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曹禺剧作中妇女形象的反抗性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1 19:50:56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美]雨敬然  

 

中国伟大的现代剧作家曹禺在三十年代连续创作了三部剧作:《雷雨》(1933)、《日出》(1936)和《原野》(1937),生动地反映了中国人民反抗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斗争生活,其中描写得特别深刻的是这三部戏中具有反抗性的三个妇女形象。

旧中国的妇女,除了受政权、族权、神权这三种权力压迫之外,还要受到男子即夫权的支配。在上面提到的三部剧作中,曹禺不但反映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中的中国妇女对社会的压迫所进行的反抗,而且也揭露了中国男子在半殖民地社会的条件下如何利用大男子主义的特权与几千年的封建礼教来支配妇女,限制妇女的人身自由。曹禺生动地描绘了妇女反抗封建礼教的英勇斗争。

《雷雨》中的周蘩漪,《日出》中的小东西和《原野》中的花金子,都是在社会与男子的压迫下追求自由的坚强妇女。封建礼教将妇女当作男子发泄性欲的工具,不允许她们有恋爱自由,也没有经济地位与社会地位,是封建男子的奴役对象。这三个妇女不甘于被奴役的地位,用各自不同的方法来试图冲破社会给她们制造的监狱。

《雷雨》中的周蘩漪被周朴园骗到周家,名义上当他的夫人,实际上如同陪着一个阎王,受了他十八年的气,十八年的夫权压制。她的丈夫所下的命令,不管有没有道理,她必须绝对服从。作为一个封建家长,周朴园经常用自己的权力欺负他的妻子。例如,他逼迫无病的蘩漪吃苦药,并且说她不肯吃药就证明她有精神病。

蘩漪受不了周朴园的虐待和压制。她发现刚从外地回来的她丈夫前妻的儿子周萍同情她的遭遇,并表示他也恨周朴园,愿他死。她喜出望外,真挚地爱上了他。“乱伦”,被封建礼仪教视为十恶不赦的罪恶。蘩漪宁可犯“乱伦”的罪,也要同她所爱的人结合,表现了她敢于无视封建禁律追求自由幸福的反抗精神。

同时,剧作家还形象地揭示了,在半封建半殖民地地社会的经济条件下,蘩漪这样试图改善自己地位的努力并不会获得成功。她希望周萍当她的救星,带她走到别的地方去,一起开始一个新的生活。实际上,她不过是换了个压迫者,成为另外一个男人的玩物,受到另外一个男人夫权的支配。周萍实际上还是相信封建礼教的,是一个没有反抗性的软骨头。周朴园从矿上一回来,周萍就怕得要死,轻易地抛弃蘩漪。蘩漪哀求他,求他不要离开她,否则她就揭露他们的关系,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周萍抛弃她的决心。没有一个男人来救她,蘩漪无法离开周朴园的家。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条件下,她们没有自己的经济地位与人身自由,如果没有一个男人来维持她的生活,作她的靠山,她就没办法一个人过日子。她最终仍然摆脱不了夫权的支配,包括周萍最后把她遗弃在周朴园的家里,都反映了这种支配,表现了蘩漪孤立无援的状况。

《日出》中的小东西正相反,她不靠男人来救自己。她被卖到一个叫黑三的流氓开的妓院后,拼命地反抗,后来抓住一个机会逃了出去。但是这个没有钱,没有衣服,无家可归的女孩很快就了解到她必须要找一个能帮助她的人。不幸的是,她央求的陈白露也是一个在夫权社会里没有自己经济地位与社会影响的妇女。陈白露非常同情小东西,但是无法帮助她。陈白露只能转求自己的靠山,银行家潘月亭虽说是一个资本家,但是他的权力实在不够来办这件事。小东西是金八看中的,潘月亭的权力不如金八的大,所以他也不敢跟金八提出这个问题。

不久,小东西还是被黑三抓了回去,又掉进了人间地狱——妓院宝和下处。但是她拒绝向黑三屈服,继续反抗,被他打得很惨。然而小东西宁死不屈,最后一次决定主动地支配自己的生命:她自杀了。小东西的死,并不意味着她的怯弱,却正说明了她的勇敢,她的不愿同流合污的坚定性。她只能用自杀这唯一一个办法来逃脱她痛苦的生活,这本身就是对黑暗社会的一个强烈控诉。

《原野》中的花金子跟周蘩漪、小东西一样,也只能成为男子的性对象。连她在反抗她所受的压迫时,还不能超出她同某某男人发生的性关系来要求自己的社会地位。她被逼着跟一个恶霸地主的儿子结婚后,她也只能利用她的性生活里的少量权力来控制自己讨厌的丈夫。她说,只有丈夫承认他的母亲是在残忍地压迫着她,并且承认母亲是一个该死的邪恶的东西,她才愿意跟他睡觉。在当时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条件下,这是这个没有经济与社会地位的妇女,试着改善自己受不了的生活条件的唯一的可怜的办法。

金子原来的情人仇虎忽然越狱回到她的身边,她十分愿意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跟她所热爱的人同居。后来,仇虎准备死的时候,金子也要随着他一块儿死。只是因为她已经怀孕了,觉得必须把仇虎未生出的儿子(大家不承认孩子也许是女儿)养大,为他的父亲报仇,她才终于同意继续活着。金子是一个完全没有自己地位的妇女,起先受地主的支配,被逼迫同他的儿子结婚,后来仇虎希望儿子长大后为他报仇,他的思想深处仍然有大男子主义思想的残余,把金子不过当作儿子(即下一辈有夫权的男子)的母亲,金子仍旧还没有自己的地位。金子接受并赞成仇虎的这一思想,将仇虎的希望寄托在儿子的身上,这也反映出封建的夫权思想思想在当时中国妇女头脑中的深刻影响。

从上所述, 我们可以看到曹禺剧作中妇女形象反抗性的一些共同特点:上述讨论的三个妇女,在当时社会里都没有自己的经济地位与社会地位,只能是封建男子的性对象与被奴役的对象。她们虽然拼命地反抗自己所受的压迫与夫权的支配,但是她们用的方法都有一个共同的局限性: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毫无经济与社会地位的处境。周蘩漪和花金子无效地靠个别男人来营救她们;小东西追求着自由最后只能以死作为反抗的手段。这样的反抗最终实在无法冲破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与封建礼教给她们制造的监狱,改变不了夫权社会对妇女的支配地位。然而,这三个妇女在各自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作出了不同的反抗,表现了旧中国妇女不甘心忍受压迫和凌辱的可贵品格,正是这些品格显现了她们灵魂的坚强与美丽。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