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舞台表演 > 正文
学习经典 努力弘扬曹禺剧作的艺术魅力——毕业大戏《日出》导演教学心得
信息来源:王学明  发布日期:2020-09-04 17:13:1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2017年9月我接到担任表演专业毕业大戏《日出》的导演工作。上海戏剧学院的毕业大戏是表演教学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毕业班同学脚踏实地的社会实践,是学生即将进入社会十分重要的铺垫;也是表演教学中表演教师不断探索和实验,适应时代变革需要的重要环节。毕业大戏从创作,到呈现在观众面前,直至最终演出任务的完成,这整个过程就是要培养一个合格的演出工作者,引导学生走入社会。以此为教学目的,表演教师就不仅仅需要完成导演工作和表演教学工作,更需要的是要引导学生敬畏经典,努力弘扬曹禺剧作的艺术魅力,激发起学生的创作激情,点燃起戏剧创作的火焰,真正做到“爱心中的艺术,而不是爱艺术中的自己”。
  曹禺先生的《日出》是一个非常适合表演教学的经典剧目,剧中人物既有内在的复杂性又有外在的独特性,每一个人物都拥有鲜明的性格特征。经典作品是帮助同学们成长的良好阶梯,然而毕业公演的意义不止在于表演教学,更多的是在于社会实践,把同学们推到舞台上和观众见面。为了要让观众接受和承认,还需要导演教师花心思动脑筋研究和设计,在创作上作一些再创造。
  首先,变更原著的一些戏剧结构。《日出》中的人物众多,都是围绕着核心人物陈白露,这种“横断面的描写”结构,并没有“锁闭式结构”那样强烈的戏剧冲突,而是象画卷一样展示各阶层人物及各自生活构成的社会“横断面”。我看过很多版本的话剧《日出》,总觉得照搬过去的叙述方式,不太适合今天观众对于戏剧的审美要求和当下时代的节奏。如果按照原著9万4千多字来演出,时长就要达到5个小时。在快节奏的今天,观众对于时间,对于戏剧的审美认知都有了新的变化。时代在前进,在科技推动下,观众向我们提出了更高的审美要求。我决定把演出时长控制在2小时左右,这就必须对剧本进行必要的删改,这是现代导演的职责之一。
  其次,时间和空间的新处理。《日出》的排练不但是剧本的长度,从戏剧创作手法上来说,传统的平铺直述娓娓道来,引不起观众的兴趣。偶然间我看到了总政话剧版的《日出》录相,顿时就吸引了我。该剧导演使用很有时代感的新颖手法,把陈白露死后灵魂脱离肉体去往天堂的过程中,灵魂在另一个空间下的状态作为全剧的开始,用灵魂视角回顾自己的一生。现实生活中方达生和灵魂空间中陈白露,一对初恋情人人鬼疏途的隔空对话,大大的突破了原先的单一空间感,诗意化的处理了人物的悲剧性。用倒叙的方式开始,紧接着在一首舞曲中开场,剧中其他人物一个个紧紧围绕陈白露逐个出场,个性鲜明有声有色,一下次就能把观众带入那个年代。就是这个新颖的切入方式和导演手法使我眼前一亮。从导演角度出发,剧本的结构和诠释,让我努力的寻找一种可以契合主人公心灵的演出语言,寻找新的叙述方式,有力地揭示陈白露内心世界。于是,我就用了以陈白露为第一人称的叙述为路径,重新解构故事,依次展开她相关生活的内心层面,既是现实的又是心理的交叉叙述,使得《日出》故事主线得以始终沿着主人公心灵的轨迹发展。
  与此同时,我又努力引导同学认真学习经典,体会《日出》在人物塑造上的高度成就。我引导学生认识《日出》主人公陈白露的复杂性格,她是一个鲜活的艺术典型,充分显示了曹禺善于运用场面开掘揭示人物性格的高度艺术水平。
  剧中的陈白露是一个充满矛盾、性格复杂的人物。她性格中既有值得肯定的一面,也有应该批判的一面,并且这个人物的性格是发展的。
  在曹禺剧作演出史上,陈白露这个人物之所以会引起人们的争议,是由于她是一个性格复杂的悲剧性人物。她年轻、美丽、高傲、任性,既厌恶、鄙视周围环境,但又不想同它一刀两断。她清醒而又糊涂,热情而又冷淡,玩世不恭而又孤独空虚地生活在悲观和矛盾之中。这种矛盾从她与周围人物的关系中,从她的行为中处处可以表现出来。她断然拒绝方达生的挽救。但又怀念纯真、无邪的“竹均时代”。为了钱,她与潘月亭保持着一种肮脏的关系;同时在她心灵深处,又还保留着一些纯真的东西,因此她对潘月亭采取一种敷衍的态度。第一幕“掩护小东西”这一场面,是展示她灵魂中美好一面的重点场面,集中体现了她的善良、正义感和尚未泯灭的反抗精神。
  为了深入揭示陈白露灵魂中美好的一面,剧作家曹禺用浓墨重彩层层递进的场面开掘方法,表现了“掩护小东西”这一重点场面。
  这一场面共分6个层次。第一个层次,陈白露“发现、盘问小东西”。经过盘问陈白露惊诧地发现,尽管小东西的遭遇是那么不幸,但她并没有屈服。当有人要侵犯她的尊严和纯洁的时候,她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来反抗。金八要侮辱她,她敢于打金八;她宁愿饿死,也要奋不顾身逃走。小东西的遭遇和反抗,使陈白露看清了自己的生活。
  经过盘问,陈白露深深敬佩小东西的反抗精神,决定掩护她。但要掩护小东西谈何容易!于是进入了第二个层次:“斥责王福升。”茶房王福升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他发现陈白露要掩护小东西,坚决表示反对,劝她少管闲事。陈白露提出给搜捕者一点钱,或上法院告他们,都被王福升否定了。尽管如此,陈白露还是决心要掩护小东西。“出了事由我担待”,让王福升装没看见,王福升一听自己不受牵连,忙油嘴滑舌地说:“上有电灯,下有地板,这可是您自己说的。”
  陈白露自知凭自己的力量赶走黑三这帮流氓颇有难度,便决定叫王福升请出潘经理。于是进入第三个层次:“向潘月亭求援。”从内心深处来说,陈白露并不愿意多搭理潘月亭。潘月亭请她吃饭,她不去;请她眺舞,她又不去。这次为了营救小东西,她主动让王福升叫潘月亭到她客厅来。潘月事刚要开门打发黑三他们滚蛋,精细、聪明的陈白露马上又补一句,“可是月亭,你当然知道这个小东西是金八看上的”。一句话吓得潘月亭将手缩了回来,“金八这个家伙不大讲面子,这个东西有点太霸道。……不是我不管,是我不能管”。一句话点出金八这个大流氓,连潘月亭也要怕他三分。
  面对这种情况,陈白露还敢不敢管?照管不误:“月亭,你不要拦我,你不管就不管,不要拦我。”接着就进入第四个层次:“陈白露正面与黑三交锋。”这一回合,充分显示了陈白露的机智与勇敢。然而,黑三也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赶走的家伙,他执意要见金八,想揭穿陈白露的谎言。于是,冲突进一步向前推进,进入第五个层次:“推出潘月亭吓退黑三。”陈白露设法逼潘月事出场,借助钟馗,赶走恶鬼。又一次显示了她的机智。
  黑三等一帮流氓被赶走了,剧情并未到此结束,又进入第六个层次:  “我喜欢太阳。”进一步揭示了陈白露做了一件好事之后内心的满腔喜悦和她对春天、对光明的渴望。通过这六个层次,层层递进的深入开掘,刻画了潘月亭的世故、圆滑,王福升的势利、狡猾,黑三的蛮横、卑劣、趋炎附势,尤其将陈白露的善良、聪明、老练、正义感和尚未泯灭的反抗精神勾画得人木三分。我引导学生层层揭示戏剧矛盾,演出获得观众和专家们充分的肯定。
  从上所述,曹禺通过鲜明的戏剧行动,让观众感到陈白露这样一个聪明、美丽、善良、富有正义感的女性,最后硬是被黑暗势力毁灭了,这无疑是令人同情的。她的毁灭,一方面控诉了“损不足以奉有余”社会的罪恶,这是主要的。同时,也显示了脱离人民群众革命斗争的“个人奋斗”、“个人解放”,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最终必然会走上一条不能自拔的堕落之路。正是在这一点上,《日出》所显示的深刻内容与鲁迅先生的《伤逝》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处理艺术的创新与继承的辩证关系上,我引导学生认识到曹禺的剧作《日出》也是一个典范:它“既不重复自己”,又不脱离“剧场的生命--观众”,做到了深刻意义上的雅俗共赏,直到今天仍然对我们的影视、戏剧创作有着现实的启迪意义。
  曹禺是一位富有创新精神的剧作家,他认为作品不仅不能重复别人,也不能重复自己。《雷雨》问世后尽管受到了普遍赞扬,1936年到处上演《雷雨》,被誉为“雷雨年”,但曹禺还是对自己的处女作的不足之处进行了严格的反省。他认为这个剧本“有些太像戏,技巧上,我用得过分”,写《日出》,他就想脱开佳构剧一类所笼罩的范围。“试探一次新路”。这一新路表现在多方面:
  其一、根据题材的需要,采用新的结构方法
  《日出》采用的是“人像展览式”的结构方法。这种结构方法描绘的是形形色色的人物,展示各种生活风貌和特点或社会一角的生活横断面。这种结构方法剧情不再集中于几个人身上,用曹禺的话来说,是“多少人生的零碎来阐明一个观念”,内在结构比外部结构更突出。更重要的是在《日出》中,作者反映的生活面更为广阔,这样的内容如再用《雷雨》那样的结构方法,以一两个人物为中心,就比较难,用“横断面的描写”则“每个角色都应有相等的轻重,合起来他们造成了印象的一致”,体现出一个共同的主题。
  其二、象征手法的广泛运用
  象征是一种值得借鉴的艺术手法,它十分重视形象,千方百计将抽象的思想概念用具体可感知的形式表达出来,重联想,用暗示。为了通过艺术形象本身的力量揭示生活的真理,曹禺十分重视借鉴、采用象征这一艺术手法使剧本所体现的主题更加意味深长,取得了强烈的艺术效果。在《日出》中,象征手法获得了广泛的运用,不出场的“金八”这一神秘人物是可怕的黑暗势力的象征。 “夯歌”是未来属于劳动者的象征,“太阳”是作者向往的光明的象征。
  遗憾的是,对于这一点,在我们的演出中还没有获得应有的强调;有些学生的表演由于生活经历的不足,演技的局限,尚未能获得更加有力的揭示。
  就拿陈白露来说,饰演陈白露的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但她很难理解交际花的内心和曾经结婚生子以及沦落的经历。没有理解何谈感受更别说表现了。尽管这位同学非常用心的进行了人物分析,完成了人物小品,在排练的中后期又再次逐句在台词上下功夫,从对话中从语言中找人物感觉。但由于生活阅历的缺乏,无法挖掘出角色冰山下的故事,使人物更加丰满。
  通过《日出》的排练,我深深体会到:表演教学是艰难的人学,不管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遭遇到种种难题。这次演出促进我们对于教学上存在的问题进行思考,这是十分有价值的。今天演出《日出》可以让人们,特别是年轻人,了解过去,从而更加懂得中国的过去和今天。剧中一轮满含希望正在升起的红日,既是当年作者曹禺对美好明天的渴望,也深深地温暖了我们的灵魂。
  (本文作者系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副教授 上戏版《日出》导演)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