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弘扬中华优秀文化,建设中国曹禺学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27 15:29:22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曹禺是我国现当代戏剧史上成就最为突出,影响最大的剧作家。自上世纪30年代《雷雨》发表之日起,曹禺研究就一直是戏剧研究领域的“显学”。改革开放近40年来,由于思想解放运动和中外文化交流的加强,曹禺研究者和演出者审美视野大大拓展,曹禺研究的领域不断扩大。曹禺研究不仅从社会学,更从美学、心理学、比较文学等各种视角展开,对曹禺剧作进行了多侧面、多层次的审视与探索,跨入了全新的阶段。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和国际文化交流的加强,曹禺所创造的艺术瑰宝将会更加频繁地、以更加多姿多彩的形态活跃在世界各国舞台上。
  弘扬中华优秀文化,建设中国曹禺学的任务,已经义不容辞地摆在中国曹禺研究者、演出者的面前。
  一、建设中国曹禺学的重大意义
  《雷雨》问世84年、《日出》诞生81年《原野》诞生80年来,曹禺剧作这一中华民族的瑰宝不仅在中国人民中获得盛誉,而且在世界人民中找到了广泛的知音。据不完全的统计,迄今为止,曹禺剧作在五大洲的舞台上演出,活跃在日本、韩国、蒙古、越南、新加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叙利亚、俄罗斯、白俄罗斯、阿塞拜疆、乌兹别克、德国、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瑞士、美国、加拿大、爱尔兰、巴西、埃及、澳大利亚等28个国家的舞台上,有力地推动了曹禺剧作在海外的出版和研究;并且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歌剧、舞剧、音乐剧、京剧、沪剧、评剧、淮剧、甬剧、秦腔、川剧、花鼓戏、琼剧、唐剧、晋剧、楚剧、滇剧、淮海剧、评弹等28种艺术形式呈现在中外舞台上。曹禺被海外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曹禺是当代中国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的剧作家。
  80年来,曹禺的家乡潜江市成功举办了四次曹禺国际研讨会,天津举办了三届中国曹禺戏剧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从老子、孔子、庄子、孟子、屈原、王羲之、李白、杜甫、苏轼、辛弃疾、关汉卿、曹雪芹,到‘鲁郭茅巴老曹’(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到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徐悲鸿,从诗经、楚辞到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以及明清小说,从《格萨尔王传》、《玛纳斯》到《江格尔》史诗,从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的今天,产生了灿若星辰的文艺大师,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艺精品,不仅为中华民族提供了丰厚滋养,而且为世界文明贡献了华彩篇章。”我们要“把继承传统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让当代中国形象在世界上不断树立和闪亮起来”。
  二、建设中国曹禺学的时机已经成熟
  1、出现一批改编曹禺经典的优秀编剧人才
  四川隆学义改编川剧《金子》、《日出》、黄梅戏《雷雨》。《金子》成为第一部出国演出的根据曹禺剧作改编的曹禺戏曲经典。
  上海沪剧院成功改编沪剧《雷雨》、《日出》、《家》;天津评剧《雷雨》改编剧作家赵大明等
  2、涌现一批演出曹禺剧作的优秀曹剧导演艺术家
  北京:焦菊隐、夏淳、徐晓钟、张奇虹、唐槐秋、陈薪伊、章  泯、史东山等人。
  上海:黄佐临、朱端钧、张骏祥、陈明正等。
  各地:万籁天、赵  锵、丁小平、董辛名、肖锡荃、邱星海、王延松等
  3、出现了一批曹剧表演艺术家
  白杨、舒绣文、张端芳、秦怡、唐若青、叶子、于是之、朱琳、郑榕、濮存昕、孙道临、严翔、白玲等。
  4、出现了一批曹剧舞台艺术家
  如北京的陈永祥、宋垠、冯钦、薛若琳等,上海的周本义、胡妙胜、金长烈等。
  三、曹禺研究已经取得了丰硕成果
  改革开放近40年来,曹禺研究领域不断扩大,多视角多层次展开。近40年来已出现几十部学术专著。
  《〈雷雨〉人物谈》,是新时期曹禺研究、戏剧评论的一部经典。
  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曹禺研究专著《〈雷雨〉人物谈》1980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上海华东师大钱谷融教授的这本书并不是鸿篇巨制,它只有12万多字,但它却是钱谷融先生“文学是人学”审美理论的具体体现,是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史上文艺批评、戏剧批评的一部经典之作。我们在谈及文艺批评经典时,经常谈到莱辛的《汉堡剧评》、谈到别林斯基、杜勃罗留波夫评《钦差大臣》、《大雷雨》的著名论著,其实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雷雨〉人物谈》就是中国当代文艺批评家撰写的一部戏剧评论的经典。此书的第一篇文章:“你忘了你自己是怎样一个人啦!——谈周朴园”,早在1959年9月便发表了,并且自那里开始,便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从上世纪50年代,便向文艺评论、戏剧评论中的极“左”思潮,展开了英勇的挑战。
  这之后,曹禺文本研究的专著《曹禺剧作论》(田本相著)、《曹禺的戏剧艺术》(辛宪锡著)、《论曹禺的戏剧创作》(朱栋霖著)、《曹禺论》(孙庆升著)、生平研究的专著《曹禺传》(田本相)、《曹禺评传》(胡叔和)、《摄魂——戏剧大师曹禺》(曹树钧、俞健萌)、《曹禺晚年年谱》(曹树钧)、《曹禺的创作道路》(杨海根)等纷纷问世。进入90年代之后,演出研究开始引起学者的重现,出现了《大小舞台之间》(钱理群)、《曹禺剧作演出史》(曹树钧)等专著。以及综合研究的《曹禺:历史的突进与回旋》(马俊山)、《走向世界的曹禺》(曹树钧)等著作。
  曹禺家乡潜江出现了一批研究曹禺的本土专家,如陈焕新、傅海棠、陈洪声、刘清祥、毛道海等。陈焕新出版的《创新发展观念,重树潜江形象》一书,成为研究潜江曹禺研究会的一部必读书。傅海棠为《曹禺研究》主编,陈洪声为潜江曹禺研究会副会长,他们两人都写了大量有关曹禺研究的文章。
  刘清祥原系潜江市曹禺著作陈列馆(今为曹禺纪念馆)馆长,从1989年陈列馆创建至1996年曹禺逝世,17年中多次采访曹禺,结合研究曹禺,发表多篇研究文章。2004年与董尚华合著,出版《中国戏剧大师——曹禺》一书;毛道海专注曹禺家族史的研究,前后达20余年,2007年出版《曹禺家世》(中国戏剧出版社,21万字)一书。
  进入21世纪以来,曹禺研究以更加全面、深入的态势展开,研究的领域在不断地向新的方面拓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戏剧理论研究的新发展。
  四、曹禺学的内涵及其纵深发展
  曹禺学顾名思义,是一门以曹禺为研究对象的科学。曹禺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位杰出戏剧家,他的主要成就在戏剧创作方面。因此,曹禺学研究的核心内容自然以戏剧创作研究为主。
  研究一个作家(剧作家)的作品,必须要有正确的评价作品的方法和标准。这个方法和标准,鲁迅曾作过这样精辟的论述:“倘要论文,最好是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
  根据这一理念,研究曹禺生平研究、剧作文本研究、剧作创作心理研究、比较研究、演出研究便自然成为曹禺学的主要内容。
  除此核心内涵,曹禺还写过不少散文、戏剧评论文章,从事过翻译、改译实践、戏剧教育和剧院管理工作、中外文化交流工作,于是曹禺散文研究、曹禺戏剧评论研究、曹禺与莎士比亚研究、翻译研究、曹禺教育思想、曹禺艺术管理、曹禺与中外文化交流就成为曹禺学外延的重要领域。
  最后,围绕曹禺研究,出版了不少专著、大量的研究文章,关于曹禺学者的研究、曹禺研究资料的研究,便成为曹禺学外延的又一个不可忽视的范围。
  自1933年曹禺处女作《雷雨》诞生以来,80余年间,曹禺学研究虽然已经取得了前述丰硕的成果,但还有不少领域需要加以深入开掘:
  (一)文本研究还需进一步深入,对曹禺剧作需要正本清源,消除误读,作出尽可能科学的阐述。
  过去由于“左”倾思潮的影响,第一资料的缺乏,对曹禺及其创作往往作出非科学性的评价,出现不少“误读”现象,需要进一步开展史料研究、生平研究,为广大研究者提供坚实的事实依据,还曹禺其人、曹禺其作品的本来面目。现已出版的《曹禺全集》需要增补,文章应该尽可能收全;无论文章、书信、还是日记都不能做人为的删改。首先史料要还本来面目,然后研究也要根据事实,实事求是地作出科学的评价。
  (二)需要加强对剧作家主体的创作心理研究
  剧作心理研究是创作心理学在剧作家创作心理研究中的具体运用,它研究的是剧作家对现实印象进行创造性加工的心理特点。曹禺作为一位极富创造性的剧作家,他的创作的个性心理特征是什么?他的剧作构思过程中带有那些具有普遍性的创作规律和某些特殊规律,这些问题的研究不仅有助于曹禺创作研究的深入,而且对于我们今天如何努力创作精品、对于现实的戏剧创作活动,均具有十分重要的启迪。
  (三)演出研究是研究曹禺艺术成就的不可忽视的领域
  剧本的生命在于演出。曹禺写剧本首先是为了演出,也只有在演出实践中才能更深刻地领会曹禺剧作的精神实质及其艺术表现。曹禺是一位十分熟悉舞台的剧作家,有着丰富的舞台实践经验。尽管他的剧作有着很强的文学性,但他首先是为演出创作的,他进行剧本创作时,脑海中就会浮现舞台上相应的戏剧场面来,就会把自己对舞台演出的要求鲜明地贯彻到文本中去。因此,研究曹禺剧作,如果只能停留在文本中,就仅仅是研究了一半,并且是很不够的一半。这一点在进入21世纪之后,已为一些曹禺研究者所认识,已经陆续出现了一些从演出角度研究曹禺的论文和结合曹禺剧作演出研究的《曹禺剧作演出史》学术专著。但从总体来看,从曹禺演出在国内外的广泛程度、从曹禺剧作以各种艺术形式改编程度来看,曹禺的演出研究,应该说仍是曹禺研究中十分薄弱的一个环节。曹禺的剧作在全国各个省、在全世界二十八个国家演出过,这方面的研究需要作大量的调查研究。在国际上20世纪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成果,是将莎剧还原为“台上文本”,充分显示出莎剧的风貌。我们也需要将文本研究与曹禺演出研究紧密地结合起来,用曹禺演出研究来推动曹禺文本研究向纵深发展。
  (四)还有一些研究领域基本上尚未涉及、需进一步开拓
  曹禺的教育思想。曹禺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剧作家,而且也是一位卓越的戏剧教育家。从1936年至1941年,他在国立剧专整整任教六年,新中国成立后他又长期兼任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名誉院长,为我国的艺术教育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曹禺的艺术管理。在中国文化发展史上,曹禺不仅是一位戏剧大师,而且是位杰出的艺术管理家,在他的主持下,北京人艺被建设成为具有世界影响的第一流的国家剧院。这方面的系统研究以及曹禺与对外文化交流的系统研究我们还尚未开始。
  五、曹禺学研究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1、曹禺研究要坚持求真务实的理念
  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方法,学者应有独立的人格。
  2、重视对健在艺术家口述历史的采访
  这是一项带有抢救性质的紧迫工作。
  研究文化名人的生平,对当事人进行采访的口述历史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方法,也是曹禺研究的重要内容,它带有“抢救”的性质。笔者曾经为《曹禺研究》组织过曹禺前妻表妹沈澧莉、曹禺建国前“剧专”的学生褚元仿写回忆文章,采访过《三访李玉茹》中曹禺的第三任夫人李玉茹,现在他们都已先后逝世,这便是口述历史具有“抢救”性质的例证。口述历史对当事人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便是“求真务实”,内容要真实、越具体越有价值。
  3、提倡民主学风,反对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垄断资料的不正学风。
  教育家孔子说得好,“如有周公之材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一个人即使有象周公那样的才能,如果骄傲而且自私,其余的也就不值得重视了。这句话直至今天,仍很有现实的启迪意义。
  曹禺作为一位杰出的戏剧家,是潜江的骄傲,天津的骄傲,更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曹禺不是属于那一个人的私有财产,他是属于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的。
  我们深信,我国的曹禺学研究在21世纪经过众多曹禺研究学者和曹禺剧作艺术家的能力合作,定会做出无愧于中国学术地位和国际地位的贡献!
  (曹树钧 中国莎士比亚协会原副会长、潜江市曹禺研究会名誉会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