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淮剧《原野》的艺术特色及其不足
信息来源:中国文艺评论基地上戏评论组  发布日期:2017-08-27 13:55:25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2017年6月12—14日,音乐会版淮剧《原野》,成功登上上海舞台。此剧演出由上海淮剧团程少梁艺术工作室、曹杨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主办。77岁高龄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人,著名淮剧演奏家、作曲家程少梁任此剧的作曲、主胡,与20余人剧组的总领队,由程少梁工作室编导唐志艳任改编和导演。
  本剧演员均为业余淮剧爱好者,他们为此剧的演出辛勤排练数月,付出了艰巨的劳动。主角仇虎由王钰饰,金子由唐金风、朱巧云扮演,夏秋萍演焦母、刘步海饰白傻子、许春旺演常五。全剧演出长达1小时20分钟。演员们精彩的表演赢得观众数十次掌声,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14日正式演出结束后,此剧文学顾问、中国曹禺研究会副会长曹树钧教授,艺术总监、上海戏剧学院原副院长张仲年教授登台热烈祝贺演出成功。中国文艺评论基地上戏评论小组几位专家随即召开了座谈会,充分肯定剧组为弘扬淮剧艺术、曹禺经典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实践经验,希望淮剧《原野》能继续精益求精,做进一步加工和修改,提供给更多的淮剧观众。
  一
  2017年7月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我国杰出的戏剧大帅曹禺是中国话剧五大奠基人之一。2014年6月,程少梁工作室编导、程少梁夫人唐志艳在上戏导演高级进修班毕业后,即与程少梁酝酿将曹禺经典《原野》改编成六场淮剧。2016年3月,在张仲年教授的支持下,程少梁工作室在上戏召开淮剧《原野》第五稿专家座谈会,与会专家有戏文系陆军教授、剧作家龚孝雄、薛允璜,作曲家程少梁等。会上专家们一致肯定这一改编剧本已达到相当水平,专业剧团完全可以采纳演出。会后,根据专家们的意见,唐志艳又作了第六稿修改,并由程少梁谱曲。剧本在全国唯一的年刊《曹禺研究》第十三辑上发表。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要求全国“大力宣传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和光荣历史,继承五四运动以来的革命文化传统”,他还特别指出要继承“鲁郭茅巴老曹”(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的革命文化传统。
  评论组的专家曹树钧教授指出:这次演出具有三重意义:(1)这是淮剧舞台演出的第一部曹禺经典;(二)是对经典《原野》诞生八十周年最好的纪念;(三)也是对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的形象纪念,是对中国话剧五大奠基人之一曹禺剧作的有力弘扬。为了排演此剧,导演唐志艳,由于过劳,摔了一跤,肋骨断了三根。演出时仍坚持坐轮椅带病导演此剧,为广大淮剧艺术工作者做出了一个百折不挠弘扬中华经典的突出榜样。
  淮剧《原野》剧组总领队为程少梁。程少梁是我国著名的音乐作曲家,也是淮剧国家级传承人,程氏淮音的创始传承人。程少梁在都市新淮剧《金龙与蜉蝣》中的创作,将淮剧音乐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多年来,他先后在《窦娥冤》、《李甲与杜十娘》、《半边天》、《大动迁》、《八女投江》、《南京大屠杀》等优秀作品中担纲音乐主创,为淮剧音乐艺术拓展了新的创作空间,也为淮剧音乐的传承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石。2013年,程少梁艺术工作室在上海成立,曹杨街道社区文化中心同时成立了工作室分部。工作室设置了音乐理论学习班、程氏淮音音乐课,以唱腔和演奏作曲为教育大纲。淮剧《原野》排练期间,程少梁每周上午在曹杨社区文化中心授课,风雨无阻,默默地为非遗文化传承做出自己的贡献。作为音乐总监程少梁先生此次在淮剧《原野》演出时亲任主胡,激越顿挫、如泣如诉的演奏,风采不减当年。十几人的乐队成员全部登台,有时程少梁在侧幕指挥。
  14日演出当夜,淮剧非遗传人程少梁、淮剧《原野》编导唐志艳接到众多淮剧观众来电,祝贺这次演出既有淮剧特色,又有新的创造,音乐会的淮剧演出形式让观众耳目一新。
  二
  事非经过不知难。作为此剧的导演唐志艳,在排演过程中遇到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首先是演员阵容组成的阴盛阳衰。女演员多,男演员奇缺。专业淮剧团爱莫能助。无奈之下,只得采用女扮男装,仇虎、大星均由女演员扮演。另一个重要困难是经费不足 。唐导便用两个办法解决:(一)演出采用音乐会形式。她了解歌剧《原野》除正式的歌剧演出之外,还有歌剧音乐会演出这一样式。她便借鉴这一形式。演出以演唱为主,但又有适当的表演,这样可以节省布景、灯光等许多开支;(二)导演身兼六职。除导演外,又是此剧演出的总策划,服装设计自己兼;舞台设计无经费,自己兼(化名映视);图文并茂、长达15页的演出说明书自己操作;“弦梦人生”一文的撰稿自己担任。一为省经费,二为省人头费开支。这还不算,她还要处理剧组内令人烦恼的复杂的人事纠纷。由于超强度的过劳,竟不幸在说明书制作过程中,肋骨摔断了三根。尽管如此,她仍坚持坐轮椅现场指挥将《原野》演出呈现在广大淮剧观众面前,堪称中国曹禺演出史上、淮剧演出史上的一个奇迹。中国文艺评论基地上戏评论组的专家们对此深为敬佩。
  上戏评论组秘书长陆亚东教授连夜发来祝贺信,称赞唐志艳、程少梁和剧组诚挚的工作态度,“演出很好地诠释了曹禺原作的主题精神。谢谢你们,给了评论组全体同志又一次学习经典的机会。”
  在程少梁、唐志艳锲而不舍艺术精神的感召下,淮剧《原野》一些演员的表演也是可点可圈的,他们的一个总的特色是充满激情,注重人物性格的刻画。
  王钰主演的仇虎,一人贯串到底,越来越有激情;夏秋萍扮演的焦母,气质、演唱均恰如其分,刻画了人物阴险狠毒的性格;朱巧云扮演的金子,有口皆碑,尤其最后的演唱抒发了人物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刘步海扮演的白傻子戏不多,是一个串场的角色,但他幽然风趣的表演、生动的苏北话演唱、念白,在整个悲剧情节中起到了“喜剧性抒解”的作用。
  三
  艺无止境。任何完美都是相对的。作为淮剧《原野》的初演,在艺术上也还有不少需要进一步加进之处。限于篇幅,本文略陈以下数点:
  1、演出的立意还可以深化。曹禺这个剧本表面情节是复仇,要挖出新意难度比较高。但还需强化原作的立意,曹禺说过他写了仇虎的觉醒。实际上最后是仇虎自己否定了“父债子还”的旧思想。仇虎杀了大星,精神恍惚,悔意浓重,最后自尽,就是一次觉醒,这一点演出渲染不足。
  2、改编本比原作精炼得多。但仍可抓住二三场戏深入开掘,例如仇虎进了焦家,他、金子和焦母三个人的戏;仇虎、金子和大星的戏,均可以表现得更精彩。都是三个人的戏,从身上都有戏。究竟仇虎杀不杀大星,可以让观众看得提心吊胆。
  3、原作一些好的细节要强化。如:仇虎跟金子两人关于“捡花”、“戴花”的处理,又如焦母“扎针木偶”等。
  焦母手中的“铁拐杖”,是揭示人物性格、心理的重要手段,尚可进一步发挥作用。
  4.尾声“诀别”一场还需深加工。
  距今80年前诞生的三幕话剧《原野》,是曹禺早期创作的又一部经典剧作,剧本除暴露恶霸地主的残暴、社会的黑暗,还一再强调仇虎、金子向往“黄金铺路的地方”。在仇虎和金子的想象中,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那是一个没有焦阎王,没有瞎婆子焦氏。是一个没有人吃人、人压迫人的地方。主人公对光明和自由的追求,自始至终贯穿在《原野》全剧中。《原野》既不是一出仇虎和金子偷情的戏,也不是一出仇虎和金子之间个人的爱情悲剧。它描写的是怀着两代深仇的青年农民仇虎与封建残暴势力所进行的一场殊死的搏斗,它再现了旧中国穷苦农民在恶霸地主压榨下的悲惨命运,描写了仇虎从单枪匹马地进行反抗到幡然醒悟这一演变过程。全剧结束时,仇虎终于领悟到:“……相信弟兄们要一块儿跟他们拼,准能活,一个人拼就会死。”表现了我国北洋军阀混乱时期,在那有一枪一马、一官半职就可以称霸一方的黑暗年代,劳苦农民所能具有的反抗精神。曹禺写出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有斗争,被压迫人民热切向往美好生活、向往光明的生活本质。这是一部以现实生活为源泉的巨著,它是那样真实感人地散发着泥土的芬芳,有着一种质朴的美。这是《原野》具有永恒生命力的根本原因。
  淮剧《原野》宜大大强化了这一潜在主题。全剧结束时,汽笛的长鸣声和列车的飞驰声,使仇虎仿佛看见了金子已经登上火车,奔向那黄金铺地的地方……,这时,远处天边呈现出一线金黄色的曙光,仇虎无怨而死,含笑告别了人间。演出宜用灯光、效果、戏曲帮腔强化这一深沉的艺术韵味。
曹树钧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