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全面开创潜江曹禺文化发展新局面的战略构想
信息来源:邹元江  发布日期:2020-09-05 16:22:11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我跟潜江是有缘的,在座的几位,陈会长,还有我们的傅会长,以及很多潜江曹禺学会的老师,我都很熟,经常来。2017年我们湖北省美学学会,包括今天在座的聂老师,还有几位副会长、秘书长,我们有一个团队专门过来做了一次考察,就是为曹禺过来的,我们当时在座谈会上向潜江有关部门领导谈了一些关于未来潜江发展的总体看法。
  我从1992年开始研究汤显祖,1997年出版了《汤显祖的情与梦》,刚好赶上1998年《牡丹亭》创作400周年这个重要节点。在这前后我参与了国内外关于汤显祖的几乎所有重大的活动的策划、主持,以及最后的总结等。尤其是汤显祖的故乡抚州,还有汤显祖曾任5年县太令的浙江遂昌,他们所有的汤显祖文化战略的形成、布局、构想,我基本上全程都直接参与了活动策划和学术引导。昆曲代表名录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汤显祖的《牡丹亭》。所以这些年我跟江苏省昆剧院、苏州中国昆曲研究中心、苏州市昆曲剧院、昆山市、尤其是昆曲的发祥地千灯镇,以及湖南郴州的湘昆等,我一直都带着博士生在做相关的研究,几届昆曲高峰论坛最后的学术总结报告也全是由我作的。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又听了刚才几位专家的意见,吴卫民教授、丁罗男教授,还有我们胡志毅会长的一些意见,我想说一下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一共有11点。
  第一、我们要建立一个高端智囊的学术委员会。从目前我接触潜江的情况来看,基本上还是属于政府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没有什么错。我们这里有一个曹禺研究会,但是我们更需要的是要有一个高端的智囊,就是要吸纳海内外最重要的关于曹禺研究方面的专家来参与,所以我建议应该成立一个“曹禺国际研究中心”。这个中心干嘛?要成立一个高端的学术委员会。政府官员当然是重要的,但是在学术委员会里面主要是重要的学者,重要的表演艺术家、重要的导演、重要的编剧等等,包括评论家。要总体把握曹禺研究的未来的走向,基本的学术发展的内涵,重要的课题,包括国家课题等等。所以可以逐步聘任一批学术委员,同时也要聘任一批客座研究员,这是紧急要做的。要极其隆重的加以聘任,发聘书,而且政府作为后盾,应当给予专项资金资助。我说这些话全部是有根据的,是基于抚州汤显祖故乡这几年的有效做法。他们过去极其被动,汤显祖的传承传播还不及20多万人的遂昌做得好。但是在我们长期的游说也好,宣传也好,在他们终于来了一位非常明白的市委书记之后产生了很大的效果。市委书记原来是江西省驻北京办事处主任,眼界非常开阔。到抚州上任后第一件事,我记得是大雪纷飞的时候,我和汤显祖学会的会长周育德先生被请过去,在市会议中心当着全市各主要领导、市府各机关负责人的面,隆重的举行了“抚州汤显祖国际研究中心”的授牌仪式,我与周育德先生与市委书记、研究中心主任吴凤雏先生、东华理工大学校长一起,共同启动了中心的亮灯球。之后,市长又以市政府的名义亲自为我们颁发汤显祖国际研究中心的学术委员、客座研究员的聘书。而且每一年政府专项投入中心100万,明确到账。这100万干什么?要聘请著名的学者、艺术家到抚州讲学、表演、指导;创办《汤显祖学刊》年刊,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给作者高稿酬;开通研究中心的网站;为中心资料室购买与汤显祖相关的图书、影像资料、演出海报、硕博士论文;策划重大学术活动、重要演出;物色引进硕士以上学历专职工作人员等等。到目前中心已经运转了4年,这是有真金白银的运转。我们被聘请的学者也得到了真金白银的回馈,真正感受到学术是有价的,这样才能让学者真心的来为我们的潜江出谋划策,真心投入。我们不能仅仅是让这些专家来一下装装门面,利用一下就完事,要给他们报酬。而且请专家来也不仅仅是一般看看,还是要有驻场研究员,也就是这个老师,他今年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到这里来,他带着一个课题来,就住下来,利用这里的资源做一个课题,并以中心的名义发表论文,申请课题。这个在学界早就是这样的,国外也是这样,包括李泽厚当年的《华夏美学》,就是新加坡聘请了李先生一年就出了这本书,然后出版的时候作者单位就署聘请单位的名。要舍得花这个钱。(有潜江领导插话:100万出得起。)你这么说我就很高兴了。
  第二、在汤显祖故乡,我们建了一个国内的学者完全不能想到,我们最初也是质疑的一件大事,那就是连北京、上海都没有做成的一件事,这就是中国戏曲博物馆,它建得太好了,我建议潜江的领导去参观一下。这个博物馆是抚州和华录公司联合做的,运用了最现代的声光电技术,采用可以参与性触摸的展览模式,完全是兴趣培养型的博物馆。我甚至让我的学生都去看看。我讲这个意思是什么?也就是既然有戏曲博物馆,曹禺是創作话剧的杰出剧作家,话剧进入中国已经110周年了,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中国话剧博物馆,在曹禺的故乡潜江理所当然是可以的。而且要赶快立项,尽快规划投资。我们潜江已经建了曹禺大剧院、曹禺纪念馆、曹禺公园,建了其他的很多东西,但是我们缺少一个真正的国字头的中国话剧博物馆。胡会长在这里,我们中国话剧理论与历史研究会可以全力来支持这件事,因为现在话剧的研究已经非常成熟,有大量的东西可以放在这里面实体去呈现。
  第三、现在就可以开始预热,明年就开始可以系列地做,就是曹禺系列讲座。既然我们曹禺国际研究中心聘了这么多高端的专家,我们就可以搞一个曹禺剧作的系列讲座,这也是我的经验。因为我们去年汤显祖就在北大搞了这么一个重大的活动,影响极大,就叫“在北大听《牡丹亭》”系列讲座,搞得极其隆重,从策划宣传,到纪念品,到聘书,都非常精致美观。10位专家从不同的侧面来讲汤显祖,讲《牡丹亭》。我们也可以来一个曹禺剧作的系列讲座。他们选择北大开讲,我们首先可以选择清华,因为曹禺就是清华毕业的。也可以选择南开,曹禺的话剧活动就是从那儿开始的。现在北大的汤显祖系列讲座已经产生很大的影响。东南大学已经开始运作明年的汤显祖活动,叫“在东南大学听《牡丹亭》”。紧接着可能还要去英国伦敦,可能现在有点变化,有可能去牛津大学,那就更好。还会去斯特拉夫德镇,莎士比亚故乡。这才是真正的来传播我们的乡贤。由国际高端的重要研究机构来推广,来让我们的学生、让我们的传媒参与传播。
  第四、应该建一个以曹禺命名的剧团,叫曹禺剧团,可以以现在的潜江荆州花鼓戏剧院为核心,但不仅限于此。因为抚州这些年真的是醒了!他们请上海的几位编剧、导演、舞美等等,为他们打造了依据当地的古老声腔盱河腔版的《牡丹亭》,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这个成功是有指标的,也就是在世界范围进行巡演。将来曹禺剧团的戏,也应该是在世界范围的演出,这就相当于英国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专演莎士比亚的戏,曹禺剧团就专演曹禺的戏,曹禺30岁之前的創作的《雷雨》《日出》《原野》和《北京人》这4出经典剧目。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定位,这需要长时期的经营,而不是一届政府能够完成的。抚州现在已经把他们剧团的学生派到了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进行学习,这是一个长期的规划。他们现在的这批演员已经很不错了,已经走向了世界,去了很多国家。我们潜江十多年前是有过一个非常好的代表剧目《原野情仇》。还可以继续打造荆州花鼓戏的其他三出《日出》、《雷雨》和《北京人》,打造成一个系列。同时要培养出一批人才,尤其要培养出几个梅花奖得主。要使剧团有事可做,用戏养着我们这些了不起的演员,我非常欣赏他们。刚才提到阿维尼翁戏剧节,提到爱丁堡戏剧节,这也是我想说的。如果我们的曹禺剧团做得好,完全可以申请参加这两个世界顶尖的戏剧节。这个筹划我已经给抚州在做,包括阿维尼翁和爱丁堡戏剧节,申请这两个戏剧节的关键人物是我的朋友。我们要有长远的打算,要走国际化的这样一个高端的路线,你走得越远,你的路就越宽。
  第五、要尽快在今年,起码在明年上半年要做,也就是打造潜江话剧小镇。因为特色小镇现在是国家战略,浙江省走得很前,他们搞特色小镇很成功。遂昌是浙江省最贫困的最偏远的地方,他们也打造了一个戏曲小镇。前年我们去培的土,开工。因为小镇这个概念是习近平总书记特别主张的。潜江既然是戏剧之都,在戏剧之都一定要有个特色小镇。特色小镇实际上起到的就是文化产业的孕育、普及、推广,包括戏曲IC设计、系统化创意产业等等。
  第六、这涉及到传播,我们不能在一般意义上来过什么节,组织什么节,而是要有神圣庄严的仪式感。我们胡会长就是研究仪式的,话剧与国家仪式。所以,必须在我们明年的曹禺活动里边要确立一种仪式,这需要当地的乡贤文人多出主意。遂昌我们的傅会长、陈会长,我都带他们去看过,也就是“劝农仪式”。2001年我去看的时候还土得掉渣,到2016年就已经成为国家“非遗”了,十几年的功夫,从省级一直打造成国家级了。“非遗”保护传承,这是国家战略,大的文化趋势,我们要紧紧抓住。我不太了解潜江当地的相关的文化遗产,但是我觉得应该有一个结合的曹禺的仪式活动,比如说“原野节”、“原野仪式”,曹禺的剧作就叫《原野》,这是我随口说的,还可以有其他的考虑。总之,要把这样一个活动上升到一个有很高文化内涵、令人敬畏的层面。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里面特别强调一个东西,叫仪式感。一个遂昌才22万人,就是因为这么一个仪式,居然有5万人倾巢出动参与,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我们潜江有多少人?100多万人有20万人倾巢出动,你这个仪式就成功了,这就是群众性参与。这种仪式这些年在抚州做得极其出色,中央电视台10分钟甚至15分钟的上星,规模大,国际化,请来的都是相关的外国的演出团体,当地的各个区县演出的表达方式也很有特色。我在昆山千灯这个事也做得非常好,因为他们财大气粗做得更好。政府现在不缺钱,关键是把这个钱用在哪儿?要把潜江老百姓的情绪调动起来,让大家熟悉曹禺、曹禺剧作,入眼入耳入心,家喻户晓,家传户诵。只有群众积极参与,你这个活动才能走得远,才能培养出真正能欣赏的百姓眼光。汤显祖的《牡丹亭》的传播让我特别惊讶的是什么?过去去抚州,当地的百姓一听说汤显祖,然后就问汤显祖在哪个车上?老百姓居然不知道他是个活人还是个死人。这一次不同了,这次我去抚州汤显祖大剧院,看的就是牛津大学的《哈姆雷特》。用英文演的,两个小时。这要在过去,剧院肯定得走空了,下面叽叽喳喳,不知道台上演的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一次让我极其感动,经过20多年的培养,抚州的观众从头坐到尾鸦雀无声,最后演员谢幕,观众是雷鸣般的掌声,观众极为礼貌地为这些演员鼓掌。其实这个剧团并不太专业,相当于牛津大学的业余剧团,演的并不是特别好。可是居然我们抚州的观众坐住了,所以,我们要相信我们的老百姓,要给他们时间,培养这样一种欣赏艺术的眼光。
  第七、与第六点相关,也是个传播的问题。我们现在就要集思广益的是在明年提出一个响亮的潜江主题口号。抚州的口号是“抚州--一个有梦有戏的地方”。第二句,“我在牡丹亭等你”。每次演出完了,就能听见“我在牡丹亭等你”的声音,这就是软性广告,我们这个活动还会继续下去。这两句话是用了心的,在中央电视台不停地播放,在所有的IC设计中都出现,成为抚州的靓丽名片。所以,潜江要有一个响亮的口号,明年就一定要推出来,要进入我们的整个IC设计,要朗朗上口,具有媒体传播效果。这种效果有些时候真是难以想象得大。
  第八、刚才志毅兄也说过,既然我们要打造戏剧之都,恐怕就不能是在一般的意义上。也就是要建立一个国际戏剧节,加不加“国际”二字可以考虑,但是我觉得可以加“国际”。既然是“曹禺国际研究中心”,有一个“曹禺国际戏剧节”也是可以的。而且潜江是最有资格的,曹禺的世界地位、他对话剧的巨大贡献、曾经的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中央戏剧学院的院长、北京人艺的院长,完全有资格搞一个曹禺国际戏剧节。其实,乌镇的戏剧节很大程度上就是民间性的,政府在后面资助,关键要抓对人,这个人我可以给你们抓来,也可以把世界上最好的剧目抓来。开始先三年一次,或者两年一次,最后可以小型化,一年一次都可以。最近有一个世界著名导演陆帕导了一个中国的戏《酗酒者莫非》,引起极大的反响。我们为什么不能让陆帕来导演我们曹禺的剧作,那不是又能引起世界性的轰动吗?我们也可以请著名的戏曲导演,比如现在炙手可热的张曼君,来打造我们曹禺的戏曲作品,这都是很容易能够在短期内实现的。
  第九和第十,涉及到的都是对青年观众的培养问题。第九是明年可以开始,现在就要务虚的,就是打造曹禺剧作工作坊。工作坊的形式,在西方的戏剧培训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方式。现在不光是表演领域是这样,包括学术领域也是以工作坊的方式来进行的。关键在,一是选对重要的作品,二是选准引导者,也就是导演。我们有非常好的导演,比如王岩松,他的曹禺三部曲就很出色。我们就让潜江当地的学生,甚至可以把它扩展到武汉地区的高校,举办曹禺剧作工作坊,吸引那些爱好话剧的人来参与,甚至作为一个板块来参加潜江曹禺国际戏剧节的表演。我们要吸引更多的观众,年轻的观众,而且话剧尤其是年轻的观众是最愿意看的,有天然的亲和力。要把这批观众培养出来,让他们愿意花钱到潜江来看戏。兴趣是第一位的,不在于距离多远,真正的戏迷都是满世界跑看戏的,没有距离感。武汉到潜江不算远,关键是要做到位,才能吸引他们来。
  第十、曹禺剧作朗读大赛或者叫诵读大赛,这是现在很流行的参与戏剧的方式,国际上像英国很多国家都流行朗读剧,不一定演,你没有表演才能,但你把它读得很好,配合得很好也挺有成就感的。在老师的指导之下,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大赛,全国性的参与,是对曹禺剧作普及的推动,也是培养年轻的话剧观众。我们现在既然有诗词大赛,为什么不能有著名剧作的朗读大赛?这个是非常有前景的,明年就可以把它纳入曹禺戏剧节,作为其中的一个主题。现在就得马上筹划。
  第十一、这涉及到《曹禺研究》刊物的质量问题。现在已经出了15辑了,明年又是曹禺诞辰110周年。我们在汤显祖逝世400周年的时候,2016年我把从2004年创刊以来的25期约400万字的《汤显祖研究》,我从中筛选出100万字,主编出版了《汤显祖研究论文集粹》,可把我累坏了。但是这个工作很值得做,我们可以把15辑《曹禺研究》抽出里面最重要、最好的论文分门别类,出一个纪念曹禺诞辰110周年的《曹禺研究论文集萃》,50万字、60万字都可以,在最权威的出版社人民出版社出版,而且给作者高稿酬,以吸引后续更好的稿源。我们要留下一些东西,不能像猴子掰包谷掰一个丢一个,要集聚我们已有的成果,集腋成裘,使我们的曹禺国际研究中心真正成为决策中心、资料中心、研究中心和信息中心。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