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互联网+”时代下潜江曹禺文创产业发展新探—以台湾地区名人故居文创模式为参考样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0-22 12:12:50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摘  要:本研究立足于潜江市曹禺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现状,旨在探讨互联网时代下,传统文创产业模式的革新与路径。本文建立了两个框架维度,分别为历史和当下、潜江与台湾,通过这种纵横贯通的研究视角为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思路,即借鉴台湾名人文创产业“以名人为中心,辐射五大类别”的基本模式,拓展出多样化文化产品的“搭车”模式和“互联网+”时代下的“全民创意”生产模式。
  关键词:文化创意产业  互联网+  潜江 曹禺 台湾 名人故居
  作者简介:张萱,湖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导论
  著名学者约翰.哈特里说:“文化创意产业是近年来在新知识经济范围内,新媒体技术(信息通讯技术)语境下,在概念上和实践中供交互式城市消费者运用的概念。” [①]在约翰.哈特里看来,“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是特定历史语境的产物,它来自技术和世界经济的变化,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互联网技术与文化发达的国家、地区和城市中出现的政策架构。2015年,李克强总理提出了“互联网+”的国家战略思路,任何产业都启动了互联网思维,以实现与社会的接轨,当代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必然也置于其中。
  作为目前潜江文创产业的重要构成部分——曹禺文化,它的优势特征与发展瓶颈集中在哪些方面?在“互联网+”语境下,下一阶段的文创重点应在何处?
  一、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优势现状与发展空间
  2009年,潜江被国务院确定为资源枯竭城市,正面临着城市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问题。而文化以产业的形式进入现代服务高度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是一种最佳的选择。在这样的背景下,潜江地区整合了当地浓厚的戏剧文化传统,借由曹禺故里的文化品牌思路,开启了潜江曹禺文化创意产业的步伐。曹禺作为我国戏剧大师,名声显赫,他与潜江的戏剧文化之缘是怎样结上的呢?虽然,曹禺一生从未到过潜江,但他的散文名篇《我是潜江人》,一下子,让人们将目光转向了这座城市。戏剧作为两者之间的“桥梁”,使得潜江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成功地推出了曹禺这张“城市文化名片”。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发展规模和建设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具体表现为以下两个方面。
  1.潜江曹禺文创产业内容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源于建筑群效应。
  “2010年,曹禺文化产业园被确定为全省23个首批创建现代服务业示范园区之一。整个产业园规划面积达到4800亩,目前已建成曹禺公园、曹禺纪念馆、曹禺祖居、曹禺戏楼等一批文化工程,占地面积1400余亩。”[②]另外,潜江还设立了曹禺中学以及曹禺教育奖等,由此所形成的庞大建筑群规模效应,已成为潜江曹禺文化创意产业的基础。依托于空间建筑所带来的连锁效应,则表现在曹禺文创产业丰富的内容上,以及客观的经济效益。自2004年“第一届中国潜江曹禺文化周”举行以来,2010年和2014年分别举办了第二届和第三届。在第一届和第三届“文化周”主题上,分别以曹禺的作品《雷雨》发表70和80周年为契机,第二届“文化周”的主题,则以曹禺诞辰100周年为契机,期间,三大剧种齐聚潜江,安徽省黄梅剧院演出黄梅戏《雷雨》、陕西省京剧院演出京剧《雷雨》、北京龙马社演出话剧《报警者》和《有一种毒药》,让潜江逐步成为名副其实的戏剧大观园和戏剧交流中心。如果说,“首届曹禺文化周”打造了潜江这座城市的文化品牌,那么之后的每一届“曹禺文化周”则进一步弘扬曹禺文化,强化了潜江这座城市与“曹禺故里”城市名片之间的关系,不断提升潜江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且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推动了当地的对外开放和招商引资。以“第三届中国曹禺文化周”为例,“此次推介会共签约40个项目,总计合同引资290.82亿元”[③],在展示潜江文创产业正面效益的同时,也证明了“文化创意产业是继信息产业经济后,新一波的无形经济动力。”[④]
  2.潜江诗歌与花鼓戏文化传统是曹禺文创产业的能量“源泉”。
  潜江文创产业在以曹禺打“名人牌”的思路上,并非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正是潜江本土的诗歌传统和花鼓戏文化氛围,让它与曹禺故里的称号相匹配。作为中国现代话剧奠基者、杰出的戏剧大师,被誉为“东方莎士比亚”的曹禺,仅仅凭借他的一篇散文《我是潜江人》,就将曹禺作为潜江市文创品牌的理由,显然是不够的。应该说,潜江地区自身的文化根基和基础,才是决定这张“文化牌”能否打响,能否走远的重要“土壤”。一方面,“潜江作为一个县级市,现代诗人有100多人,在全国有影响的诗人也有30多人,被诗歌界称为‘潜江现象’。”这一现象与当地浓厚的作诗、议诗的氛围密不可分。“据统计,潜江的诗歌社团十分活跃,数量约有30余个,成员达到1200多人。”[⑤] 在当代社会中,拥有如此数量诗人的城市并不多,如此客观的人数也带来了高度活跃的地方诗歌现象,并为潜江赢得了诸多头衔。比如,潜江后湖就被评为“中华诗词楹联之乡”,潜江被评为“中华诗词之市”。2000年以后,在潜江确立了“曹禺故里”的文创产业发展之路后,2014年,中国诗词楹联学会在潜江举办了“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等活动,将曹禺与潜江的诗歌传统做了一次很好的嫁接,扩大了潜江作为“曹禺故里”的城市文化影响力。特别是在曹禺公园修建完成以后,作为市民活动的公共空间中,印刻在大石面上的《我是潜江人》的散文名篇,更加强化了来此晨练、休闲、散步的潜江市民从日常生活中确立了本土的诗歌情节与曹禺精神之间的关系。
  另一方面,潜江地处江汉平原腹地,也是荆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并被誉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荆州花鼓戏之乡”。在潜江有近200多个业余花鼓戏剧团活跃在农村,唱戏、看戏是群众重要的文化生活。比如,“2013年,潜江举办了‘首届荆州花鼓戏声腔大赛.戏迷潜江’,吸引了周边天门、洪湖、监利等地区2000多名戏迷前来参赛,影响力、辐射力遍及江汉平原,将潜江变为荆州花鼓戏迷的‘策源地’”[⑥],作为文化传播扩散的产物之一就是,潜江传统的戏剧文化也开始“走出去”了。比如,潜江花鼓戏《赵氏孤儿》在英国利兹大学承办的《寰球舞台演出中国:人.社会与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就获得国际同行的认可,潜江市政府也借此机会与莎士比亚的故乡斯特拉夫镇进行了沟通,开启两个戏剧大师故里之间的戏剧文化交流,让曹禺的戏剧走向世界,也让莎翁的戏剧走进潜江。
  综上所述,经过了10多年的发展,潜江曹禺文创产业已初具规模,其优势显而易见,无论是在整体规模,还是在具体内容和形式上,戏剧大师曹禺与潜江本土化内容的有机结合,让潜江向世界亮出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城市名片。不过,目前潜江曹禺文创产业正在步入瓶颈期,如果说,政府支持与民间传统是潜江曹禺文创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那么其原始积累已经完成,迫在眉睫的是现阶段的文创活动应该朝哪走?怎么走?重点在哪里?要回答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就必须提出两个新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城市文创产业的模式有哪些?文创产业不是中国或潜江所特有的,而是经历了近半个世纪发展,在国际上有着成熟模式的一套规则,如果完全依靠自己来摸索出路,难免会走弯路,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因此借鉴和参考成熟的文创样本是必须的。但我们也知道,城市文创产业在类别上分为十几种,找到适合于潜江的“参照物”就更显重要。第二个问题是,当下社会环境的典型特征是什么?“互联网+”时代下地方文创产业的发展思路,显然不能仅依靠规模建设和举办每年一次的“文化周”活动就能胜出。互联网的开放、交互、技术、创新、迭代等特征已渗透进社会的方方面面,互联网思维与城市文创产业的有机融合,才是目前潜江曹禺文创发展的主流方向。
  二、台湾名人文创产业对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借鉴意义
  1.台湾文创产业的亮点:把文化做成生意
  二十一世纪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的到来,以创新为主的经济形态成为世界的主流,文化创意产业便成为各国最具发展潜力的产业。台湾作为世界上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较早的地区,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并形成了相对成熟的模式。台湾从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经济飞跃发展,带来了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并逐渐成为社会普遍观念。1995年,台湾“文化产业研讨会”将文化创意产业的营造意识扩展至全岛,台湾的文创产业由此正式起步。20多年来,“台湾文创业获得长足发展,产值由2002年的4352.6亿元(新台币)增长到2013年的破万亿元,创造了4.3万个就业岗位。[⑦]” 台湾文创产业在带来巨大经济效应的同时,也形成了它独特的文创模式。在国际范围内,对文创的定义几乎都体现在——创意,这一概念基础之上。正如,《2008世界创意经济报告》中提到“文化创意包括想象力和科技创新能力,想象力是一种产生原创观念的能力,以及能用新的方式阐释世界,并用文字、声音与图像加以表达;科技创新包括好奇心、一种勇于实验的愿望和在解决问题时创建新的联系。”[⑧] 无论是英国、美国还是其他文创产业走在前列的国家,都是从想象力和科技创新能力这个原点出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条文创产业路径。在这一原则下,台湾文创产业的创意精神,有着怎样的典型特征呢?
  以台北故宫博物院礼品店内的“朕知道了”胶带纸为例,该产品作为台湾文创产业成功范本,其创意就在于,把康熙皇帝的四个字朱批印在人们日常工作使用的透明胶带上,从而激活了沉埋一个多世纪的清朝奏折,使得本来很普通的胶带纸成为抢手商品。其销量甚至超过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翠玉白菜”、“肉形石”等传统文化礼品。由此可见,台湾文创产业的创意精神不是从大处着手,而恰恰是从细节中寻找创意灵感,这一思路也被成为“小成本、大收益”。所谓“小成本”,是指对于自然资源相对匮乏的台湾来说,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中挖掘价值,是其文创业的指导思想,而台湾地区丰富的中华民族文化传统是其最大的优势,在这里面大做文章,将文化创意产业作为当地的政策发展方向便产生了“大收益”,成为激活台湾经济发展的最大亮点。
  2.台湾名人文创产业对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借鉴价值
  台湾名人文创产业对于潜江曹禺文创产业而言,两者的可比性,以及前者对后者的借鉴价值,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
  第一,两地名人文创产业的发展背景相似。管仲讲“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作为一项从事精神产品的生产、流通和消费的行业,文化创意产业的水准与社会的整体文化素养,很多时候是相互影响、相互形塑的。台湾经过20世纪70——80年代“亚洲四小龙”时期的高速发展之后,经济繁荣程度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对于一个现代化都市而言,文化生活的需求也变得尤为迫切,在这样的背景下,台湾文创事业开始发展。近年来,文创产业在内地也成为一个持续升温的热词。以北京故宫博物院为例,“2015年,故宫博物院已开发出8683件文化产品,仅上半年文创产品销售额就达到7亿元人民币,利润近8000万元。[⑨]” 再看,潜江文创产业起步于1997年。而早在1994年,潜江市就获得了“全国明星城市”的称号,同年,列为省直管市,位于省内前列。1997年以后,潜江经济发展迅速,市民的文化需求相应增长,文化创意产业应育而生。
  如果说,经济基础是决定城市文创产业是否形成的基础条件,那么,在内容方面,两地文创则有着更为接近的选择,即都选择了将地方名人文化与传统文化向结合。台湾地区以名人故居为对象,开辟了地方文化产业、民宿活动和文化庆祝等多项创意活动,潜江市同样立足本土特色,以曹禺故里为对象,打造了一系列围绕曹禺戏剧展开的文创活动。值得一提的是,台湾文创产业在初期,首先就是从老旧厂房的改造,建设文化创意园区开始的,潜江的选择则是建设规模庞大的“曹禺公园”,从这一点来看,两地文创产业都以营造空间结构为其早期运作的重点项目,这为之后利用空间所塑造的仪式感,特别是拉近文化名人与现代游客之间关系的创新,提供了场所和平台。
  第二,台湾名人故居数量庞大,文创产业的经验成熟,具有针对性的参考价值。在台湾的民国文化名人及其故居非常可观,包括:于右任的梅亭、钱穆的素书楼、“中央研究院”里的胡适故居、傅斯年纪念室、林语堂的有不为斋、张大千的摩耶精舍、梁实秋的雅舍等等。这对于台湾的文创产业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文化资本,擅长“小成本,大收益”的台湾文化创意产业,在名人故居这一领域中为我们提供了极其广阔的视野和学习思路。
  以林语堂故居的文创产业为例,它的特色在于,用故居还原了林语堂“闲适”的文化精神。故居完整的保留了林语堂先生当年自己设计的原貌。居中的餐厅及客厅,如今成为供参观者吃饭喝茶的空间。当游客浏览于此,故居的空间也为游览者营造出了一种时空的穿越感,让置身其中的人仿佛又读到了林语堂当年描述这间居室时的文字,“黄昏时候,工作完,饭罢,既吃西瓜,一人坐在阳台上独自乘凉,口衔烟斗,若吃烟,若不吃烟。看前山慢慢沉入夜色的朦胧里,下面天母灯光闪烁,清风徐来,若有所思,若无所思。不亦快哉!”[⑩] 如此一来,游客便轻易地被融入到林语堂所倡导的“生活的艺术”之中。现代人通过空间的存在所体会到的文人精神,在这里就是通过林语堂故居的文创设计理念所实现的。台湾文创产业对林语堂故居的开发和创意,遵循的就是“小成本,大收益”的文创理念,专注于挖掘林语堂在其文学和精神世界中,所倡导的“闲适”价值,对其故居几乎不做过多的改动,充分利用故居的空间存在,以最小的成本,追求效益的最大化。
  除了林语堂,胡适故居的文创产业则另有特色。声音,成为这里的一道特殊风景。用胡适原滋原味的声音带来了贯穿其一生的浪漫主义文学精神,让游客体会了一场穿越时空的文创体验,也是别具一格。胡适故居的展览室除了常设展和经常举办的主题特展之外,如何在“小成本,大收益”的指导思想之下,充分利用这80多平方米的陈列室里,将其资源最大化利用?该文创的设计理念就从胡适当年留下的音频材料入手,游客在陈列室中,戴上耳机就能听到胡适的原声。胡适的声音将历史与当下连接了起来,对于游客而言,这种文化游览方式因为声音而产生了心理上的亲近感,仿佛胡适就在你身边,像一位朋友对你说话一样。从文创角度来看,胡适的声音资源就是一种可被循环使用,并且使用的人越多,其成本越低,价值越大,这同样是“小成本,大收益”的又一创新。
  另外,还有钱穆故居,在文创活动中,它的亮点就是非常丰富的读史文化活动,这于被称为中国“史学四大家”之一的钱穆来说,该主题又一次证明了从名人的文化精神出发,获得的文创成功。在钱穆故居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看见,在近期活动中,90%的内容都是与读史和谈经相关的活动,如“素书楼8月讲堂:以古鉴今——史传与人生:魏公子列传 讲师:江义泰老师”、“钱穆故居读经夏令营”[11]等。
  由此可见,无论是林语堂、胡适,还是钱穆故居,在台湾文创产业的总体布局下,既有共通性也有差异性,它们共同遵循着台湾经典的文创理念,即因地制宜,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以空间的存在感将游览者带入历史的情境中;而彼此的差异性则在于,不同的文化名人有不同的文化风格,因此台湾文创最为擅长的从细节入手的思路就要因人而异,寻找各自的“亮点”,比如,林语堂“闲适的生活态度”,胡适的“浪漫主义精神”等。这种思路对潜江曹禺文创产业视野的拓展和创新空间,应该说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
  三、“互联网+”时代下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新思路
  1.“以名人为中心,辐射五大产业类别”的文创商业模式
  出于对台湾文创产业成功经验的学习和借鉴,笔者认为,从宏观层面了解台湾名人文创产业所隶属的产业格局是十分必要的。目前,“台湾文创产业已经形成了五大支柱的产业类别:动漫创意、精致农业创意、新媒体产业创意、现代陶瓷业创意和产品设计创意”[12],它们共同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台湾所有的文创产业都可以在这五类中找到依据。以名人文创产业为例,它所遵循的就是:“以名人为中心,辐射五大类别”的商业模式,即以文化名人的个性为特色,将触角伸向五大类别中的每一类,通过生产相关的动漫、创意性农产品,开发新媒体等数字产品,致力于从平凡生活的各个细节中提炼艺术、发现商机,创造经济价值再反哺生活,由此提升了民众的生活品质和文化素养。这一整套运作在台湾名人故居的文创活动中已颇为娴熟,“林语堂润饼文化节”就是其中一例。
  “润饼”,原本只是两岸经年流传的一道家常菜肴,借由艺术包装,如今已成为台湾林语堂文化中的一个重要载体,“每年举办的‘润饼文化节’,以及由此衍生出‘人间甘露茶文化暨林语堂茶书房美学特展’、‘春日陶艺生活’、‘春日南管生活’、‘茶•日式建筑之美’、‘润饼的闽南身世与春日节气生活’、 ‘芳春花事生活’、‘旧北投春日老街行’、‘台菜的传承与国际化’等一系列20多项活动,将美食、音乐、茶事、建筑、旅游等时尚风雅的元素全部囊括其中,已经成为岛内民众熟知的一个文化节日。[13]” 从一块普通润饼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中,我们可以看到,林语堂的生活态度是源头,润饼是载体,活动则是系列产品。
  将此思路用于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发展来看,我们能否找到一个类似于“润饼”的文化符号。大家都知道,曹禺的文化精髓是戏剧,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Plum Performance Award)是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而潜江在修建曹禺文化园时,选址地点就命名为“梅苑”,这呼应了中国戏剧的文化主题,也凸显了曹禺的戏剧成就。在“‘梅苑’内,其主要建筑有曹禺祖居、中国剧协曹禺剧本奖创作基地和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交流中心。梅苑内建筑总体以‘梅’造型,定名为‘梅花岛’,仿古商业街名为‘梅苑古街’,景区点线面均以梅的符号和意象命名,园区各处遍植梅树形成“千亩梅海”[14]。如此看来,梅花,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文化符号,我们可以尝试将它与曹禺的戏剧相关联,作为一个出发点,然后向五大文创产业类别辐射,充分挖掘梅花的文创价值,将赏梅、民宿、产品设计等联动起来,比如,推出“冬季到潜江来看梅”等主题旅游,同时打造一批以梅花为主题的美食,比如梅花糕、梅花茶、梅花果冻等;以及梅花主题的小商品。目的就是为了让游客们置身于千亩梅海中,能够体验到文化氛围并产生体验式的消费需求,实现曹禺戏剧文化的商业附加值。另外,我们也可以利用梅苑中的艺术交流中心,打造以曹禺戏剧为主题的“小剧场”等活动,通过与高校或民间机构合作,以“梅苑”为基地进行公益性演出和话剧艺术创作,让这里的自然之梅与人文之梅交相辉映。总之,以梅花为中心,充分利用梅苑的文创功能来拓展曹禺的文化发展空间,是潜江曹禺文创发展的一种新思路。
  2.多样化文创产品的“搭车”模式
  所谓文创产业的“搭车”模式,是指文创活动中的各类产品要借助现有成熟平台,以“搭顺风车”的方式,在短期内实现产品的社会认知度,提高文创品牌的影响力。这里提到的“成熟平台”包含了两个层面,其一,就是日常化程度高的用品,比如各种生活日用品,办公用品等;其二,就是知名度比较大的商家或企业,特别是食品类、餐饮类等。在台湾名人文创产业中“搭车”的模式并不罕见,就拿张大千故居的文创活动来说,目前,张大千故居的网站隶属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中,依托此平台,对张大千的文化推广必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家对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认知度显然要更高,当游客在其官网上浏览时,很容易看见网站上的其他主题。张大千的文创产品就是“搭顺风车”的一个典型思维。
  这一逻辑在潜江曹禺文创产业的发展中,非常具有适用性。大家都知道曹禺戏剧的最高成就是《雷雨》和《日出》这两部话剧,其中许多经典台词,既有文学魅力又有文化色彩,因此将某些台词作为主题产品,加以推广,必然能带来社会反响。但关键是由潜江市或曹禺研究中心自己去推广,耗时长,且效果不一定明显,那么借用“搭车”思维模式,效果就明显不同了,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提出两条思路,其一,将这些台词印刷在日常生活中的某些物品上,比如文件夹、透明胶带等文具,以此提高人们日常中接触到它的概率,由此扩大影响力。其二,就是搭上某些知名商家或企业,比如,潜江市可以通过引入星巴克咖啡店这样的企业,合作生产印刷有曹禺经典台词的马克杯。星巴克入驻每一座城市后,都会印刷一款当地主题的马克杯作为商品销售,这种企业文化与潜江曹禺文创的推广不谋而合。或者,现阶段我们也可以与已经进入潜江市的麦当劳、肯德基等企业合作,推出曹禺经典台词的主题杯子、主题包装等。另外,“潜江小龙虾”这一概念已经在国内打响了,曹禺的文创活动也可借用这个契机和小龙虾的市场推广进行合作,将曹禺的戏剧台词进行外包装设计及其主题营销。这一思路绝非一厢情愿,潜江小龙虾企业之间的竞争也相当激烈,他们也需要寻找新的销售策略,除了食物本身的色香味之外,文化创意就是为产品带来附加值的最有效途径。
  当然,文创产品必须是多样化的,除了曹禺话剧中的经典台词、戏剧中的经典人物、甚至包括曹禺本人的性格特征,也可以作为产品,依据上述思路进行“搭车模式”的文创营销。
  曹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通过对史料进行挖掘,我们找到了这样一段文字,虽然他对自己的戏剧作品要求极高,甚为苛刻,但是他对自己的生活则是非常潦草的一个人。比如,据曹禺的女儿万方讲,“曹禺极不善料理生活,时常连自己都照顾不了。他冬天穿起衣服来是里三层外三层,三条裤子套在腿上,臃肿得像只狗熊。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曹禺居然不会系皮带。  如果没有夫人和女儿在跟前帮忙,系皮带对他简直是一种折磨与考验。他系一条皮带要花很长时间,就这最后还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胡乱系上的。……曹禺好客,不管是谁来家里做客,他都要亲自送出门。有一次,曹禺在送一个客人时走着走着,听见哗啦一声,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皮带松了,裤子掉了。”[15] 如此生动的细节,非常容易塑造画面感极强的产品形象,将此作为动漫产品生产,一个忙着系皮带或穿得像头狗熊的曹禺形象与我们头脑中的戏剧大师形象有所不同,非常具有戏剧效果。“曹禺与皮带”的动漫产品生产出来了,应该如何借助“搭车”模式推广呢?同理,“麦当劳”和“肯德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推出不同主题的卡通人物系列商品,附带食品出售。若潜江曹禺文创与麦当劳等公司达成了以曹禺为主题的玩偶设计合作意向,那么,我们还可以退出“不拘小节的曹禺”系列玩偶。比如,“曹禺有一次上课时,左肩上的肌肉时时在跳。觉得自己肩抖得很厉害,心里也不好过,所以就早点下课了。结果解开衣服一看,里面跑出一只老鼠。原来,江安那地方耗子多,无孔不入。大概是因为天冷,耗子钻进棉袍里取暖,不巧被曹禺正好穿在了身上。病因是找到了,可是曹禺早已吓得一溜烟跑到墙角,掩着脸,近乎瘫痪。”[16]“曹禺与老鼠”的故事,便又是一个极佳的动漫产品。
  3.“互联网+”的“全民创造”人才整合模式
  互联网的出现,极大的改变了传统文创活动从创意到传播每个环节的单一性。以台湾名人文创为例,90年代,台湾文创开始走进互联网,重视通过网络推广自己的文创产品,比如建立某个名人的官方网站,像钱穆、张大千等人的文创就采用了这种面向世界的传播方式。2015年以后的中国内地,“互联网+”这个词已经成为整合社会各个方面的一个核心词,也就是从这个阶段开始,中国内地与台湾地区在文创产业上,同处在一个全球化、网络化的世界中,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国内的互联网程度要更高。因此,客观的说,在“互联网+”的大时代下,潜江曹禺文创对台湾文创产业的学习,既要有所借鉴,更应该有自己的创新。
  所谓“借鉴”是指,建立文创主题的官方网站是利用“互联网+”的基础内容,而目前潜江曹禺纪念馆尚未建立自己的官方网站,这就完全滞后于时代的步伐了。曹禺纪念馆的资料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却没有一个将资料数字化的官网,确实出乎人意料之外。而在当今最为流行且成为趋势的互联网产品中,如官方微博、微信公共号、手机APP等,均为看见曹禺文创产品的身影。
  所谓“创新”,则是目前更重要的一个话题。潜江曹禺文创产业如何理解“互联网+”的内涵,以实现地方文创产业的突破?让我们先从“互联网+”与文创产业的关系中寻找方案。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双创”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李克强提出 的“双创”概念,实际上是中国式的“创客”,就是要激发全民族的创造性力量,“全民创造”对于文创产业来说,就是要解决传统文创产业在智力资源上因匮乏、枯竭导致的发展“瓶颈”难题。
  传统的文创产业,往往是几个人脑力激荡的结果,它明显地受到人员的局限性,而“互联网+”文创产业,则使这个问题迎难而解。以潜江曹禺文创产业为例,通过官方网站或网络平台发起号召,就可以通过“创客”、“众筹”、“众包”等方式获取大量人才的脑力支持、创造海量信息、对接众多创业投资、分解生产制造过程。如果能够整合全社会的专业人才和智力资源,为潜江曹禺文创献策,那么,所产生的效果必然是在之前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时期都无法做到的,并且完全有可能将潜江曹禺文创推向一个高地,让曹禺这张文化名片真正成为潜江市的一张闪亮王牌。
  结语
  “2015年度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最具特色的十大文博会”投票结束时,“2015台湾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排在第三位。从某种意义上说,台湾文创对国内的借鉴价值依然强劲有力,但同时,我们也应看见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2015海南文化产业博览会暨首届海峡两岸(海南)文化艺术博览会”和“第四届中国苏州文化创意设计产业交易博览会”。那么,潜江曹禺文创产业今天的路在何方?在转过身去看看海峡那一边的老牌文创同行的时候, 我们更应有充分的自信,在自己的道路上确定方向。
  [①]金元浦《当代世界创意产业的概念及其特征》,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http://www.ruccci.com/jyp/xshlw/145.html
  [②]潜江市招商局.曹禺文化产业园三期项目,http://www.qian.gov.cn/projects/Show.asp?310.html
  [③]《潜江曹禺文化周招商会 40个项目签约 引资290.82亿》http://news.cnhubei.com/xw/hb/qj/201409/t3054000.shtml
  [④]《台湾茶人 讲好茶故事》,《人民日报.海外版》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5-06/19/content_1578519.htm
  [⑤]《双花怒放的潜江文化现象》,《湖北日报》http://ctdsb.cnhubei.com/html/hbrb/20151104/hbrb2772531.html
  [⑥]《潜江市举办首届“荆州花鼓戏”业余声腔电视大赛》潜江新闻网http://www.cnqjw.com/2013/0727/5NMDAwMDE3Njg5Ng.html
  [⑦]《台湾文创业何以火爆》人民网 http://tw.people.com.cn/n1/2016/0504/c14657-28322969.html
  [⑧]《台湾文创业成功案例解读:故事力,创新力和引导力》http://www.360doc.cn/article/10886293_432002986.html
  [⑨]《文创中转型的博物馆 把文物宝库开发出市场》http://roll.sohu.com/20160318/n440906271.shtml
  [⑩]《在阳明山,寻访林语堂“生活的艺术”》凤凰网 http://fashion.ifeng.com/a/20140815/40034227_0.shtml
  [11]钱穆故居纪念馆http://web.utaipei.edu.tw/~chienmu/
  [12]《台湾文创产业与休闲农业如何“以小见大”》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1028/08/28273346_508884828.shtml
  [13]《小“润饼”闹出大“动静”》http://news.sina.com.cn/c/2013-04-11/081926793537.shtml
  [14]《潜江历史文化名片:梅苑深处的曹禺故居》http://www.10000xing.cn/x162/2012/0930174548.html
  [15] 《曹禺:大师的傻气与惭愧》《新华每日电讯》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3-08/16/c_132636925.htm
  [16] 《曹禺:大师的傻气与惭愧》《新华每日电讯》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3-08/16/c_132636925.htm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