件,也都是有本身的发展逻辑的。现实主义的戏剧要真实地反映生活,就必须严格地按照生活本身的逻辑加以集中的反映。《雷雨》中主要的情节、有名有姓的人物都是节节照应,前后统一的。重要的情节,如四凤、周冲最后触电面死,那“花园里藤萝架上掉下来的电线”在剧中前后就作了五次埋伏,使观众对最后的触电一点也不感到突兀。
  《雷雨》改编成沪剧电影,四凤、周冲最后触电而死,自然不需要交代五次,但仍然需要导演作简洁的交代,这样最后四风、周冲触电而死,才不会使从未看过《雷雨》,也未读过《雷雨》剧本的观众感到突兀。这也可以说是此片一个美中不足之处吧。
  80多年来,曹禺剧作这一中华民族的瑰宝不仅在中国人民中获得盛誉,而且在世界人民中找到了广泛的知音。据不完全的统计,迄今为止,曹禺剧作在五大洲的舞台上演出,活跃在日本、韩国、蒙古、越南、新加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叙利亚、俄罗斯、白俄罗斯、阿塞拜疆、乌兹别克、德国、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瑞士、美国、加拿大、爱尔兰、巴西、埃及、澳大利亚等28个国家的舞台上,有力地推动了曹禺剧作在海外的出版和研究。并且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歌剧、舞剧、音乐剧、京剧、沪剧、评剧、甬剧、秦腔、川剧、花鼓戏、琼剧、唐剧、晋剧、楚剧、滇剧、评弹等28种艺术形式呈现在中外舞台上,曹禺被西方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
  沪剧电影《雷雨》打上英文字幕,它必将为增强我国的文化自信,促进此片对外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可以预见,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进一步提高,弘扬民族文化瑰宝工作的力度进一步加强,迈入新时代,曹禺剧作《雷雨》必将会在更多的国家更加广泛的演出。放射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本文作者系中国曹禺研究学会副会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