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陈焕新:耕耘在曹禺文化的沃土上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7-15 12:58:16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陈 洪 声
 
“曹禺说: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迷上了蘩漪,他说她的可爱不在她的‘可爱’处,而在她的‘不可爱’处。诚然,如若以寻常的尺来衡量她,她实在没有几分动人的地方。不过聚许多所谓‘可爱的’的女人在一起,便可以鉴别出她是最富于魅惑性的。这种魅惑不易为人解悮,正如爱嚼姜片的,才道得出辛辣的好处。所以必须有一种明白蘩漪的人,才能把握着她的魅惑。不然,就只觉得她阴鸷可怖。”[1]这是年逾八旬的潜江市曹禺研究会会长陈焕新在第三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演讲的开场拍。他对《雷雨》4幕话剧,逐幕剖析,说明“周蘩漪的魅惑贯穿《雷雨》始终”这是他写给《雷雨》公开发表80周年的论文题目。他的演讲赢得了与会的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关注。
从2004年潜江市曹禺研究会成立之日起,陈焕新带领他的本土专家团队和百余名热爱曹禺文化的会员,积极参与了连续三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等重大文化活动;创办了国内唯一的《曹禺研究》学术年刊,已出版11辑,发表文章近500篇,约300余万字;建立了我国唯一的曹禺研究网站“中国曹禺”,网上发表文章?篇,?字,点击?万次;并就曹禺纪念馆、曹禺祖居博物馆、曹禺公园、梅苑等硬件建设和管理以及曹禺文化产业发展的建言献策百余条,对潜江市的文化建设做出了不同凡响的贡献,也为我国戏剧艺术宝库增添了一缕绚烂的光彩。
一、“撤县设市”,呼唤城市文化名片
1987年,陈焕新当时任潜江县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潜江县城镇工作办公室主任,负责“撤县设市”的申报工作。当时不仅仅是书面申报的工作,还有塑造城市形象的工作;城市形象不单是市容市貌的改观,还应该提高城市的文化品位,挖掘人文资源,做好名人文章,发挥名人效应。
对潜江来说,有两个名人可以选择,一个是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一个是文坛巨子、戏剧泰斗曹禺。李汉俊不仅是中共“一大”代表,而且是“一大”会议的筹划者、召集者,会址就在他和胞兄李书城的住处,即上海法租界的“李公馆”。
后来,由于政见分歧,李汉俊自动脱党,可是他仍然锲而不舍地宣传马列主义,最后被国民党桂系军阀胡宗铎以共党要人杀害。新中国成立后,李汉俊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应该说李汉俊是一个伟人,再加上其兄李书城是辛亥革命元老,也是新中国的第一任农业部长,他们兄弟俩以不同的革命经历,奉献了潜江儿女对祖国的忠诚和才智,这是潜江的骄傲,是可以作为潜江名片打出去的。可是,当时对李汉俊的脱党问题认识不一致,要把他作为潜江的文化名片亮出来,需要做很多工作,困难较大。
曹禺在中国文坛的名人排序中“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排行第六,但在戏剧方面他却是第一,他的作品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的成名作《雷雨》被中国文学戏剧界公认为是中国话剧成熟的标志,他被称为东方的“莎士比亚”,他在中国文学戏剧界的地位是没有争议的,所以,把他作为潜江的文化名片打出去是畅通无阻的。
怎么打出去呢?修复曹禺祖居吗?难度较大,需要一定的财力,短期内无法实现。建立曹禺纪念馆吗?斯人健在,颇有不当之处。建立曹禺戏剧艺术馆吗?投资太大,可望不可及。建立曹禺著作陈列馆,倒是可以因陋就简,较快建成。再说,给健在的名人建陈列馆,当时在中国也是富有创意的首例。
陈焕新和他的城镇工作办公室的同事们最后确定了在“文化名片”的问题上打“曹禺牌”。
有了主意,就要设法与曹禺见面,争取他本人的认可与支持。
当年利用一次赴京向国家建设部汇报工作的机会,陈焕新与时任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副局长的陈必俊一同拜访了曹禺,曹禺抱病接待了他们。他们简要汇报了家乡的变化以及创造条件“撤县设市”的过程,曹老听得很认真,不时地插话、提问,谈笑风生,他很开心地说:“潜江很美呀!我作为一个潜江人感到十分骄傲和自豪!”
陈焕新借势而进,潜江人民也为您这位文化名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们想借“撤县设市”、塑造城市形象的机会,修建一座曹禺著作陈列馆。曹禺似乎是谦虚:“我没有什么可以陈列的”。陈焕新便进一步做工作,他说:“潜江是一个开放的县城,经常接待国内外的友人和游客,他们知道潜江是曹禺的故乡,想留下来看一看,能看到什么呢?什么也看不到,连您的祖居都不见踪影了,我们不好向世人交待。”[2]曹禺听后有所触动,便说“让我考虑考虑再说好吗?”陈焕新便顺水推舟地说,我回潜江向县领导汇报,积极做好筹划工作,曹禺也就默认了。
陈焕新一行从北京回潜江,向分管这方面工作的罗心华副县长汇报拜见曹禺的情况,罗心华肯定地说:修建曹禺著作陈列馆是一件好事,并对陈焕新提出的“把曹禺这份人文资源抢到潜江来,比引进一个工业项目的意义更为深远”的观点表示赞赏。
得到曹禺大师的应允,得到县领导的支持,陈焕新信心满满,他向文化主管部门呼吁,没有得到响应。他又考虑到“曹禺著作陈列馆”可与县图书馆“近亲结合”,于是找到当时的图书馆馆长刘清祥,两人一拍即合。于是,陈焕新在起草1988年县政府承办的十大实事中,把修建曹禺著作陈列馆列入其中,提交县长办公会讨论,顺利通过。
1988年春,陈焕新随同罗心华赴京,向国家民政部汇报“撤县设市”的情况,得到了崔乃夫部长的首肯。
他们趁兴去拜访曹禺,告诉他潜江有望实现“撤县设市”的同时并对他说建立曹禺著作陈列馆已纳入政府议事日程,并向全县人民承诺,作为当年十件实事来办。曹禺说:“家乡给我立馆,太看重我了,我感谢家乡父老和家乡政府的关怀,我一定全力支持。”[3]随后曹禺安排为他写“传记”的中国话剧研究所所长田本相到潜江协助建馆。
曹禺著作陈列馆建成之时,潜江已“撤县设市”。市委市政府决定,由市政协副主席李继旺带队赴京邀请曹禺回乡,由于曹禺的病情恶化,主管医生不同意曹禺远行,曹禺只好派其夫人李玉茹和三女儿万方代表他回乡参加曹禺著作陈列馆落成典礼。
1989年11月5日,在潜江市曹禺著作陈列馆开馆仪式上,万方宣读了曹禺给家乡人民的亲笔信《我是潜江人》,信中说:“我爱潜江,这不是模模糊糊的两个字,像是其中有血与肉的联系。”“月是故乡明,我真觉得潜江的月亮比哪个地方的都圆,都亮。这种乡土的情感也许有点偏执,但我认为中国人的爱国思想有一个原因是从乡土来的。”[4]这些精彩的文字,充满着故乡情,也充满着爱国心。这封信也向世人昭示,曹禺是潜江人,是潜江人民引以为自豪的优秀儿子。这封信后来成了脍炙人口名扬四海的散文,收入到多种版本的书籍当中。
潜江用家乡人民和曹禺彼此的无限深情与热爱打造了一张无比亮丽的文化名片,给刚刚诞生的潜江市铸就了灿烂的“城市灵魂”。
1996年12月13日,曹禺大师因病逝世,潜江人民无比悲痛。为了实现曹禺多次想回家乡的愿望,也为了让潜江的子子孙孙纪念曹禺大师,1997年5月,在潜江杨市办事处“森林公园”内建成了一座面积约15亩的曹禺陵墓。陵墓建成后,由曹禺夫人李玉茹,女儿万方和中央戏剧学院罗院长一行将曹禺骨灰护送回潜,安葬在陵墓中,潜江市委市政府举行了隆重的墓葬仪式,让曹禺落叶归根,魂归故里。从那时起,这个地方就成了潜江的一大人文景观,每年清明节都有机关干部、工人、教师、学生前往悼念,每逢重大文化盛事都有国内外专家学者前往追思。
二、古稀之年,担当曹禺研究会主帅
按照陈焕新的思路,先推出“文化名人”,然后再上一个台阶,做大做强“名人文化”。1988年7月,陈焕新调任潜江市城市建设委员会主任兼党委书记之职。1991年初,在建委主任任上工作不到三年,又升任副市长级调研员,参加市长办公会,参与副市长分工,具体负责市政府的一些中心工作,比如担任市政府搬迁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江汉大市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住房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城市规划与预测领导小组副组长……等等。
在繁忙的工作中,岁月像水一样地流淌了过去,转眼到了退休的年龄,1993年7月2日是陈焕新年届花甲的日子,但是,当时的市委书记不同意他退休,经市委常委研究决定又留任了几年,直到1997年才正式办理退休手续。
退休的日子是清闲的,也是充实的,他参加了许多社团组织的活动。他有时间有机会梳理往事,整理资料。2002年,他把退休前在各种报刊发表过的文章汇集成册,以《更新城市观念、重新认识潜江》的书名出版,录入66篇文章,20余万字,得到社会的认可和点赞。70多岁的年轮里面藏着一颗浪漫的充满理想或者说是幻想的心,“潜江”“曹禺”“名人”“文化”这些激动人心的词汇是会有交集的,是会描绘出迷人的画面的,是会奏出动人的音乐的……
2004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已过古稀之年的陈焕新应市委宣传部的邀请,在市文化局会议室参加关于举办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的座谈会,陈焕新十分赞赏这一举措,并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会后,他写了一篇文章“我为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喝彩”。
文章开头说到潜江人民不仅为曹禺感到骄傲和自豪,而且把他的作品和他的人品当作极其宝贵的人文资源。多少年来,历届领导都想挖掘和利用这份人文资源,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阶段性的成果,比如上世纪80年代兴建了“潜江市曹禺著作陈列馆”、90年代修建了“曹禺陵墓”,为潜江人民留下了两份宝贵的文化遗产。但是,对这份人文资源的开掘还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的目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接着,陈焕新笔锋一转,以一个普通潜江市民和一个资深城市建设及文化建设老干部的身份提醒道:“究竟怎样把曹禺这篇文章继续做下去呢?历史的重任落在现任领导的肩上,今年是一个最好的契机,是曹禺从事戏剧活动80周年,也是曹禺成名作《雷雨》发表70周年。我们举办‘中国曹禺文化周’,正好把握了火候。”[5]
他还提出三条建议:一是要提供一个能够让来宾全面认识曹禺的机会和场所,比如修建一个“曹禺艺术馆”,内设雷雨馆、日出馆、原野馆等分馆,馆内用文字说明其创作背景、演出经过及其社会影响,展示曹禺剧作的各个剧种、影视的演出场面;二是将各界名人对曹禺及其剧作的评价以及为“曹禺著作陈列馆”写来的贺词和书画刻制成碑林;三是加大新闻宣传力度和抓好市容市貌建设。
文章既有曹禺人文资源发掘的战略构想,又有对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的具体建议,这使年轻的市委书记刘雪荣和市委副书记马再学深受感动,他们亲自将此文批示给潜江日报社领导,要求迅速刊发。显然,其目的在于一来起到动员全市干部群众积极投入到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的准备工作中去,二来也希望大家像陈焕新那样为办好曹禺文化周献计献策。很快,潜江日报在1版偏头条的重要位置发表了这篇文章。
首届中国曹禺文化周筹备期间,市委宣传部遵照市委市政府的安排,牵头组建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并确定陈焕新为曹禺研究会的会长人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曹仁圣给陈焕新做工作说明了市委市政府要成立潜江市曹禺研究会的意图,并请他出山担任潜江市曹禺研究会的会长。
陈焕新表示乐意参加这方面的活动,但不能当会长,只能当个副会长或顾问之类的职务,敲敲旁鼓而已。因为自己年逾古稀,而且对戏剧艺术一窍不通,同时自己还担任着潜江市环境艺术协会会长的职务,按民间群团组织章程规定,一人不得身兼两个组织的法人代表,而且年龄不能超过70岁。
曹仁圣却说:你是最先给市委市政府提出建议打曹禺这张文化名人牌的老领导,你也是80年代就开始与曹禺密切接触者之一,对曹禺很了解,再说,你在潜江工作几十年,领导组织能力强,人气旺,口碑好,年龄虽然大一点,但是年龄界限不是绝对的,可以灵活处理。况且,你身体很好,还有,你在上世纪50年代担任过潜江报社的副总编(当时县委第一书记刑子春兼任总编——笔者注),是老笔杆子,在曹禺研究会这个学术性协会里当主帅没问题。至于身兼两职的问题好办,环境艺术协会会长可以另选高明。
2004年6月11日,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在市财政局会议室举行成立大会和授牌仪式,参加会议的有百余人,会上经过选举,选出了第一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陈焕新当选会长。
马在学将“潜江市曹禺研究会”的会牌郑重地交给了陈焕新,陈焕新庄严地接过了会牌。
陈焕新在就职演说中首先称赞了市委市政府举办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的科学决策,他说:“今年是曹禺从事戏剧活动80周年,也是曹禺惊世之作《雷雨》发表70周年。市委市政府把握了这样一个良好的契机,决定举办‘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这是新一届领导班子最高明、最有远见的决策,借曹禺在全国和国际上的声望,让潜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这是文化立市的基本建设。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也是发展经济的基本建设。”[6]
接着,陈焕新说:“我们曹禺研究会在这样一个适宜的土壤和气候中萌动,破土而出,应运而生。我个人认为这决不是为了迎接文化周的权宜之计,不只是挂个牌子,做做样样给人家看,而是一项实实在在的事业,是曹禺故乡的一道风景线,是文化周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将随着‘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办成一个永久性的品牌,赋予了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赋予了极大的生命力,它将永远立于不败之地。”[7]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陈焕新向大家表示决心说:“既然大家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我只好虚心向同志们学习,认真地向曹禺著作学习,向专家学者、行家里手请教。我会尽心尽力的为同志们服务,为市委、市政府当好这方面的参谋。”[8]
陈焕新亲自起草了曹禺研究会的章程,明确提出了十大任务,他在大会上结合曹禺故里的实际着重强调了四点:其一,我们是曹禺故里的学术研究机构,对曹禺的生平和家世渊源的研究与挖掘,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能搜集到外地研究机构无法搜集到的资料,从而可以填补曹禺文化研究的某些空白和断裂层面;其二,是收集、整理曹禺及其亲属与潜江人民交往的事例、书信、题词、遗言,这是我们的独到之处,每一件事都可以引出一段精彩的故事;其三,是为了向世人表明我们这个组织的存在及其存在的价值,创办一个年刊定名《曹禺研究》,首期内容以故乡情结为主,争取在十月份问世,向曹禺文化周献礼;其四,是争取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研究网络,定期到潜江来举行曹禺文化专题论坛与交流,逐步把潜江办成研究曹禺文化的中心,办成戏剧研究中心。
他最后向曹禺研究会的全体成员提出了一个倡议:“大家都来通读曹禺的著作……我感到文艺知识贫乏,太空虚了,脑子一片空白,所以我如饥似渴、下定决心把曹禺著作通读一遍,相信在座有的同志也会有同感,我们共同来通过读书、写笔记、写心得体会,拿出研究成果。”[9]
马在学的讲话既简明扼要,又热情洋溢,充满殷切希望。他首先高屋建瓴地指出:“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宣告成立,这是我市政治和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一件喜事……学习曹禺、研究曹禺、宣传曹禺,是我们潜江人应有的义务和职责,也是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10]
他明确地说明了曹禺研究会的重要作用:“它的成立,有利于整合潜江文学艺术方面的研究资源,整合人才资源,把我们研究曹禺、研究潜江历史的工作推上一个新的台阶,为繁荣潜江文化翻开了崭新的一页。”[11]
他对曹禺研究会寄予了厚望,他说:“我相信在陈会长和理事会的带领下,对曹禺文化的研究工作将会有条不紊的推进。希望大家按照章程深入细致地开展曹禺文化、曹禺生平的研究工作,将对曹禺文化的研究与对李汉俊、李书城的研究结合起来,与潜江的灿烂历史文化研究结合起来,与繁荣我市文学艺术结合起来,在研究过程中出成果,出人才,出风范。因为我们这个群体不同于一般的群体,我们是研究曹禺的,曹禺是伟大的,曹禺在文学上是泰斗,在做人上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我们这个团体要成为全市一百多个社团组织的标兵。”[12]
他要求曹禺研究会的工作近期要紧紧围绕服务于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来开展,要把全市对曹禺的认识、曹禺文化的认识引向深入,曹禺研究会要率先垂范,希望各位会员对曹禺文化周的举办尽心尽力,多做一点贡献。
曹禺研究会的会址,设在当时还在布展中的市曹禺纪念馆,会牌悬挂在纪念馆的北大门。
三、善于作为,广泛传播曹禺文化
曹禺研究会每年都要开展一次以弘扬曹禺文化为主题的集体文化活动,陈焕新抓在手里,持之以恒,已经形成了一项制度。研究会问世之年,正是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举办之期,市文化周筹委会给曹禺研究会10个名额参加国际学术研讨活动,并安排会长陈焕新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致词,一下子就把潜江市曹禺研究会推向了全国,推向了世界。因为参加研讨会的,不仅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还有来自美国、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的专家学者。曹禺研究会还有两名本地专家在研讨会上宣讲了论文,一是副会长刘清祥宣讲了他的论文“曹禺出生潜江”;[13]二是常务理事王国海宣讲了他的论文“辉映中美剧坛的一对瑰宝——《榆树下的欲望》与《雷雨》之比较》”。[14]
曹禺研究会献给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的一份厚礼——《曹禺研究》第一辑,收入了潜江市领导的文章2篇和本土学者的文章31篇,陈焕新的《建立曹禺著作陈列馆的回顾》和《在潜江市曹禺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也收入其中。这本书作为礼物赠送给参加文化周的各级领导、国内外专家学者以及其他嘉宾。
2005年,曹禺研究会与曹禺纪念馆共同承办了由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曹禺诞辰95周年”纪念活动。邀请了“四大家”的领导参加,并向曹禺铜像敬献花篮。陈焕新以“曹禺研究是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15]为题,作了主题报告。
2006年,在曹禺纪念馆举办了曹禺逝世10周年的座谈会,邀请了各界代表参加。下半年以市委宣传部长尹本武为首的组团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第五届曹禺学术研讨会,陈焕新在会上以“让曹禺文化溶入潜江人民生活之中”[16]为题发言。
2007年,曹禺研究会根据我市“十一五”期间要修复曹禺祖居的规划,与曹禺纪念馆一起召开了一次专题研讨会,邀请原万家大院(即曹禺祖居)邻居龚开云老中医,介绍曹禺祖居当时的外观面貌、内部结构及故事传说。随后,又邀请曹禺的堂妹万家秀介绍了当年万家大院的情况。
据万家秀介绍,万家大院的房子很多,八字朝门,一进四重,四紧口子的屋,每屋都有天井,最后面有一个高台子,叫躲水台,淹水之年,搬进高台。平常作为学堂,在上面教书。龚开云说的与万家秀说的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前面的八字衙门,后面的躲水台是相似的;不同的是龚开云说四个天井是并排的,与万家秀说的一进四重,每重一个天井有差别。两位老人的口述史都是十分珍贵的资料。
这次专题调研以后,也形成了一份咨询服务报告提交给了市委办公室、市委宣传部,为曹禺祖居的修建提供了参考。
2008年,为了更完整地、客观地反映曹禺的人生轨迹,以更好的形象来迎接来自世界各国和国内各地的观众,应曹禺纪念馆之邀,曹禺研究会组织了一批本土专家开展了一次专题调研,采取边看边议与集中讨论来结合的办法,最后提出了如下建议:
一是要突出“潜江故里元素”,增设“家世篇”与“成长篇”。
二是对现有篇目进行调整与充实。“创作篇”是一个重点篇目,需要浓墨重彩,要完整地、分阶段地展示曹禺的创作生涯。“演出篇”的内容,应该以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曹树钧的著作《曹禺剧作演出史》为蓝本,将“曹禺话剧在中国舞台上演出纪事(1934—2007)”“曹禺剧作在世界舞台上演出纪事(1935—2006)”“曹禺剧作戏曲、歌剧、音乐剧、舞剧、影视改编年表”中的内容一并展示出来。“管理篇”的内容主要是反映对北京人艺的管理,可以并入“教育篇”。“交流篇”与“知音篇”可以合并为“从政篇”,曹禺从一个作家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到北京市文联主席,到全国剧协主席、全国文联主席,还有频繁的文化交流和外事活动,乃至党中央领导对他的关注与接见,都可纳入这一篇目。“乡情篇”,篇首排列了甘鹏云、傅慈祥、刘静庵、李书城、李汉俊五个名人肖像,这与“曹禺文化”的主题不符,应该另作安排。这个篇目的篇首最好是列出曹禺与故乡交往的年表,使人一看便知曹禺与潜江的浓浓亲情。篇尾的曹禺逝世与追悼会场面应转入“缅怀篇”。缅怀篇主要反映巨星陨落、落叶归根,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以及曹禺研究热潮。
三是关于五组“经典剧作群雕”的摆布与曹禺祖居模型的重制。
四是对曹树钧教授的建议应加以高度重视。曹树钧教授对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以及曹禺纪念馆的布展曾作出过很多贡献。在曹禺纪念馆开馆之后,他寄来“关于曹禺纪念馆进一步建设的几点意见”,[17]他说:“曹禺纪念馆既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争取升格为省一级乃至全国级),又是一个文化名人纪念馆。它可以同“红色旅游”与“文化旅游”(与武汉黄鹤楼、荆州古城成三点一线)结合。”他建议纪念馆建立资料征集室和研究室,广泛征集曹禺剧作的各种版本、各种艺术研究成果;与国外有关单位建立联系,征集曹禺剧作在国外出版、研究、演出的状况;更加重视有关曹禺生平研究的实物征集;把曹禺纪念馆建设成为全国曹禺研究的中心和信息中心。曹禺研究会的咨询服务报告认为曹树钧的建议十分恳切而且可行,希望有关部门加以重视,创造条件,逐步落实。
2009年,曹禺研究会召开了一次纪念曹禺《我是潜江人》公开发表20周年为主题的座谈会。这一年也是曹禺著作陈列馆(于2004年升格为曹禺纪念馆——笔者注)成立20周年,也是潜江市做名人文章,打出曹禺牌的活动20周年。
陈焕新首先介绍了《我是潜江人》产生的历史背景和曹禺著作陈列馆的组建过程,精彩地讲述了我市做名人文章打造曹禺品牌20周年的成功经历和成功背后许许多多动人的故事,与会人员听得津津有味。
他说,回顾潜江人文建设的历史,打出曹禺品牌20年来,我们已经迈出了三大步:第一步是1989年,建立了曹禺著作陈列馆;第二步是1997年,在森林公园建立了曹禺陵墓;第三步是2004年承办了“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建立了曹禺公园,并把曹禺著作陈列馆升格为曹禺纪念馆。2010年是曹禺诞辰一百周年,市委决定以此为契机,举办“第二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我们将会看到更加精彩的第四步。
陈焕新最后给予《我是潜江人》极高的评价,他说:“我认为打曹禺品牌的这20年来,收获最大的是曹禺为曹禺著作陈列馆开馆典礼写回来的书面发言《我是潜江人》,出乎我们的意料,是意外的收获。已成为曹禺生前创作生涯中最后留下的一篇抒发故乡情结的散文,是曹禺先生的绝笔,言简意赅,十分感人。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表白,或是说是他个人人格魅力的展示,同时也道出了潜江百万人民的共同心声。将成为潜江人永远的精神财富。”“《我是潜江人》这篇文章,展示了曹禺的心胸开阔,字里行间充满着人情味,充满着热爱故乡之情、热爱祖国之情,……不仅仅是对我们这一代人有教育意义,它将对世世代代的后人都有传承价值。这是曹禺为故乡人民留下的一座精神丰碑,《我是潜江人》,我的潜江心,将是一篇永远做不完的大文章。”[18]
2010年,以曹禺诞辰100周年为契机,举办第二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的同时,举办了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参会代表16人,其中有杨义祥、杨生国、陈洪声、董家祥等4名代表进行了论文交流。会议主持人田本相在闭幕式上总结发言时说:“曹禺故里的学者不可小看,大有潜力可挖,政府要高度重视理论研究,支持本地学者们的探索,就是提升整个城市的文化品位。”[19]陈焕新在开幕式上致词,题目是:“《曹禺研究》搭起了曹禺文化交流之桥。”[20]
陈焕新说:举办第二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是全国纪念曹禺诞辰10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继北京、天津等大城市活动之后的又一次文化盛会。这次盛会以纪念曹禺诞辰100周年为主题,以展示地方文化为主线,迎来了曹禺祖居复建落成典礼暨曹禺祖居博物馆挂牌仪式,迎来了中国剧协曹禺剧本奖创作基地、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交流中心以及曹禺大剧院奠基典礼,迎来了上海世博会湖北馆落户潜江,这些硬件设施建设,为我市作为湖北省首批创建省级现代化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为我市发展文化旅游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夏潮说得好:“曹禺文化周是曹禺先生家乡人民创造、归纳、提炼的一项富有深厚文化根基和高雅文化品位的群众文化活动,充分体现了潜江人民对曹禺先生的深厚感情和弘扬我国优秀文化的高度自觉”。[21]
2011年,曹禺研究会选择了以曹禺的处女作《今宵酒醒何处》公开发表85周年为主题,于9月19日在潜江市江汉艺术职业学院举行了纪念活动。
人们常说《雷雨》是曹禺的处女作,其实不然,因为在《雷雨》之前,曹禺在天津南开中学读高中一年级时,在天津《庸报》副刊《玄背》上发表了小说《今宵酒醒何处》,在这篇小说上他第一次署名曹禺。会上曹禺研究会的副会长胡逢林、刘清祥、陈洪声介绍了他们对《今宵酒醒何处》的研究成果,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曹树钧作了题为《〈今宵酒醒何处〉的艺术特色》专题学术报告。大家的发言涉及小说《今宵酒醒何处》的写作背景、主题思想、结构布局、写作技巧、文学风采以及对曹禺艺术人生的影响等等。
出席这次会议的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尹本武在最后讲话时高度赞扬了曹禺研究会的重要作用,他说:“曹禺研究会通过曹禺文化的学术研究与交流,助推潜江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提高了潜江的城市文化品位。”并且以重叠的话语称赞:“没有曹禺研究会,就没有圆满的曹禺文化周;没有曹禺研究会,就没有曹禺文化周的圆满。”他还对曹禺研究会寄予厚望:“希望曹禺研究会的同志们,一如既往地为潜江文化事业的发展,为打造‘中国戏剧之都’做出积极贡献。”
曹禺的外孙苏蓬也参加了会议。
2012年,曹禺研究会与江汉艺术职业学院于11月29日联合举办“纪念曹禺改编巴金小说《家》为4幕话剧70周年学术研讨会”,为了引导青年学生学习和传承曹禺文化,这次研讨会论文交流以江汉职院学生为主。有10名师生提交了论文,其中有4名师生获奖,并在会上宣讲了他们的论文。
这一年,曹禺研究会应潜江市曹禺祖居博物馆之邀,陈焕新带领本土专家对博物馆进行了第二次考察,并由陈焕新亲自执笔提出了如下四点意见:
一是“曹禺祖居”的定位是“书香门弟,耕读之家”。为了体现这两个特色,曾在进门的迎客大厅里,设置了几个玻璃柜,里面装着书籍和草鞋、铲子,以此表达“耕读”之意,但效果不佳,而且有伤大雅之堂,影响整体美观,专家们建议拆除这些“小不点”,专门设置一间藏书室和农具储藏室,以唤醒人们对历史的记忆,从而彰显书生门第,耕读之家。
二是“曹禺祖居博物馆”既有收藏功能,又有展示功能,更重要的是做好曹禺家世的展示。第一展室应突出曹禺的父亲万德尊,但是现在把他放在最后面。专家们认为首先要向观众交待曹禺与这个万氏家族的关系,让大家看到曹禺的父亲对他的直接影响。与之同时对第二至四展室的布置以及其中的故事情节也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
三是“曹禺祖居”的对联和匾额需要规范。比如对联的排列杂乱,有的从左到右排列,有的反之。最显眼的是“德馨堂”内紧靠中堂的一幅对联是从右至左排列,而紧挨着的另一幅对联又是从左至右的排列。匾额也显得过多。建议进行一次梳理,使之规范化、标准化。
四是“曹禺祖居”内设置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与“曹禺祖居”的主题不协调,建设另辟场所安排。
2013年,曹禺研究会召开了一次纪念《雷雨》诞生80周年暨《曹禺研究》创刊十周年座谈会。曹禺的《雷雨》是1933年暑假写成的,1934年才在《文学季刊》上发表,所以说2013年是《雷雨》诞生80周年,而不是发表80周年。
座谈会邀请了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曹树钧,武汉大学哲学院教授邹元江和天津原戏剧博物馆长黄殿祺参加会议。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陈洪思致欢迎词。陈焕新会长回顾了年刊《曹禺研究》创刊十年来的奋进之路,展望了今后的发展前景,几位专家高度评价了《曹禺研究》的学术地位、学术成就,也提出了十分宝贵的意见。
纪念活动还有一个重要项目,这就是曹禺研究会注册的“中国曹禺”网(www.zgcaoyu.com)于同年2月正式开通运行。
中国曹禺网并入潜江市政府门户网站群系统。除首页外,一级栏目主要有六个:一是新闻中心,主要发布国内外研究曹禺的学术动态、信息和举办曹禺节会的公告公示等;二是曹禺书简,刊载曹禺与文化名流及亲属的书信来往;三是舞台天地,分设艺术鉴赏、图片曹禺、视频曹禺等二级栏目,全面介绍曹禺的作品不同时期、不同版本、不同艺术形式的演出以及曹禺组织或参与的文化艺术活动;四是艺术研究,刊发曹禺的论文;五是读者来信,建立与读者交流的平台;六是关于我们,介绍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及其自身建设;当年就发布各类信息5000多条,点击突破20万人次。
2014年,这一年是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建会10周年,恰逢第三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于9月举行,更让人惊喜的是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陈洪思把承办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任务交给了曹禺研究会,还指派曹禺纪念馆、江汉艺术职业学院和新华书店配合曹禺研究会承办这次国际学术研讨会。
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从9月25日开幕到27日闭幕,历时3天。与会的国内外专家学者都感到井然有序、丰富多彩。
陈焕新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总结”中讲了研讨会的五个特点:一是这次研讨会越开越大,参会的人员越来越多。比如,以上海戏剧学院为首的“曹禺戏剧文化研究与交流合作体”的筹备会人员,参加了研讨会开幕式;英国利兹大学钢琴独奏表演者杨远帆年仅17岁,其陪同的父母全程参加了研讨会,潜江市委党校副校长杨义祥出席研讨会时带领咸宁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李城外一行3人参加了开幕式;中国民族大学在校博士生靳书刚在网上获得信息后,迅速赶到潜江参加研讨会,以便充实他的博士论文。这些都说明了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具有很大的魅力和凝聚力。
二是参会人员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因为有的专家学者在这几天之内还要参加别的学术活动,只好采取兼顾的办法,跑过来跑过去,不愿意错过参加这次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机会。
三是这次研讨会采取了论文交流与曹禺戏剧展演相结合的办法,三天看了四场戏,把论文交流与演出的戏剧现场分析结合起来,更加直观生动。
四是这次研讨会论文交流的形式比较活跃。既有口头的讲演,也有PPT的配合;既有专家的点评,也有对话式的讨论;既有说,也有唱。像本市代表杨礼福在发言中情不自禁地唱起来了。到会的专家学者们都向他讨要花鼓戏光盘。
五是这次研讨会会务的组织安排与会场布置都超过了以往。会标设计很壮观,一进会场便使人振奋。会中虽然只安排了半天参观,但内容丰富,中外专家学者参观了曹禺纪念馆、曹禺祖居博物馆,参观了东城区、西城区,还看了举世闻名的“平原上的三峡大坝”——南水北调引江济汉兴隆水利枢纽工程,通过参观,向世界展示了潜江的美好形象。
此外,这次研讨会上发言的本土学者是历届最多的一次,第一届只有3人,第二届5人,第三届达到6人。
由潜江市曹禺研究会主编的《传世雷雨》——第三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已于2015年2月由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版,收入论文29篇,29万字。研讨会的视频实录已制成光盘,这也是研讨会的重要成果。
在第三届曹禺文化周闭幕式上有一段插曲——表彰第三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期间工作成绩突出的单位和个人,曹禺研究会和会长陈焕新双双获得市委市政府表彰。
四、办刊著述,收获曹禺研究硕果
《曹禺研究》年刊是曹禺研究会的会刊,从2004年到2015年共出版发行了十一辑。陈焕新说:办会刊的初衷,是以此来表明曹禺研究会这个组织的存在及其存在的价值,让人们看得见,摸得着,也是以此向全市人民汇报工作的一种形式。
回顾《曹禺研究》创刊十余年来的经过,起点很低,又没有现成的样板可以遵循,一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由曹禺的文本研究,到舞台艺术的赏析与品评;由曹禺的作品研究,到曹禺人品的追思与缅怀;由曹禺的家世研究,到万氏家族及其文脉传承的探讨;由对曹禺的追忆,到曹禺书简的曝光;由花鼓戏缘的研究,到多种戏曲的关注与推崇;由有关曹禺信息的传递,到有关曹禺新著的评介;由故乡情结的报道,到人文潜江的推出以及对名人故里文化底蕴的挖掘与弘扬;由本土学者的供稿,到全国各地知名人士、大学教授再到国外研究曹禺的专家学者的供稿;步步深入,逐步被社会广泛认知以及专家学者们的认可。
曹树钧教授写的“论一本内容厚实的《曹禺研究》年刊”[22]高度评价了《曹禺研究》年刊,其实他本人为办好《曹禺研究》年刊作了大量的工作,帮助组稿,从国内到国外,从普遍学生到文艺界的高层领导,组织了大量的、很有份量、很有价值的文章。
浙江传媒学院教授洪忠煌撰文说:“《曹禺研究》所汇集的成果和资料,具有一般刊物不能提供的深度和广度,是弘扬曹禺戏剧艺术精神的一个难得的平台。”他还说:“尤其可贵的是,此刊用稿不拘一格,形式多样活泼,内容广泛,与曹禺有直接或间接联系的方方面面,体现了一种真正的‘学术精神’”。[23]
上海沪剧院导演、院长助理刘恩平评价道:“曹禺研究会能在潜江诞生,意味着曹禺先生心灵还乡之夙愿的达成。而《曹禺研究》这本会刊每年夏秋之际的面世承诺,不独是对先生其人其作的铭思,更是对其心其魂的应答,这也许是《曹禺研究》最朴实也是最虔诚的意义所在”。[24]
曹禺研究会以书为媒、广交朋友,搭起了曹禺文化交流之桥,在《曹禺研究》上所刊登的文章,涉及到全国16个省市和地区,还有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亚、南斯拉夫、美国、英国和马来西亚等9个国家的来稿,说明了这个刊物,不仅走出了市门、省门,而且走出了国门,面向世界,从这种意义上来讲,说明了潜江市已经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研究曹禺的中心。
《曹禺研究》以学术研究为主,通过“学术研究”“舞台天地”“经典赏析”“名剧品评”“话剧百年”“百年曹禺”“学子论坛”等栏目发表的文章约占总篇幅的60%;通过“故乡情结”“文化盛会”“花鼓戏缘”“魂归故里”等栏目的文章约占总篇幅的30%;另外还有“曹禺家世”“万氏家族”“人文潜江”“信息传递”及其它栏目的文章只占总篇幅的10%。近几年来《曹禺研究》的厚度已近500个页码,内容越来越丰富。其中外国来稿约占总稿数5%,可以看到《曹禺研究》的触角伸向了国外;市内作者的文章约占三分之一,体现了本土的草根特色。
陈焕新作为《曹禺研究》编委会的主任,除了参与精心筹划设计以外,还参与编辑与核对,并亲自撰写文章。第一辑上有他的文章:“建立曹禺著作陈列馆的回顾”、“在潜江市曹禺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还有以笔名“唤醒”写的“专访万家秀”;第二辑上有他的文章:“名著、名人与名市”;第三辑上有他以笔名唤醒写的“鸡尾宴上话衷肠”;第四辑上有他写的“让曹禺文化深入潜江人民生活之中”、《曹禺家世》序;第五辑上有他与翟祥祖合写的“建盐都新城,添水乡异彩”—曹禺为故乡“撤县设市”题词20周年;第六辑上有他写的“南水北调中线补偿工程引江济汉兴隆枢纽坐落潜江”的照片解说词;第七辑上有他的文章“《我是潜江人》是曹禺留给故乡的精神财富”;第八辑上有他的文章:“《曹禺研究》搭起了曹禺文化交流之桥”、“辛亥革命元老李书城”;第九辑上有他的文章:“曹禺文化在潜江从自觉、自信走向自强”;第十辑上有他的文章:“三个女人一台戏”、“《曹禺研究》十年回眸”;第十一辑上有他的文章:“周蘩漪的魅惑贯穿《雷雨》始终”。
陈焕新在纪念《雷雨》诞生80周年暨《曹禺研究》创刊座谈会上一字一板,字字铿锵地说:“《曹禺研究》年刊是全国唯一的一本专门研究曹禺的刊物,吸引了全国各界人士的目光,特别是引起了戏剧界、戏剧理论界、教育界的关注,我们应该不失时机的借梯上楼,借助他们的智慧,让《曹禺研究》年刊更上一层楼。在此我们寄希望于我们聘请的顾问,北京的田本相先生,上海的曹树钧先生,武汉的邹元江先生和天津的黄殿祺先生,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并通过他们再网络更多的专家学者和学生向我们投稿;同时我们寄希望于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以及集体会员单位一如既往的关心我们和给予必要的资助;我们还寄希望于曹禺研究会全体理事,特别是《曹禺研究》年刊编委会和编辑部的同志们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攻坚克难,勇于担当,敢想敢干,创新发展,为打造《曹禺研究》升级版作出应有的贡献。”
1933年出生的陈焕新,17岁就参加了革命工作。1950年初,参加湖北省财经干部学校学习,下半年集体分配到荆州行署工商科,当时的科长马乐农调阅领队陈焕新的学生档案,看中了他是学校的学生干部、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甲等学习模范,便把他留在他的身边,担任行署工商科的事务会计,并负责抓青年团的工作。1952年经过“三反”“五反”斗争的洗礼,由荆州行署专员阎钧、副专员胡易之、王平东署名的委任状,委任他为行署工商科审计,应该说是得到了重用,可是当年年底,他自告奋勇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接收锻炼,报名参加“知识份子交流”到农村,因此下派到潜江县多宝区担任区委宣传干事。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4年调任潜江县委组织部组织员,随即调任县委办公室政研员。1955年牵头组建县委农村工作部,1956年担任潜江报社副总编并兼任县委第一书记邢子春的随身秘书,1960年因邢子春的工作失误被撤职(以后平了反),陈焕新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受株连下放到基层锻炼,任熊口农场下属分场的副场长,一直干到1980年,熬过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调回潜江重新启用,开始任县革委会办公室秘书,后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城镇工作办公室主任。1988年撤县设市后,任潜江市城市建设委员会主任,1991年任潜江市副市长级调研员,直至1997年64岁正式办理退休手续。用陈焕新自己的话来说,是“迟到的辉煌”。
陈焕新的人生道路,虽有这样一段坎坷经历,但他坚守党的信念,保持共产党员的本色,“真金不怕火炼”,炼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懃懃恳恳、任劳任怨、廉洁奉公、忠于职守、严于律己、宽以待人。退休后仍担任多个社会群众团体的领导职务,充分体现了他的人生价值。
“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他饱览曹禺著作,通读了曹禺研究会自己编辑的《曹禺研究》第一辑至十一辑。他还看了多种多样的曹禺戏剧演出,如花鼓戏、黄梅戏、沪剧、京剧等等,结合看戏分析曹禺剧作的主题思想、戏剧结构、人物语言。
他还尽可能多地参加各种学术交流活动。2004年,他参加首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作了“荆楚文化是曹禺文化的根基与灵魂”的发言。
2005年,他到北京参加了全国第五届曹禺学术研讨会,在会上作了“让曹禺文化溶入潜江人民生活之中”的发言。
2007年,他到浙江绍兴参加“曹禺研究规划暨纪念《雷雨》首演与话剧百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参与了会议的主持工作。
2010年,他参加第二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作了“《曹禺研究》搭起了曹禺文化交流之桥”的发言。
2012年,他参加北京“当代中国话剧理论与剧作学术研讨会”,他在会上作了“打造中国戏剧之都在行动”的发言。
2013年,他到天津参加“纪念《雷雨》诞生8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宣讲论文:“三个女人一台戏”。
2014年,他参加第三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暨曹禺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宣讲论文“周蘩漪的魅惑贯穿〈雷雨〉始终”。
古人说:读万卷书,引万里路。陈焕新常想:读曹禺写的书,走曹禺走过的路。他多次说到想带领曹禺研究会的本土专家们去踏访曹禺当年走过的山川河道,住过的城市乡村,去摸一摸曹禺在清华大学写作《雷雨》时用过的桌椅,去四川江安看一看曹禺写作《日出》时住过的房屋……
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的学习样式,使他在戏剧专业与曹禺文化两个方面的知识迅速增长,他边学边写,十一年来笔耕不辍,先后在各种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在《曹禺研究》、《潜江日报》以及市委内参上发表的文章,汇集成册出版了他的第二本书《创新发展观念  重塑潜江形象》,该书收入他在曹禺研究方面的文章27篇。另外,还有“咨询服务篇”、“延安精神篇”、“花木盆景篇”、“往事回忆篇”、“读者点评篇”,合计20余万字,全面反映了他退休后的晚年生活。
著名曹禺研究专家曹树钧教授在《锲而不舍  弘扬曹禺精品文化——曹树钧研究曹禺50年收藏展》(收藏展于2014年6月7日至9日在天津举办——笔者注)这本小册子中称赞陈焕新说:“潜江曹禺研究会会长陈焕新先生,老当益壮,虽然年过八旬,却是潜江打造曹禺文化品牌的功臣。” 
 

[1] 曹禺:《曹禺自述》,北京京华出版社,2005年,第64-65页。
[2] 《曹禺研究》第一辑,“建立曹禺著作陈列馆的回顾”,远方出版社,2004年10月,第116页。
[3] 《曹禺研究》第一辑,“建立曹禺著作陈列馆的回顾”,远方出版社,2004年10月,第117页。
[4] 曹禺著《悲剧的精神》第238页,京华出版社2005年版
[5] 潜江日报2004年4月17日,第1版。
[6]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版,第208页。
[7]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第208页。
[8]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第207-208页。
[9]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第212页。
[10]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第204页。
[11]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第205页。
[12] 《曹禺研究》第一辑,远方出版社,2004年,第205页。
[13] 《曹禺研究》第二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第146页。
[14] 曹树钧、郑学国主编,《世纪雷雨》,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第286页。
[15] 《曹禺研究》第三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第245-247页。
[16] 《曹禺研究》第四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07年,第215-217页。
[17] 《曹禺研究》第二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第293页。
[18] 陈焕新著《创新发展观念,重塑潜江形象》,2012年,第197-199页。
[19] 陈焕新著《创新发展观念,重塑潜江形象》,2012年,第207页。
[20] 《曹禺研究》第8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1年,第442页。
[21] 陈焕新著《创新发展观念,重塑潜江形象》,2012年,第205页。
[22] 《曹禺研究》第7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第390页。
[23] 《曹禺研究》第10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第417页。
[24] 《曹禺研究》第10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第422页。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