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周蘩漪的魅惑贯穿《雷雨》始终—写给《雷雨》公开发表80周年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2 08:45:0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 陈焕新

“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迷上了蘩漪,他说她的可爱不在她的‘可爱’处,而在她的‘不可爱’处。诚然,如若以寻常的尺来衡量她,她实在没有几分动人的地方。不过聚许多所谓‘可爱的’女人在一起,便可以鉴别出她是最富于魅惑性的。这种魅惑不易为人解悟,正如爱嚼姜片的,才道得出辛辣的好处。所以必须有一种明白蘩漪的人,才能把握着她的魅惑。不然,就只会觉得她阴鸷可怖。”⑴曹禺是这样辩证的评说周蘩漪的。那末,周蘩漪的魅惑究竟在哪里?它贯穿于《雷雨》剧的始终。

(一)

《雷雨》的第一幕,以拒绝喝药为主题,周蘩漪表现的淋漓尽致。有病应该喝药,这是人知常理,可是,周蘩漪自我感觉没有病,只是对这个封建的、牢笼式的家庭不满而已,不是喝药可以解决问题的。所以,她执意不喝药。

她在使女四凤面前,可以发号施令:“你把它拿走。”⑵甚至说:倒了它;她在丈夫周朴园的耐心劝说下:“蘩漪,当了母亲的人,处处应当替孩子着想,就是自己不保重身体,也应当替孩子做个服从的榜样。” ⑶周蘩漪可以任性地说:“我不愿意喝这种苦东西。”⑷;她在她亲生儿子周冲的哀求下:“您喝吧,为我喝一点吧,要不然,父亲的气是不会消的。”⑸她只好软弱下来,“留着我晚上喝不成么?”⑹可是周朴园还是不依不饶,打出了最后一张牌,命令大儿子:“萍儿,劝你母亲喝下去。”眼看周萍有些犹豫,便加重语气地说:“去,走在母亲面前,跪下,劝你母亲。”⑺周蘩漪面对继子,又是情夫,看到他那副狼狈像,不等周萍跪下,一口喝下这碗苦药,拂袖而去。

周蘩漪的妥协,对她那一言九鼎、专横跋扈的丈夫来说,是迫不得已的屈从;但对她心爱的继子兼情夫来说,表现出了爱护有加,总算是买了周萍的账,为周萍解了难。因此,周蘩漪的内心愤怒与喜悦并存。

(二)

在第二幕中,鲁侍萍与周朴园由相遇到相认的故事,也是由周蘩漪的牵引而发生的。如果没有周蘩漪对鲁侍萍的约会,鲁侍萍就不会来到周府,更不会与周朴园相遇,也不会有鲁家父女离开周府以及后来连续发生的故事。

鲁侍萍应周蘩漪之约来到周公馆,触物忆事,由事及人,不知不觉地从那些熟悉的家具和摆布中,特别是镜台上摆着的那张相片,使她真相大白,心知肚明:“哦,天哪。我是死了的人,这是真的么?这张相片?这些家具?怎么会?——哦,天底下地方大得很,怎么?熬过这几十年偏偏又把我这个可怜的孩子,放回到他——他的家里?哦,好不公平的天哪!”⑻恨不得立即从这里消失。

当鲁侍萍决定不见太太了,并要带她的女儿四凤离开这里的时候,周蘩漪出现了,她想走也走不脱身了。

周蘩漪与鲁侍萍见面后,开门见山地向鲁侍萍表白:“这些天,我就看着我这孩子奇怪,谁知这两天,他忽然跟我说他很喜欢四凤。我这孩子还想四凤嫁给他。”⑼

“今天我到这儿来是万没想到的事,回头我就预备把她带走,现在我就请太太准了他的长假。” ⑽鲁侍萍毫不犹豫地向周蘩漪提出请求。

“如果你以为这样办好,我也觉得很妥当。不过有一层,我怕,我的孩子有点傻气,他还是会找到你家里见四凤的。” ⑾周蘩漪进一步的叮嘱着。

“明天,我准离开此地,我会远远地带她走,不会见着周家的人。太太,我想现在带着我的女儿走。”⑿鲁侍萍言无粉饰。

“那么,也好,回头我叫账房把工钱算出来。她自己的东西,我可以派人送去,我有一箱子旧衣服,也可以带着去,留着她以后在家里穿。……如果钱上有什么问题,尽管到我这儿来,一定有办法。好好地带她回去,有你这样一个母亲教育她,自然比在这儿好的。”⒀周蘩漪十分得意,她巧妙的把四凤赶走了,目的是想收回周萍的心。

(三)

第三幕的故事发生在鲁家,鲁四凤离开周府后,周蘩漪迫不及待地指使她的小儿子周冲连夜送100元钱到鲁四凤的家,既是对鲁家的慰问,也是对鲁侍萍的督催,以此来证实她向鲁侍萍所预示的:“我的儿子还会找到你家里见四凤的。”暗示着鲁侍萍,赶快领着四凤走得远远的吧!因此,导演出鲁侍萍要四凤跪着发誓:“以后永远不见周家的人!”⒁的故事。

周蘩漪赶走鲁四凤以后,密切关注着周萍的动静。她一面要小儿子周冲到鲁家去,占领这个空间,冲散周萍与四凤约见的机会;一面自己盯梢着周萍,当周萍翻窗进入四凤卧室以后,周蘩漪尾随其后,把窗户钉死了,又导演出周萍遇险无法逃遁和鲁四凤张皇出走的故事。

(四)

第四幕的大结束中,周蘩漪深夜冒雨回家,丈夫周朴园问她到哪里去了,她说在花园里赏雨。“我心里发热,我要在外面冰一冰。”⒂并诙谐的说:“我有神经病。”⒃把丈夫搪塞过去了。丈夫要她上楼去休息,她不愿意,反而她要丈夫出去,“我一个人在这儿歇一歇。”⒄实际上是在这儿好监视周萍的行动。

周萍奉父亲之命,来劝说周蘩漪上楼休息。实际上周萍也想让她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周蘩漪不但不离开这里,反而向周萍乞求着:“这一次我求你,最后一次求你。我从来不肯对人这样低声下气说话,现在我求你可怜可怜我,这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即使你要走,你带我离开这儿。日后,甚至于你要把四凤接来——一块儿住,我都可以,只要,只要你不离开我。”⒅

一会儿,鲁贵、鲁大海、鲁四凤和鲁侍萍都相继出场。

当周萍决定带着四凤同他一起出走的时候,周蘩漪带着她的小儿子周冲前来阻止他们。眼看阻止无效,周蘩漪绝望地嘶喊着:“我没有孩子,我没有丈夫,我没有家,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要你说,我——我是你的。”⒆她派人叫周朴园出来,把两代人的阴差阳错抖得一清二白,导致了这场人去楼空的悲剧产生。

总之,周蘩漪的身影无处不在,穿贯于《雷雨》剧的全过程。从而,可以品味出他的魅惑所在,看似罪魁祸首,又似反潮流勇士。起码来说是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所出现的一种新鲜事物,耐人寻味,发人深省。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