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曹禺戏剧之光烛照荆州花鼓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1 19:51:09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佘鸿传

 

湖北省实验荆州花鼓剧院的前身,其是只是湖北潜江这个上世纪五十年代丙等县的一个天沔花鼓剧团。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潜江县人民政府将一批流浪在潜江、监利、沔阳、荆门、钟祥等地的江湖艺人组织起来,于1956年组建了潜江县天沔花鼓剧团。大家虽说有了一个集体的家,但当时潜江县经济底子薄,艺人们依旧保持着“锣鼓伴奏、一唱众合”的草台演出形式,舞台用方桌拼搭而成,再在台前左右两侧杆子上方吊几盏灯照明,睡觉都在地铺上,男女间只用一块幕布遮挡着,过着衣不暖体、食难饱腹的艰苦生活。进入六十年代,随着社会的进步,引进了丝弦伴奏,才逐步走上了像模像样的专业表演艺术道路。然而,十年动乱的风暴,又一次击垮了剧团,艺人们绝大部分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直到粉碎“四人帮”后,这批艺人才被政府陆续收回。七十年代初,重新组建的剧团改制成国营团体,这样,饱经磨难的演职员工才过上了扬眉吐气的日子。

传统戏开放后,长期压抑的花鼓戏艺人们释放出巨大的演出热情,他们先后排演了《站花墙》、《秦香莲》、《十五贯》、《狸猫换太子》、《白蛇传》、《追鱼》等一大批优秀传统戏。这些剧目,被江汉平原广大观众称为“戏园子里看得最过瘾的大戏”。像《站花墙》、《秦香莲》等戏,一个剧目在一地可以连续上演一个多月。虽说好评如潮、观众蜂拥,但毕竟影响范围狭小,演出足迹局限在方圆不过一百公里的周边县市、农村、农场和集镇。

1980年,剧种被原荆州行署更名为荆州花鼓。剧作家根据当时国民迫切呼唤民主法制建设的愿望,结合自己长期深入农村、留心观察现实生活的社会实践,创作出了优秀大型现代花鼓戏《家庭公案》,经过数十次大改细磨,加上编导演、音舞美、服化道各个部门的辛勤劳动,终于夺得1982年湖北省专业剧团汇演头奖。1984年元月,经林默涵、郭汉城等领导专家的鼎力推荐,国家文化部最后批准,荆州花鼓戏《家庭公案》破天荒地打开京城之门,一群花鼓人忐忑不安地跨进了北京市护国寺人民剧场这样一座国家一流的艺术殿堂。

一、缘起

这群土里吧唧的花鼓人,来到陌生的“皇城”,演出效果究竟怎样?谁也难料红黑。1984年元月5日晚7时,首场演出开始,场灯关闭之时,一位老者坐进了观众席,他是谁呢?事后才知道,原来是提前离开一个庆祝会的主席台,匆匆忙忙赶到人民剧场看戏的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的曹禺先生。

演出在紧张而认真的进行,观众厅里,除了千余双眼睛随着剧中人栩栩如生的演唱而灵动,显得十分安静。但每每情到深处,观众厅各个角落就自然发出一些赞叹声或掌声。当剧中人公安局长王刚亲手给犯罪的儿子王连生戴上手铐时,全场的掌声雷鸣般响起。曹禺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这位一向把自己埋藏得很深的大师,刹那间仿佛年轻了许多,他大步跨上舞台,像迎接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一把抱住剧组的主要演员们,第一次大声地喊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还需要别的什么注脚吗?一位陪同曹老看戏的同志说:“很少见到曹老这般开心!”由此可见,曹禺从来就把自己当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潜江人。他是世界的,也是中国的,更是潜江的。故乡情感虹桥上的第一次牵手,竟然如此简单生动而永恒!

元月26日,曹禺撰写的《潜江新花——推荐<家庭公案>》在光明日报发表。文中这样写道,“我知道花鼓戏来自民间说唱,长期活动在农村……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他们演来是有较深厚的生活基础的”。又道:“这个戏写得合乎情理,有利于整党教育,符合人民的愿望,是一出进行法制教育和宣传精神文明,值得推荐的现代地方戏曲……”最后,曹禺真诚地写道:“祝贺你们,在我心中将会长久存在的潜江荆州花鼓戏剧团!”由于曹禺的推荐,加上在北京连续13场爆满的轰动效应,当时,全国就有50个剧种、200个剧团移植演出《家庭公案》,特别是上海市宝山沪剧团,这个濒临解体的团体,成功移植《家庭公案》后,连续上演了600场。从某种意义上说,《家庭公案》救活了这个剧团。

当时在北京,曹禺又把《家庭公案》剧组领队和主创人员接到家中做客,他再次肯定了这次在京的汇报演出。同剧组座谈了两个多小时,他要求,每个戏曲工作者都要天天练功,他指着走廊上李玉茹老师的练功衣说:“你们看,她60岁了,还在练功”。从艺术特色的角度,曹禺对大家说:“花开千朵,各理一枝。”意思是说,中国戏曲有几百种,但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特色。

《家庭公案》的成功,确立了剧团在湖北的地位,也确立了剧种在全国的位置。

二、挑战

荆州花鼓戏的表演功能,历来被认为只适合(小生、小旦、小丑)三个行当,《家庭公案》的成功,突破了传统的界定。实践证明:荆州花鼓正在实现由曲牌体到板腔体的跨越,可以上演行当齐全的任何剧目。剧团从北京回到潜江后,时刻铭记着曹禺大师的谆谆教诲,时刻想念着曹禺那慈祥的微笑和面容,在湖北省各路专家的建议下,剧团准备改编上演曹禺名著《原野》。在所有花鼓人的心里,用家乡的剧种、家乡的艺术演绎家乡戏剧大师的经典戏,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匆庸置疑,它对于剧种品位的提升和艺术人才的培养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然而,事情好说不好做。这样的杰作,是多少剧团都不敢问津的,弄不好会人财俱损。第一,曹禺本人对《原野》这部作品都心存疑虑,“演《雷雨》会成功,演《日出》会轰动,演《原野》会失败。”第二,荆州花鼓戏虽说上演了近百出风格迥异的传统戏,但改编这样的精典,还是新姑娘上轿——头一次。第三,剧种人物性格复杂,人物关系犬牙交错,特别不容易把握。仇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恨,从眼神里射出来的仇,从骨子里涌动的爱,他的性格强悍带点原始美;花金子野地里生,野地里长,将来也许野地里死,她既婉娈,又泼野,敢作敢当;焦老太一生造孽,阴毒狡诈,猜忌多疑,“没有眼比有眼的还尖”;焦大星是个彻头彻尾的窝囊废,但他善良、重义;便是落笔不多的常五和白傻子,也代表着那个年代某些人的独特的精神世界。这些人物性格丰满,看了一直活在观众心里的人物,改编如果弄不好,就会大打这部精典的折扣。曹禺故乡的艺术家敢于冒这个险,敢于挑战。在编剧胡应明,导演余笑予、丁素华,作曲杨礼福,舞美徐之炎、刘忠源和主演胡新中、李春华、孙世安、佘鸿传、肖作伟、潘兰平、杨其军等荆州花鼓艺术家的联手创造下,花鼓戏《原野》、《原野情仇》相继问世。前者于1990年参加了在首都举办的“纪念曹禺从事戏剧创作65周年”庆祝演出活动,在来自上海周小燕歌剧中心、中国青年话剧院、甘肃省京剧团和荆州花鼓四台《原野》的演出中,荆州花鼓戏《原野》反响最强烈。后者经曹禺本人同意,改编为《原野情仇》,扬花鼓戏之长,加重了情的成分,最后参加全国文华奖的角逐,应邀为全国第六次文代会演出,还应邀进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石油部、中南海警卫礼堂演出。党和国家领导人李瑞环等和文艺界名家英诺诚、徐晓钟、于是之、胡沙、郭汉城、曲六乙等都相继观看了荆州花鼓戏《原野情仇》。地方戏斗胆改编演出名剧《原野》,从烟蓑雨笠的平原水乡唱到壁垒摩天的首都北京,挑战成功!花鼓戏的历史,再次画上了精彩的一笔!

三、斩获

由于曹禺的教诲举荐和提携,荆州花鼓戏一步一重天。1993年,潜江市花鼓剧团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升格为湖北省实验荆州花鼓剧院,既是实验,那么就有领军和科研的职能,在地处农耕文化、油田文化、农垦文化交融的潜江,加上曹禺文化资源的拱托,湖北省实验荆州花鼓剧院艺术底子一天天丰厚起来,在一个省级地方剧院,培养出了3名一级演员,1名一级作曲,11名二级演职员和30多名中级职称的艺术工作者。就《原野情仇》一台戏,就先后获得中国文华新剧目奖、曹禺文学奖、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主演胡新中、李春华、孙世安连环斩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和文华表演单项奖。佘鸿传、肖作伟也分别获得国家和省内主演、配角大奖。在一台戏中,斩获这么多奖项,而且有两朵“梅花”,这在全国戏剧界可以说凤毛麟角。

2004年剧院根据任长霞的事迹,成功演出了报告剧《任长霞》,三次入驻省委洪山礼堂演出,被中央政治局委员俞正声称为:“一部进行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的生动教材。”并在全省范围内巡演,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2008年至今,剧院又创作演出了大型现代青春花鼓戏《生命童话》,实现了湖北省首届地方戏曲艺术节夺魁、杭州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展演获全国二等奖、广州第九届中国艺术节获中国文华优秀剧目奖和编剧、导演、舞美、演员四个单项奖的三级跳,培养了一大批具有文化品味和艺术才华的优秀青年艺术人才。看到家乡剧院的艺术成就,曹禺在天之灵一定会欣然微笑的。

在曹禺戏剧之光的烛照下,湖北省实验花鼓剧院坚持依靠党的领导,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坚持剧种特色,严守艺术规律,显示出发展繁荣的强大后劲。今后,剧院还要演绎曹禺的其它名剧,让曹禺艺术永远地传承下去。我们用话剧艺术家于是之的文章《我们剧院的骄傲》中曹禺的话作为结尾:“作于我不能不作,止于我不能不止。”

让曹禺戏剧之光永远照耀荆州花鼓远行!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