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曹禺剧作在韩国的翻译和演出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1 19:50:56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韩国】韩相德

(庆尚大学中文系教授,庆尚大学人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1. 序言

韩国“新剧”[1]的历史与中国“话剧”的历史相似。1908年11月,在首尔钟路的圆觉社剧场[2]首次以新剧的形式上演了李人稙(1862-1916)的<新世界>,这就是韩国新剧的开始。中国的话剧比韩国早一年。1907年,春柳社在日本演出了<茶花女>和<黑奴吁天录>,从此中国的话剧诞生了。可以说两国的现代话剧刚刚过了100周年。

虽然在每一个发展阶段,两国的话剧都各具自己的特色,但是“韩国的新剧与中国的话剧几乎起源于同一个时期,又经历了类似的契机与过程一直发展到现在。”[3] 在并肩发展的过程当中,曹禺的剧作对韩国话剧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因为在韩国对话剧艺术的认识刚要确立的这一重要时期,曹禺的<雷雨>被介绍到韩国,创下了韩国话剧史上的票房大记录,而且直到现在,在所有的翻译剧当中<雷雨>的演出仍然很受欢迎。写本文的目的就在于介绍曹禺的剧作在韩国的翻译情况,再查看曹禺的剧作在韩国以什么样的形式演出过多少次。

2. 翻译与演出

在韩国翻译出版过的曹禺的作品大多局限于早期的作品。其中最早的是1946年宣文社出版的金光洲(1910-1973)的<雷雨>译本。金光洲曾在中国上海南洋医科大学读书,由于他在中国浪游了很长时间,所以写出来的作品大都非常豪放。特别是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金光洲翻译曹禺的剧作,并把它介绍给韩国,对韩国话剧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除了<雷雨>之外,他还翻译<原野>、<日出>、<蜕变>等剧本提供剧团演出,但是这些作品都未曾出版。

除此之外,1989年中央日报社出版了金鍾贤的<雷雨>,这本书里还收录了老舍的<茶館>。不过这本书删去了<序幕>和<尾聲>。1996年韩国文化社同时出版了由韩相德翻译的<雷雨>、<日出>、<原野>等“曹禺三部曲”。2004年宣學社出版了具洸範翻译的<北京人>。2007年韩国学术情报出版社出版了韩相德的<北京人>,同时首次出版了<蜕变>。电影<雷雨>也出版了,这是一部由孙道临改编导演,上海電影制片厂制作的电影,韩国的常绿树出版社把它改编为中国语教材。

曹禺剧作的韩国演出可以分为四大类。第一是专业剧团的演出,第二是大学生的演出,第三是艺术大学戏剧系学生和大学兴趣小组学生的业余演出,最后是中国剧团的来韩表演。

首先,1946年乐浪剧会作为一个专业剧团首次演出了曹禺的剧作,导演是李署乡。据说当时的乐浪剧会“是一个演大众性作品的剧团,所以演出一部完整的作品是有一定的困难的。” [4] 所以“这场戏找不到原作紧张动人的故事情节”, “每个人物的性格没有个性”, “缺乏大胆的表演手法”,“没能够表现出内藏在心灵深处的真实的感情”。同时“舞台显得空洞,演员的表演平淡无奇,没有引人入胜的魅力”。[5] 可是乐浪剧会在不同的场所共演出了四场。其中三场在首尔,中间一场在大邱。在这场演出当中导演按照作者的意图把蘩漪放在剧作的中心。集中刻画了蘩漪抵抗强调纯洁和贞洁的封建社会,为摆脱压制女性自由和个性的封建家庭而挣扎的热情和反抗精神。所以评价<雷雨>演出的时候,有些人称赞它是一部解剖中国现代社会的、中国新剧的杰作,又有一些人看到作品里的反人伦事件以及悲剧性的结尾,说它是一部“悖伦的作品”。于是剧团不许中学以下的未成年人入场。

<雷雨>的演出时期正好是“韩国摆脱日本的侵略,得到解放的时期,所以受压迫的蘩漪的形象不仅象征54运动以前的中国社会,同时也可以象征在殖民地社会受压迫的韩国民族。” 所以作品“把焦点集中在被封建社会家长 ― 比如周氏家庭的家长周樸园和鲁氏家庭的家长鲁贵等 ― 所压迫的女性身上。[6]

1946年曹禺的剧作被介绍到韩国之后,20世纪40年代后期除了<雷雨>之外,还有<原野>、<日出>、<蛻变>等曹禺初期的剧作也开始在韩国演出。[7] 只可惜<原野>没有具体的演出记录,但是<日出>和<蛻变>各由李真淳和朴鲁庆导演,在革命剧场和女人剧场演出过,可是具体的演出时间仍然无法查明。

到了1950年柳致真导演了<雷雨>的演出,并从6月6日到23日,作为第二届国立剧团定期演出,共上演了36场,这次演出对韩国戏剧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因为在所有首尔40万市民当中有7万5千人观看了这场演出,这可以说创下了韩国戏剧史上的票房大记录。[8] 因为导演使原作显得协调自然,所以很多观众都为之入迷。因此“当时的知识分子非常关注这场戏,说要是不看这场戏,就不能算是文化人。这是韩国戏剧史上前所未有的现象。当时在剧场门口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等候,所以剧场不得不再加演两个星期。”[9] 当时有的人批评这部作品是“煽情悖伦的痴情剧”,所以反对这场戏的演出。但是这场戏“通过描写面临残酷命运的人群,刻画出追求自由、和平的人的本性,而且这场戏又强烈预言封建社会即将灭亡,所以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10] 这场戏删去了作品的序幕和尾声,同时又压缩了很多内容。通过3个小时的演出,导演“集中刻画了在中国封建社会受压迫的人民形象”,但是由于受韩国政治环境的影响,不得不删去一些有关阶级斗争的台词。也就是说我们通过剧本可以看到“具有阶级斗争色彩的台词在审查过程当中全部被删掉,可是即将上演的时候又添加了其内容”。[11] 之前“乐浪剧会演出<雷雨>的时候,由于新派剧演员夸张的表演,没有正确地表达出作品的深远主题”,但是柳致真禁止使用通常的演技 ― 比如陈旧的感觉、夸张的发音和动作、故意嘶喊的话术等 ― 强调自然的演技,于是克服了之前的种种问题,因而更加明确地表达出原作的主题。[12]这就是这场戏成功的原因之一。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了,可是在逃难当中<雷雨>的演出仍在继续。虽然找不到对当时演出的详细记录,但是通过各种证言和散件的各种资料可以知道,从1950年625战争发生到1953年的4年当中,<雷雨>每年都在大邱、釜山、首尔、马山、晋州等地辗转演出。1954年7月,柳致真导演的剧作一直持续演出一个星期,这场演出在1954年7月31日在另外一个场所又演出一场。之后的38年里曹禺的剧作不能在韩国演出了,因为曹禺是有不同政治理念的共产国家的主要人物。也就是说,因为受政治理念的影响,演出受到了限制。到了1988年韩国举办奥运会的时候,政府允许与共产国家的一部分文化交流,直到这时曹禺的剧作才得以解禁。

随着“台本事前审议制度”的废除,曹禺的剧作也解禁了。即,1988年韩国发生了一起“<卖春>事件,[13] 这一事件对于废除“台本事前审议制度”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在这之前按照国内法是不能上演共产国家的作品的。由于制度的变化最先受惠的中国戏剧就是曹禺的<雷雨>,因为<雷雨>在韩国的演出一直都很受欢迎。这场演出从1988年10月16日起共演了10天。这次演出的目的也在于“让更多的人看到戏剧的精髓。” 当时许圭(国立剧场长)表示“这个时代已经超越了政治理念的高墙,韩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日趋活跃,在过去的38年里不能演的中国剧作,现在可以重新上演了,这有利于韩中之间的文化交流。” 他又强调,在1950年首次参加<雷雨>演出的演员们直到现在仍在国立剧场活动,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深的缘分。导演李海浪认为,<雷雨>的悲剧人物由于违背人伦而导致<雷雨>剧作的悲剧性,所以这并不是神的意思,也不是命运。所以他导演的时候“不把重点放在一个特定的人物身上,而是注重整个剧情的结构。比如幽灵的呼吸,他描述得非常逼真,这使舞台的矛盾和紧张局面达到高潮。”[14] 在1988年的演出当中,李海浪使用了1950年国立剧团使用过的剧本。当时的演出需要3个小时,可这次压缩到两个小时。而且随着时代的变化把文言文改成口语演出。也许导演想把奥运会和谐、理解的精神应用到艺术作品当中,他删除了容易引起政治争议的矿产罢工等内容。这场戏的重点不在于刻画悲剧性的命运,而把悲剧的原因放在人类所犯过的过去的罪恶当中。演出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金东园简单明了地解释说:“时代变了。”[15]

20世纪末的1999年,韩国戏剧界上演了很多翻译剧。这一时期的韩国由于经济的迅猛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了,而戏剧界反而面临很大的困难。于是戏剧界大都演出翻译剧,而且这些剧本大都通过改写原作,让它符合韩国人的情绪。新作由于不能保证畅销,所以他们企划的作品都是以前演出成功的作品。[16] 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就是艺术殿堂为介绍东洋戏剧而选择的曹禺的<日出>。 首次上演<日出>是1940年,所以1999年的演出已经是第二次了。在<日出>这场戏里,导演金哲理想淋漓尽致地描写一个在中国大城市的一个角落里,因为命运的摧残而无力地走向毁灭的人的形象。导演尤其致力于描写女主角陈白露对爱情和自由的渴望、追求女性解放的中心思想。而且导演又重点刻画了被舞台背后的恶势力摆布而倒下的悲剧人物的处境。原作所描写的中国30年代大城市的“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现象和剧中人物的悲惨命运,也符合当时韩国的社会现状。众所周知,20世纪后期的韩国经济的发展速度虽然很快,可是还存在着很多需要铲除的社会腐败现象。所以在这样的氛围当中,<日出>的演出在韩国具有很深的现实意义。

为了纪念2004年国立剧团的定期演出达到200场次,剧团特意挑选了每个时代的优秀作品,其中代表50年代的作品就是<雷雨>。2004年<雷雨>的导演是李润择。这场演出也许是<雷雨>演出史上时间最长的一场。因为他不但没有删去序幕和尾声,而且没有去掉原作里的一句台词,用4个半小时的时间完整地演完了<雷雨>。李润择说:“作品中的每一部分都非常好,舍不得删去一句台词。”,他说:“虽然演出需要很长时间,但是从演员们的声音到动线,导演得都很仔细,而且演出时间也很长,让观众感觉到就像看一部规模宏大的电视剧。”[17] 长时间的演出会使观众感觉疲倦,可是李润择利用原作细腻的心理描写和人物间尖锐的矛盾冲突,使观众完全投入到剧情当中,在30分钟的休息时间里,观众可以到剧场外一边吃面条和紫菜包饭一边休息。所以没有一个人因为时间太长而半途退场。

李润择认为,“<雷雨>是一部属于西方自然主义系列的作品”,“虽然这部作品也描写了家庭的悲剧,但是它又与后期浪漫主义作品不一样。” 李润择“想把个人的‘内心”描写得像一度心理空间。” 在舞台效果、衣裳、爱情的表现等各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这部作品具有很强的个性特点。即,1950年演出<雷雨>的时候,为了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使用了雷声和霹雳的音响,而且还有雨水从天花板上洒落下来。结果当时的观众看到雨纷纷的舞台和雷声,混淆了戏与现实。[18] 李润择为了得到更好的舞台效果,让舞台的角度向观众席倾斜7°左右,又在舞台下面穿一道排水管道,利用大量的雨水让作品的“雷雨”场面显得特别有生动感。作品的背景虽然是20世纪初的中国,可是导演为了强调现实性,让演员穿现代服装。作品中的爱情场面也很开放。比如说周萍到鲁贵家与四凤见面之后彼此确认爱情的场面,周萍演的不只是单纯的爱抚和亲吻,而是让观众看到他全裸的身体,把原来隐藏在舞台背后的近亲相奸的场面大胆地展现在前台。

有人指出,李润择“虽然保持了原作的大部分内容,但是他又穿插了一些新的情节,拉大了与原作的距离”,“通过<雷雨>批判资本主义的李润择,并没有用反封建的眼光解释<雷雨>,而是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弊病”。还有人说“作品重视爱情,同时让他符合韩国的实情 。”[19] 不管怎样,<雷雨>已经70岁了,在韩国具有代表性的国立剧团作为201场定期演出重新上演<雷雨>,可以说它具有比庆古稀更深的意义。

就像首尔的演出一样,以韩国南部的釜山为中心,<雷雨>又上演了好多次,这些作品都是许荣吉导演的。1988年曹禺的剧作得到解禁之后,在2003年的釜山戏剧祭开幕庆典里,专业剧团首次在釜山演出了曹禺的作品。当时焦东春(中国釜山总领事馆)表示,通过<雷雨>“韩国的观众会欣赏到一门新鲜的艺术,会更加了解中国2,30年代的社会、文化、历史和民俗。两国的艺术家可以互相交流,借鉴经验,这可以说是共同发展戏剧艺术的大好机会。” 许荣吉想把作品改编为“今天,在这里发生的,我们”的故事。他把<雷雨>的原作改编为80年代初发生在韩国江原道的“舍北炭矿事件”[20],作品的题目也定为<台风吞没了一切>。并“大胆地删除了作品中过长的台词和夸张的戏剧技巧,使用符合现代感觉和情绪的、快速的台词和节奏,加强了这场戏的紧迫感和速度感。”可是后来他打消了改编的念头选择了原作,同时他想通过描写一个具有财富与名誉的封建家长,由于专横而破坏家庭的悲剧过程,表达出“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当中生活的人的“爱情与人生的意义。”[21]

许荣吉对<雷雨>的偏爱,在2008年釜山剧团“四季”演出当中再一次地显现出来。值得一提的是,在韩国的曹禺剧作演出史上,从9月3日到26日的演出,可以说是时间最长的一次演出,有意思的是,剧场的规模都不大,大都是100席左右的小剧场。<雷雨>本来符合大、中剧场演出。因此小剧场的演出具有场面的转换、舞台美术、照明设备等各方面的难题。可是许荣吉反而利用这样的恶劣条件,让观众感觉到“自己正与周朴园和鲁贵生活在一起。”同时观众可以在近距离内仔细观察演员细腻的感情变化,可以尽情享受“幻想般的戏剧。”[22] 许荣吉在强调剧中人物的性格和矛盾、以及人物的时候,刻画出人物特有的个性。即,不把周蘩漪的矛盾看成是社会的对立与抵抗的产物,反而看成是个人性格扭曲的结果。对于鲁侍萍则强调了她的悲剧性的命运和抵抗的精神。许荣吉强调了周萍和四凤的爱情,又着重刻画了周冲,突出了他的形象。这场戏冲淡了中国变革期的政治、社会意义,没有一五一十地再现原作的内容,而是把这场戏当成一部家庭的悲剧来传达给”就在这里”的观众。[23]

剧团“四季”在同一年年末,作为一个代表釜山的剧团,参加了在首尔举办的“大韩民国演剧行进”活动,<雷雨>也在首尔的Arkocity剧场演出两天。这次活动是为了纪念韩国戏剧诞生100周年而举办的,全国15个地区的作品相继参加了演出。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加强韩国各个地区的、具有代表性的剧团的沟通和交流”,“让首尔的大学路成为名副其实的韩国戏剧的圣地。” 2009年12月,大邱的剧团“龟尾repertory”利用13天的时间演出了<雷雨>。“龟尾repertory”每年要上演一部古典名著,所以这场演出是特意企划的,导演仍然是许荣吉。这时的演出与一年前釜山小剧场的演出是大同小异的。

下面是专业剧团曹禺剧作演出表。

作品

日期

主办

导演

翻译

<雷雨>

1946.7.5-11

乐浪剧会

李署乡

金光洲

<雷雨>

1946.9.6

乐浪剧会

李署乡

金光洲

<雷雨>

1946.10.25-26

乐浪剧会

李署乡

金光洲

<雷雨>

1947.2.17-21

乐浪剧会

李署乡

金光洲

<原野>

?

?

?

金光洲

<日出>

?

?

李真淳

金光洲

<蜕变>

?

?

朴鲁庆

金光洲

<雷雨>

1950.6.6-6.15

1950.6.19-23

国立剧团

柳致真

金光洲

<雷雨>

1950

国立剧团

(李海浪)

金光洲

<雷雨>

1950

 

(李海浪)

金光洲

<雷雨>

1951.8

国立剧团

(李海浪)

金光洲

<雷雨>

1951.8

国立剧团

(李海浪)

金光洲

<雷雨>

1951.8

国立剧团

(李海浪)

金光洲

<雷雨>

1951.8

国立剧团

(李海浪)

金光洲

<雷雨>

1952.

国立剧团

柳致真

金光洲

<雷雨>

1953

国立剧团

柳致真

金光洲

<雷雨>

1954.7.18-7.25

国立剧团

柳致真

金光洲

<雷雨>

1954.7.31

国立剧团

柳致真

金光洲

<雷雨>

1988.10.16-25

国立剧团

柳致真

金光洲

<雷雨>

1989.1.21

国立剧团

 

 

<日出>

1999.4.23-25, 5.5-5.9

艺术的殿堂

金哲理

韩相德

<雷雨>

2003.4.4-4.6

釜山演剧协会

许荣吉

韩相德

<雷雨>

2004. 4.1-4.7

国立剧团

李润择

韩相德

<雷雨>

2008. 9.3-9.28

釜山演剧协会

许荣吉

韩相德

<雷雨>

2008.12.20-12.21

剧团四季

许荣吉

韩相德

<雷雨>

2009. 12.15-27

龟尾repertory

许荣吉

韩相德

上述曹禺作品的演出史,都是根据韩国语剧本由专业剧团演出的。除此之外还有艺术大学戏剧系和大学兴趣小组的演出,以及跟中国有关联的学科学生的演出,他们演出的目的是为了学习中文与中国的文化。因为受到1946年开始的乐浪剧会的影响,韩国的大学也开始演出了曹禺的作品,1949年韩国的大学首次演出了曹禺的剧作。根据资料,1949年10月釜山大学的学生在釜山剧场演出<雷雨>,不过由于受时局的影响他们把题目改为<周公馆>,共演了3天。他们还到晋州、马山、三千浦等地巡回演出。[24]

直到现在,大学里仍然以翻译剧的形式或原语形式演出曹禺的作品。例如1999年釜山艺术大学戏剧系利用一个学期的时间,通过<雷雨>学习演技,之后又登台演出3天。在最近的大学戏剧里最值得注意的就是,2008年12月首尔艺术大学戏剧系学生演出的作品,不过他们把作品的背景改为韩国。[25] 首尔艺术大学是培养专业演员的、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大学。在<雷雨>的演出当中他们把背景改为韩国刚刚解放之后的1945年,这使人看到了<雷雨>的新面貌。1945年是“很多西方文物与韩国的文物并存的时期,他们把这样的背景展现在舞台上,” 刻画出豪华富翁的生活面貌和具有韩国特点的朴素的老百姓的生活面貌。”[26]

以下是大学演出的曹禺剧作演出表。

作品

日期

主办

<周公馆>

1949.10. (3, 6)

釜山大学校

<雷雨>

1953.5

朝鲜大学校剧会

<雷雨>

1995.9.1-9.2

慶尙大學校中文科

<雷雨>

1999.

仁荷大学校仁中劇會

<雷雨>

1999.12.1-12.3

釜山艺术大学

<雷雨>

2001. 9.21-9.22

汉阳大学校中文系

<日出>

2002.9.6-9.7

慶尙大學校中文科

<雷雨>

2002.9

汉阳大学校中文系

<雷雨>

2003. 11.21-11.22

淑明女子大学校中文系

<雷雨>

2004.

忠北大学校中文系

<雷雨>

2004.10.25

东西大学校外国语学部

<日出>

2006. 12

忠北大学校中文系

<雷雨>

2008.12.28-12.30

首尔艺术大学演剧系

除此之外,在韩国演出的曹禺剧作当中还有一些是中国专业剧团的演出,他们使用的语言是中文。这些演出的性质跟前面所讲的演出是不一样的。因为除了演出场地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由中国艺术家完成的,可是因为在韩国上演,所以应该记在韩国戏剧史上。

中国剧团来韩表演日期为2006年10月14日到15日。“BESETO演剧祭”邀请天津人民艺术剧团演出<原野>。这“BESETO演剧祭”是韩国、中国、日本为了加强东北亚的文化交流,于1994年创立的,其目的在于鼓舞戏剧艺术的创作精神。“BESETO演剧祭”在韩国共举办了五次,第十三届的时候上演了王延松导演的<原野>。从作品的特点来看,<雷雨>和<日出>的艺术性和文学性具有很强的大众性,所以成功的可能性大,可是<原野>具有很强的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特点,所以很难表达出作品的神秘色彩。可是根据有关人员的介绍,当时天津人民艺术剧团成功地消化了作品的内容,演出非常成功。

3. 结语

通过我们的审美眼,从艺术作品中能感到精神上的安慰的时候,我们可以说那种艺术有着更高的价值和生命力。艺术当然是能超越国家和民族的限界而人们谁都能欣赏的对象,但是不管人们的文化知识水平怎么样,任何人都能够同感而受感动的艺术形式,它的价值会更高。在前面已经提到,韩国和中国的现代话剧在其出发和发展历程上的特征几乎相似。特别,在其发展过程中,曹禺的<雷雨>既然对中国话剧的发展上给很大很好的影响,而且也对韩国观众引起非常大的感动,结果对韩国话剧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这是曹禺剧作在韩国演出的最大意义。

特别,过去<雷雨>在韩国能够得到欢迎的原因,无论只在于作品本身具有很高的文学性很艺术性,更重要的是,在于过去韩国观众把<雷雨>不看做它只是“中国人”说的“中国的故事”而把剧中人物们的悲剧遭遇看成为“我们的故事”的。韩国观众的这种认识可能从韩中文化的相似因素来比较容易造成的。虽然最近话剧的热潮没什么大的力气,但是盼望通过多样的艺术创作力量,优秀的曹禺作品能够继续介绍到韩国,给韩国观众感动。


[1] 韩国把受西方近代剧的影响而形成的话剧叫做“新剧”。这新剧反对以往的唱剧与新派剧的同时,努力鼓吹近代意识, 并且通过这一发展过程不断地成长。

[2] “圆觉社是1907年在韩国首次设立的近代式的国立剧场。圆觉社是一所常设剧场,主要表演唱剧,同时也表演杂歌与杂戏。清唱本来是随着鼓手的节拍唱的独唱,可在圆觉社时期添加了若干的舞台装置,几个角色可以同时出场分唱,倡导了别开生面的唱剧。 <春香歌>、<沈淸歌> 等成为唱剧化, <鬼-声>、<雉岳山>等新小说都被戏剧化之后演出。 圆觉社不到3年解散。

[3] 金钟珍, <中国话剧100年, 什么是话剧>, <<中国现代文学>> 43期, 101-102页。

[4] 金東園, <<米壽之谢幕>>, 太學社, 2003. 169页。

[5] 参考李海浪, <雷雨> 演出传单, 1950年。

[6] 尹日受, <中国戏剧<雷雨>的韩国演出倾向>,《倍达语》第37期, 377页。

[7] <雷雨> 演出传单, 1950年。

[8] 2004年,<雷雨> 演出传单,15页。

[9] 金東園, 《米壽之谢幕》, 太學社, 2003年, 169页。

[10] 2004年,<雷雨> 演出传单,15页。

[11] 尹日受, 上述论文 383页,379页。

[12] <<國立劇場50年史>>, 演剧和人间, 28页。

[13] 1988年, 对于剧团 Batanggol的<賣春>演出,公演伦理委员会认为作品过于猥亵、淫乱,判定修改后才能演出。可是剧团拒绝此要求,并强行演出。法院判决剧团胜诉,从此公演台本事前审议制度也跟着消失。

[14] 参考1988年,<雷雨>演出传单。

[15] 金東園同筆者談話記錄. 1993年 7月 5日。

[16] 参考Kim mihea, http://www.arko.or.kr/yearbook/2000/play/yk02.html。

[17] 《国民日报》, 2004年 3月 23日。

[18] 韩国近现代演剧100年史编纂委员会,<<韩国近现代演剧100年史>>, 集文堂, 2009年, 139页。

[19] Liu ke, <中国戏剧<雷雨>的收容倾向研究>, 庆北大学 硕士学位论文, 2010年. 78页。

[20] 舍北炭鑛事態 : 1980年初韩国最大的民營炭鑛- 江原道舍北營業所矿夫抗议工资上涨幅度小而引起的流血暴動。

[21] 参考金文弘, 2008年<雷雨>演出传单。

[22] 参考金文弘, 2008年<雷雨>演出传单。

[23] 参考金文弘, 2008年<雷雨>演出传单。

[24] 参考尹日受, 上述论文376-377页。

[25] 首尔艺术大学 戏剧科于2008年 12月 28-30日在明洞柳致眞剧场演出的作品。

[26] 参考http://www.dramacenter.org/ 。参考http: //www.ezday.co.kr/bbs/view_ board.html?q_ id_ info= 870&q_ sq_ board= 966166&srh [scal]= 20&srh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