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曹禺首个剧作是译剧《国民公敌》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1 19:50:53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崔国良

 

我们曾经认定1929年演出、1930年南开新剧团出版的“南开新剧团丛书”之一的、张彭春万家宝改译的《争强》是曹禺最早的剧作单行本。现在,我们又发现了有关1927年排演过的张彭春万家宝翻译的“《国民公敌》舞台演出本”的信息材料。这是一册《国立戏剧学校第九届公演易卜生著五幕剧,<国民公敌>秩序单》,正文共18页。该《秩序单》标明:“翻译者是‘张彭春万家宝’”。看来,前述的结论似有重新研究的必要了。

《秩序单》中,收有导演王家齐《国民公敌》的演出一文。文中写道:

本剧公演所采用的舞台本是南开剧团的舞台成功本,和原本有些增减;但既不损伤易卜生的原来味道,及其精神,又容易说出使人听了懂。虽然这次是纯以易卜生式的演出,我们也只有采纳这一舞台本。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很适宜,尤其是这一本翻译剧,却不像一般翻译的那样‘非话’。

                                                         

这里所说的“南开剧团舞台成功本”,就是南开新剧团1927年排演,直到1928年才得以演出的《国民公敌》。后来曹禺回忆说:

                                                                                                          

费时二三个月之久,这个戏写的是正直的医生斯多克芒发现疗养区矿泉中含有传染病菌。他不顾浴场主的威迫利诱,坚持要改建泉水浴场,因而触犯了浴场主和政府官吏的利益。他们便和舆论界勾结起来,宣布斯多克芒为‘国民公敌’。那时正是褚玉璞当直隶督办,正当我们准备上演时,一天(10月15日——笔者注)晚上张伯苓得到通知说:‘此戏禁演’原来这位直隶督办自认是‘国民公敌’。

                                                                                                     

谈到这个翻译本,话还得回到1927年说起:当时,张彭春发现了曹禺的戏剧天才以后,为了培养曹禺,引导他进入戏剧这座神圣的殿堂,1927年校庆纪念演出,张彭春不选用同内剧作家的剧作,也不选用现成的外国剧作的译本,而是直接选用西方名著易卜生的《国民公敌》英文原作,拿来教育曹禺进行翻译演出。当时国内很少有西洋剧目的成功的演出,而且已有该剧翻译的剧本(1918年《新青年·易卜生专号》就有最早的译本),但多不适合演出。张彭春就让曹禺直接体会“原汁原味”的西方戏剧的精髓。张彭春首先从《国民公敌》原作品入手,利用挂图讲解易卜生的生平和创作道路,俨然象一堂美育课,进行艺术教育。他要求学生“远观事象,近察国情”【2】,经过思考和消化,然后结合我国实际和自己编演创作的要求,由曹禺自己去做。曹禺回去就把它翻译了。

该剧直到原作者易卜生百年诞辰1928年3月23日(20日即重新彩排)才得以公演。报道说:去年赔了六百多元而不能公演的易卜生名剧《刚愎的医生》(An Enemy of the people),终于在大礼堂表演了——二十三日的看众,大多是男中学生;二十四日的人可就多了,本定六点开门,但不到四点礼堂门口即有立候者,不得已提早开门,来宾和同学多有牺牲晚餐者,张彭春回快演出时,说:

                                                                                      

翌年的春天,我们仍想上演这出戏,这次我很谨慎,我把剧名改为《刚愎的医生》,当然,未经作者国意,但这改动并非完全不恰当。用了这个名称,虽然同一军政府还在这个城市中,我们都顺利地通过了。

 

当时,张彭春在演出前还说:

                                                                          

排演本剧,困难极多,居然敢在台上与观众见面,尤属冒险。

                                                          

演出后,在报道演出效果时,说道:

                                                          

剧分五幕,时占四点。幕幕精彩,处处动人。观众恍如置身台上,一时咬牙痛恨《民钟报》主笔之奸猾,一时又点头叹沐浴场医生之刚愎。感情随演员而时易,精神与剧情以俱变。终于钟敲十一,绣幕徐闭,数千观众才茫茫然不胜留言地离开座位。

                                                          

曹禺这回是首次演出大型剧目,在剧中饰演医生斯多克芒的女儿裴特拉,张平群饰医生斯多克芒。此戏南开新剧团正式公演时,连演三场。演出后,在南洋大学的南开校友还写信索要该剧本。现在看来,当时演出都“属冒险”,何敢谈“张彭春万家宝翻译”呢?肯定更是不敢正式出版流传了!

                                                          

曹禺在演出后,居然保留下来了当时翻译的《国民公敌》舞台演出本,即属不易。限于当时曹禺的英语文字水平,只能做到所谓“直译”,更不能像后来在1930年铅印出版的改译居剧本《争强》是经过改编的,人物、背景都在中国化了;而这个本子,在1937年还是一个忠实于原著的,所谓“直译”的剧本,是可以想见的了。曹禺一直保存到1936年8月去南京国立戏剧学校任教。当时根据教学的需要,就在1937年1月7——9日在南京剧校拿来这个本子给学生当范本,在南京世界大戏院做实验演出,于午晚共演6场。更属不易!

从前引王家齐导演的那段文字中,可以知道张彭春、万家宝翻译的这个“舞台演出本”,虽然算不上精品,还是忠于原著“纯以易卜生式的”话语演出,但比起“非话”的译本来,“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很适宜”舞台演出的人。可惜连这个本子,现在也一直没有见到,没有完整保留下来。但值得令人欣慰日就,这个18页的《国民公敌》公演秩序单》,除去实证了张彭春万家宝1927年南开新剧团演出的是他们自己翻译的舞台脚本外,还保留下了一个根据这个译本、由南京剧校“二年级生文治平编”写的《国民公敌》剧情公幕说明,同南开新剧团演出时一样,也分五幕:“第一幕毒水的发现;第二幕改革的推进和折冲;第三幕变卦;第四幕国民的公敌;第五幕强有力的决定”。全文近4000字。我们仅引其中第三幕变卦的一段:

 

这“卦”变得太厉害太出司医生的意料之外:他一下变成一个孤立的人了。但他还是有办法的:“他要”买一面锣在街头巷口去念那篇文章“。就算是真像可恶的阿斯拉克孙所说:“没有一个人跟着他走”吧,可是贤慧的司夫人却气着说了:“不要退缩,汤姆,我叫孩子们跟着你走!”

 

仅此一段“剧情说明”,就可窥见张彭春、万家宝所译的《国民公敌》剧本,是如何地忠实于原著,和《分幕说明》文中所摘引的、其译本中的两三句原文,就可以窥见到曹禺早期个性代、口语化的语言特色的一斑了!

综上所述,这个“《国民公敌》的舞台演出本”,应该是曹禺最早从事戏剧写作的作品。翻译,也是一种创作,因此“《国民公敌》舞台演出本”,应该是曹禺最早的剧作了。那时,曹禺才17岁!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