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打造地方文化品牌的情怀和担当
信息来源:刘川鄂  发布日期:2020-09-05 16:24:37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潜江我来过好几次,有文学创作方面的联系,也有学术上的合作交流。潜江市曹禺研究会的几位老先生,退休之后热心于曹禺文化的推广交流,体现了很强的责任感事业心和对潜江文化名人的拥戴之情。我与他们是忘年交,是朋友,是事业的合作伙伴,是曹禺的粉丝,所以我也很乐意来参加今天这样一个活动。今天上午武汉那边有一个全国性的会议,那边的会我参加了一半就跑到潜江来了。刚才看了一下会议材料,乐意贡献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的研究专业是中国现当代文学,曹禺当然是我研读和讲授的内容,但我主要关注的是现当代文学思潮和小说、诗歌领域,戏剧方面涉猎甚少。二十多年前我写博士论文《中国自由主义文学论稿》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中国自由派的作家在小说、诗歌、散文文体成就很高,在戏剧方面明显要弱一点。因为戏剧是最官方也最民间的艺术,因此也是最被监管的艺术。不识字不能够进入文学,但他可以欣赏戏曲。民众接受戏曲、接受影视这样一些容易进入的综合性的、基础性的艺术。统治者管的比较严比较紧,历来都是这样。
  我在戏剧研究方面用功不多,但对曹禺一直充满了敬意,我觉得曹禺不仅是属于潜江,也是属于湖北、属于中国、属于世界、属于20世纪中国艺术。这已经得到公认的。只恨自己才疏学浅。不能在曹禺研究方面做更多的学术贡献。
  潜江的曹禺文化品牌建设了30多年。从最早的曹禺著作陈列馆,到后来的曹禺学术研讨会、文化周,到《曹禺研究》杂志、到曹禺纪念馆、曹禺祖居、曹禺博物馆,到全国性的剧本交易会,到全国性的戏剧创作基地,现在又得到消息,卓尔的大投资。曹禺文化平台、潜江的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都会出现一个新的非常好的机遇。恰逢曹禺的《我是潜江人》发表30周年,又有这样一个重要的投资,在这个时候开这样一个研讨会,特别重要,特别有意义。专家们的意见会对今后的工作有很多启发。
  说起潜江就会想到曹禺,说起曹禺就会想到潜江。不仅是书生文青,不仅在文艺界,教育界,恐怕很多普通民众现在已经都有了这样一种思维上的、意念上的关联性。可以肯定的说,相较于胡风之于蕲春、废名之于黄梅、闻一多之于浠水、聂华苓之于广水,韦君宜之于建始,潜江的曹禺文化品牌,在湖北近现代文化平台上打造的是最为成功、最知名的。这是潜江抓得早、抓得多、抓得认真的结果,潜江各方面的人士功不可没。当然,另一方面,也许更重要的是,曹禺本身的文化文学品牌价值更高更大。
  传统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有一个所谓“六大家”的排座次:鲁郭茅巴老曹。但是我更乐意称之为鲁郭茅曹老巴。曹禺为什么在我的心目中比巴金和老舍更重要?首先,曹禺话剧文体的创造性的难度高于一般的小说、诗歌的写作,中国现代话剧在曹禺手中成熟,在曹禺手中达到高峰。这种文体创新的独创性。他是唯一的一个人。他几乎是只身一人成就了一种文体。其次,曹禺艺术表现的综合难度和高度、四部经典作品的经典的公认程度,应该是文学史上的一个值得肯定的事实。第三,曹禺作品跟20世纪世界优秀文学,在精神向度和审美创造上,同生共振,互相辉映。而相较而言的话,我个人觉得巴金、老舍的整体的艺术的这种创新性和贡献度要弱于曹禺。这个观点在三年前潜江举行的《日出》发表80周年的座谈会上,我曾经谈到过。如果有一天我有暇做一个人的文学史的话,我更愿意把曹禺放在前头,是这样的。
  潜江对曹禺的作为地方文化品牌的打造,我觉得是比较成功的,已经有了国内国际的影响,它美誉度、社会影响力都在不断的上升。当然我对很多的具体数字不太了解。社会效益之外的其他效益,比如说经济效益也不太了解,我们可能有时候思维容易站在那种比较纯粹的学术方面。我所供职的湖北大学文学院,作为一个地方院校,面向和服务地方文化事业是我们的应有之义。我们文学院有省级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当代文艺创作研究中心”,我们也成立过一个校级的研究部门,叫做“湖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出版《湖北省文化产业发展蓝皮书》,已经编了四五年了,也有关于潜江关于曹禺的相关资料数据。我们跟湖北省文联、湖北省作协相关的文化建设活动经常在参与。
  重要的是,湖北大学文学院正在积极参与潜江和曹禺研究相关的文化品牌建设活动,这是我们一种情怀,一种担当。 我们三年前就与潜江的潜江曹禺研究会联合主编《曹禺研究》杂志,一本杂志30万字,内容丰富、栏目清晰、质量上乘。很多文章都是名家写的都很有质量的文章。这就是情怀担当的体现,当然也有在座很多专家的支持,这是应当表示感谢的。
  我们跟长江出版社合作编辑出版《曹禺研究资料长编》和《曹禺文集》。《曹禺研究资料长编》是坐在我旁边这位刘继林教授负责的,他同时也是文学院负责学科建设的副院长,花费了很多的心血。我们一起在北京、在上海、在天津找专家、找资料,翻拍摄,复印了大量的原始的文献,多次开会仔细研讨编辑的方案。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很快就可以付印。大家手上这一期《曹禺研究》杂志里有一个栏目,介绍研究资料的导言,主持人和每个编选者都写了导言。待会儿刘继林教授也会做相关的介绍的。《曹禺研究资料长编》是国内最系统最权威的曹禺研究资料。就是今后凡是要研究曹禺,必定要把这一套书作为最宝贵的、最完整、最全面的第一手的材料,它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前期成果。这是曹禺研究的系统工程、百年工程。
  除此之外,我们还参与编写了《曹禺文集》。这个涉及到有版权问题,费了好大的力气,要找到一个合法的有限使用的授权,可以列入湖北省最大的文献工程“荆楚文库”中出版。长江出版社和赵冕社长,在这方面做了很辛苦的工作,使其能够顺利完成。
  在明年曹禺文化周的时候,我们的《曹禺研究资料长编》、《曹禺文集》,包括《曹禺研究》杂志,都是实实在在的、沉甸甸的、厚重的、权威的文化献礼。这可以说是我们献给潜江、研究曹禺文化事业、曹禺文化品牌建设的一个很真诚的有价值的礼物。
  另外,我们这些年一直在跟潜江方面商讨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成立一个曹禺研究的机构。机构一直在筹划之中,但是因为还没有跟有关方面的领导做一个汇报,还有国内的专家做一个全面的这种商议、调研,所以都还是在筹划之中,还没有真正的进入实施。
  我们也曾经跟潜江商讨过设立大学生戏剧节的这样一个相关的活动,早在2012年还是2013年,湖北省文联的党组书记刘永泽先生也是我们的朋友,他搞文艺“一县一品”的建设,我就跟他两个人讨论过这个话题。他希望潜江能够成为中国的戏剧之都,当然这是一个很高的设想,也是一个很难的设想。戏剧方面的活动,很多尝试,比如要搞戏剧活动,戏剧演出,还是还是有一些难度,要做很多的努力。我查过一些资料,有全国性的大学生戏剧节,中国很多省市都有大学生戏剧节。主要是大学生在校园里演来演去。但是如果把它作为一种系统性的演出活动的话,恐怕需要一种更切实的谋划。除了创作方、制作方、参与方之外,很大的程度还有一个受众的问题。受众,需要思考需要做足功课,因为戏剧是需要观众的。
  戏剧的观众在中国是分层的,我在北京也看过濮存昕等人演过的很高端话剧,坦率地说,如果给我的座位不好,在很后排的话,效果就比较差。我在北京、武汉看过小剧场话剧、小剧场的演出效果就比较好,但是往往都比较高端、比较小众化,对观众的文化素养审美理解力要求是比较高的。传统戏曲在中国是一个通俗的艺术,或者说是一个通俗基础上提升的艺术、由俗而雅的艺术。而话剧在中国是一个小众的、精英的艺术。
  曹禺的经典属于时代,但是话剧在中国从来是个小众的精英的艺术。从戏剧史的角度来说,他的那些作品永远是经典。甚至在90年代,中国又出现那种姨太太不像姨太太、小老婆不像小老婆的陈白露式女士现象,也可以见出曹禺作品的生命力。曹禺当年写《日出》这样的作品,有对现当代中国历史的涵盖性。曹禺的作品在今天肯定还是很有生命力的,但是对观众来说的话,这种生命主要还是在精英阶层、书生阶层、大学生的阶层,而他的作品如果能够到放到一个更普及的层面,这恐怕是很有难度、需要研究的。
  我始终觉得文学艺术应该提升大众的,尤其是戏剧,话剧是提升大众一个很好的途径。但往往难以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如果要做文化品牌,有时候也要有这种大胸怀、大视野,要立足于长远,有时候恐怕也不能够太考虑直接的效益。这样的话,曹禺和曹禺研究、潜江的曹禺文化品牌,不仅仅是一个短时段的一个立项,而且应该立足于更加长远更加宏观的考量,这就需要更多的文化战略家齐心协力献计献策。我们湖北大学文学院永远乐意做文学事业、地方文化建设事业的服务者参与者。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