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文本研究 > 正文
浅谈《北京人》与《红楼梦》的艺术关联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0-22 11:37:21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有研究者曾说《北京人》是曹禺借鉴了多位西方大家的作品后才写成的,也有研究者说《北京人》是曹禺借鉴《红楼梦》完成的,究竟《北京人》与《红楼梦》有多少艺术关联呢?
  曹禺从小就浸淫在《红楼梦》的文化氛围之中,这要归功于曹禺的父亲虽然老派却并不顽固保守。曹禺爱看古典小说,其中就包括《红楼梦》,这些书在当时被认为是“闲书”,但父亲见他在书房里偷看《红楼梦》,不仅不阻止,反而赞叹地说:“《红楼》也是一篇好文章。”还鼓励他认真读这部好书。继母与父亲一样,酷爱《红楼梦》,把书中黛玉的《葬花词》背得滚瓜烂熟。有时她与曹禺的父亲躺在榻上抽着鸦片,兴致高时就让曹禺背诵诗词,那又怎么少得了这段如诉如泣的《葬花词》呢?曹禺曾说:“我年轻读书时最受影响的是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 。”[①]
  曹禺不仅从小深爱《红楼梦》,也认真地研究《红楼梦》。在《戏剧创作漫谈》一文中,他赞扬《红楼梦》“把整个社会都反映出来了”。[②]他认为,曹雪芹是一位“广泛了解真正的生话”的伟大作家,《红楼梦》的伟大正在于它反映了“人生的丰富和复杂性”。③
  因此受《红楼梦》的启迪,曹禺在他的戏剧创作中也十分注重从整体上把握社会,努力开掘人生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他的众多剧作中,无疑《北京人》于《红楼梦》有着众多相似,他不仅把《红楼梦》的艺术长处运用其中,而且在人物刻画上进行了借鉴与创造。
  曾思懿VS王熙凤
  曹禺笔下的曾思懿,和曹雪芹笔下的凤姐一般能干,曾府事无大小都经由她手批示。虽不能说过之而不及,但肯定是各有千秋,难相上下。曾思懿“自小便是在士大夫家庭里熏陶出来的女人。自命知书达理,精明能干,整天满脸堆着笑容”。她和王熙凤都是出生名门的大家闺秀,她干练泼辣,富有心计,控制着整个家庭的一举一动,她口口声声说“我可不愿意拿坏心眼乱裁人”,实际却处处得理不饶人。她的出场和王熙凤一样都使用了先声夺人的镇场,一句“你叫他们在门房里等着去吧。”就如同当年王熙凤出场那句“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充满气场,又马上显示出这个家由她说了算。
  尽管曹禺自己都说“曾思懿是一个喜剧人物”,她丈夫曾文清对愫方的感情已经一目了然,剧中已到中年的曾思懿再次怀孕,全剧丈夫对此唯一的一句评论是“谁知道,她说胃里不舒服,想吐。”她是如此的悲凉。实际上她是游离家庭情感秩序之外的,唯有曾思懿,所有人都躲着她,就像提防一只刺猬一样避免靠近她。被排斥在主体秩序之之外,她潜意识里无疑会充满失落和焦虑,随时渴望确证自身的存在。在下人面前她是威仪的大奶奶,在公公面前她是孝顺的好媳妇,在儿媳面前她又是“十年媳妇熬成婆”的典范婆婆样。在丈夫面前她表面嘲笑懦弱无能的丈夫,口口声声要成全文清和愫方的爱情,即使纳愫方做自己丈夫的小妾她也可以充耳不闻,甚至可以自我牺牲削发为尼。其实她却把精力用在了控制丈夫,赶走情敌,猜忌着所有人,与家人的斗争上面。她在人前表现得那么有理有节,任劳任怨地维持着这个破败家庭的生活,为家里的每个细节呕心沥血。其实在丈夫的眼中她是个“鬼”,在儿子和媳妇眼里是凶神恶煞,在公公眼里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但是曾思懿自己心里明明知道大家对她的看法,她依旧可以表现得自由自在。
  曹禺在评价《红楼梦》时,曾有很精辟的阐述。他说:“我第二次读《红楼梦》就注意到王熙凤了。这个人物多么毒辣、阴险,但又有活泼、可爱,讨人喜欢的一面。她聪明伶俐,把贾母哄得没有她不行。她和贾琏吵架多么厉害、泼辣,她害死尤二姐非常阴狠,这些描写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个人物帮助我认识封建社会,和我后来写剧本也有一些关系。”[③]曹禺把曾思懿写活灵活现,生龙活虎,惟妙惟肖,她时时想着老太爷的钱,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善面狐狸,绵里藏针,暗里藏刀,最末,“赢得”丈夫的离去。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是整个家庭四分五裂的导火线,活脱脱的一个穿着旗袍的王熙凤。
  曾文清、愫方VS贾宝玉、林黛玉
  至于曾文清与愫方的爱情又好似贾宝玉与林黛玉,他们也是表兄妹。曹禺交代愫方的身世时写道:“她出身在江南的名门世家,父亲也是个名士,父母双亡,曾家把她从江南接到北京,她再也没回过江南。见过她的人第一个印象就是她的‘哀静’。苍白的脸上恍若一片明静的秋水,里面莹然可见清深藻丽的河床,她的心灵是深深埋藏着丰富的宝藏的。”在作者心中,愫方是集合中国传统女性美为一身的美的化身。寄人篱下的生活扭曲了她的天性,使她习惯忍辱负重,她对曾家的照料是出于少年时曾家的抚养,充满感激之心的她想用一生来回报这个家庭。这些和林妹妹的境遇和感觉是多么的异曲同工。
  有着传统思想的愫方,即使对表哥的爱也是最传统的“发乎情,止乎礼”。面对强硬又专制的表嫂曾思懿的冷嘲热讽,愫方从不与其正面交锋,还是一再地退让。她悉心地照料曾老太爷,成为他最可以交心的拐杖。她像朋友又以过来人的身份关心爱护着瑞贞。她对曾文清的爱是深沉却又无私的,唯有以书画抒情,她具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在曹禺的心中,愫方是一枝幽兰,在这个好似紫檀木花盆的封建家庭中总是散发着最清新却又是淡淡的幽香。但是她的内心也深深埋藏着丰富的宝藏,她有着追求,只不过没有被释放出来而已。但是在剧情的不断发酵下,激情不断爆发,最后推动她走出这个大门,寻找新生活。她的结局比林妹妹好了很多,因为她没有过于哀哀婉婉,没有柔弱之极的绝望。曹禺兴许当年看了《红楼梦》后,心中也十分爱怜林妹妹,却为她的不幸而伤心,所以借自己之笔重塑而拯救了心中最美好的形象。
  至于曾文清,他聪明、善良,俊朗飘逸,但他和贾宝玉一样懦弱无能,连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也不可能。他爱做风筝,也和贾宝玉相似,爱品茶,爱作诗,爱书画,爱鸟,过着优越的生活。但是他不敢爱,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当面被自己的凶狠的老婆羞辱,他依旧是无言。他唯一的抗争就是读读陆游的《钗头凤》而已,他自比陆游,把愫方比作唐琬,那么他心中的“东风恶”又是谁呢?是他的父亲?是他的妻子?还是这个社会呢?他没有抗争只有怨恨,他没有反抗只有接受,所以他终日借鸦片解愁,最后导致身心俱亡。他的人生是出悲剧,也许死是他最好的解脱。只不过作者把这个现代贾宝玉了结得更彻底。
  曹雪芹写《红楼梦》对整体布局深思熟虑,决定正文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写起,让乡下老妪进入繁华似锦的富贵之家,借她的视角来揭露贾府的骄奢淫乐,展现贾府由盛至衰的历史过程。同样,曹禺在构思《北京人》时,受此启发,从文清幼年的保姆陈奶妈带着孙儿小柱子中秋节进曾家拜节写起,他笔下的曾家和《红楼梦》的贾府一样兴盛过,通过这个陈奶妈的嘴交代出曾家大门原来“不是蓝顶子、正三品都进不来”,“一年到头单这人小官的门包钱,就够买地、娶媳妇、生儿子!”
  剧中的人物,愫方、曾文清、曾思懿、曾皓、江泰,甚至次要人物袁园、曾霆、瑞贞都是有生活原型的,他们个个有自己的一段故事。但是在剧作家手里,艺术比生活开辟了更深远的境界。曹禺注意描写人物内心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即使是他所厌恶的人物,写的是一群“废物”,也丝毫不将他们的思想感情简单化。大文学家茅盾撰文说:“剧中这一群人物,写得非常出色,每个人的思想意识情感都刻写得非常细腻,非常鲜明。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物,无疑问的、这是作者极大的成功”。[④]
  1941年《北京人》重庆首演时,就有评论家指出,《北京人》使人想到大观园和《樱桃园》。在谈到《红楼梦》对自己的影响时,曹禺有感而发地说:“读一本好书,要一遍二遍反复读,才能吸收成为自己的东西,才能感受到它的艺术魅力和懂得它的艺术生命力在什么地方。[⑤]”由此,曹禺吸收了《红楼梦》,滋养了自己的创作,以《北京人》致敬了经典,发出了自己的呐喊。
  作者简介:张盈,上海沪剧院编剧
  [①]②③曹禺:《和剧作家们谈读书和写作》,《剧本》1982年10月。
  [③]曹禺:《和剧作家们谈读书和写作》,《剧本》1982年10月。
  [④]茅盾:《读〈北京人〉》,香港《大公报》1987年2月6日。
  [⑤]曹禺:《和剧作家们谈读书和写作》,《剧本》1982年10月。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