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品戏心语 > 正文
令人难忘的三个小人物的悲剧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0-22 12:27:42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四幕剧《日出》为我们呈现了1927年大革命失败至1935年的都市生活缩影。
  剧中被压迫、被剥削、被侮辱、被损害的一个小人物(小东西、翠喜、黄省三),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小东西,一个亲妈早早离世,随父亲刚进城不久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她出卖苦力的父亲不幸在建筑工地建楼砸夯时被砸死。此后,她便象一只无救的羔羊那样落在流氓黑三手里,将她当作向大流氓金八献媚的供礼。小东西初出场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又冷又饿、瘦弱胆怯的小女孩,两根小辫子垂在胸前,头发乱蓬蓬的,惊惶地睁着两个大眼望着陈白露,她亮晶晶的双眼里流露出天真和哀求。通过福升告诉陈白露,小东西是不愿遭受凌辱,打了金八一个耳光,不顾一切逃到陈白露的房内的,让观众感到小东西是一个富有反抗性格和强烈爱憎的女孩子。尽管她的遭遇是那么的不幸,但她并没有屈服,也没有妥协,敢于在妓院里给出卖她的福升以响亮的耳光,尽管她知道此后遭受的将是一顿毒打。最后,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纯洁,不愿将自己变为鬼,她以自尽的方式,作出了最强烈的反抗,她的遭遇和反抗,为陈白露的生活划过一道闪光,使陈白露看见了自己所生活的环境究竟是怎样的深渊。
  翠喜的遭遇比小东西更凄惨。如果说小东西可以一死了之,而她的凄惨却在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为在她的身后还拖着一群老老小小,要靠她出卖肉体来养活。
  这个表面看来已经堕落麻木的女人,内心并未真正堕落和麻木。她懂得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也知道人世间的辛酸苦辣,她从事皮肉生涯有着许多难以告人的悲痛和辛酸,只是因为生活的逼迫,长年累月的折磨,使她失去了性格的棱角,但她一旦看见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便不自觉地流露出来。剧中第三幕的最后二场,翠喜为了掩护小东西奋不顾身地拦阻黑三,疯了似的拚命砸门;可见即使身陷地狱,她仍旧保持着金子般的美好心灵。
  黄省三是上世纪30年代直接遭受失业之害的牺牲者,在旧社会象他这样的小职员的悲惨命运不胜枚举。
  黄省三原本是一个老实人,有老婆和三个孩子,生活要求也不高,只希望每月十元二毛五的薪金养家糊口。为了这点微薄收入,他从早到晚地抄写,眼花也在写,刮风下雨跑到银行写,五年下来,他骨瘦如柴病歪歪的,左肺也烂了,是一个快要死的人。第二幕黄省三面对资本家潘月亭死死的哀求不要裁他,央求潘经理再给他一口饭吃,可是冷酷的资本家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一拳将他打昏了过去。第四幕黄省三第二次出场,他疯疯颠颠误将李石清当作潘经理,强求他将他打死。他哭诉道:“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他误以为仍在法庭,他说:“法官!我实在没有犯神经病,我很清楚,我自己买的鸦片。那钱是潘经理给的,二元钱还了房钱,一元钱买了鸦片烟。法官,我自己买的红糖掺上的,叫孩子们喝的,是我亲手将他们毒死的。”多么凄惨的情景。
  黄省三在走投无路的境况下,最终自杀身亡。这是旧社会黑暗势力导致他的悲惨结局,他的遭遇概括了无数生活在旧社会受压迫的小职员的悲惨命运。小东西、翠喜、黄省三这几个人物在《日出》中都是被剥削、被压迫者,是旧社会的牺牲品,他们的死亡、堕落、犯罪和变态,是对旧社会提出的有力控诉。
  曹禺的《日出》问世之后,在中外舞台历演不衰,为什么会引起如此的轰动呢?
  探寻《日出》创作始末,不难看出作者艺术作品的成功,取于他的创作扎根于生活,能开掘、塑出有血有肉的人物灵魂深处的点点滴滴,使人震撼、感动、难以忘怀。
  1933年曹禺从清华大学西洋文字系毕业后,曾在天津女子师范学院执教。在此期间,他多次去过“中旅”住过的惠中饭店,深入观察了形形色色的人物,积累了许多上层社会丑恶行径的素材。他到过交际花和高级流氓活动过的地方进行观察,这些耳闻目睹的鲜活事实,为他构思《日出》奠定了坚实基础。
  为了取得生活在社会底层乞丐、妓女悲惨、凄苦的第一手资料。在长达几个月的体验生活过程中,他接触了许多黑暗社会的人物,同时也感受到了受尽侮辱和损害的妇女蕴藏着一颗尚未泯灭、善良的心。
  1977年2月4日曹禺在人民文学出版社重印《曹禺选集》后记中说:“在《日出》中我想求得一线希望,一线光明,我深切地感到,这个社会没有阳光,需要阳光;向往着日出未来,满天的大红……”他还说:“这些作品,只是让人感到腐朽的恶势力必然将死去,而且非被埋葬不可。其所以在今天还能存在的仅有的一些理由,无非就是在于它们记载和暴露了黑暗丑恶的旧社会,使今天的读者了解些过去,从而更加热爱我们的新社会。”
  曹禺发自肺腑的这些话告诉我们:新旧社会两重天,“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史警示我们,贫穷必受欺凌,落后必然挨打。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毛主席、党中央高瞻远瞩制定了增强国防实力的战略决策,许多中华优秀儿女胸怀报国之志从海外归来,其中以邓稼先(两弹之父)为代表的科技精英隐姓埋名奋力拼搏在研制核武器的秘密战线上,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爆炸成功作出了不朽功勋。
  我1964年7月毕业于上海冶金专科学校(现上海应用技术学院)稀有金属冶炼专业,被分配至02单位(原核工业部,现中核集团公司)兰州404厂工作(距上海3000余公里的大漠戈壁),从事高浓重金属铜像锭制备、回收工作。1969年中苏交恶,根据中央决策,404厂一分为三,部分人员、设备进川、迁至兰州远郊,实施了核工业布局战略大转移。1985年根据中央军转民的决策,我参与了高浓金属铀生产中止、退役的具体组织实施。2000年我退休回南方,对曹禺的经典剧作《日出》,仍饶有兴趣。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涌现出的一些美文佳作感到无比欣喜。与此同时对社会上一度弥漫的大唱红歌,假借变革创新名义粗制滥造的新作,以及肆意歪曲、调侃、贬损英雄人物的奇谈怪论等现象感到困惑、不解和忧虑。
  2016年春节我去福建福清探望女儿,在浏览龙江南岸清风苑廉政画廊时,在习总书记一段发人深思的讲话中找到了答案。
  “未来的中国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的天下。
  真正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
  而是道德与信仰的危机,
  谁的福报越多,
  谁的能量越大,
  与智慧为伍,
  与良言者同行,
  心怀苍生,大爱无疆。”
  习总书记的讲话切中利弊,一针见血。
  它告诫我们,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让《日出》中小人物那样的悲惨命运永不复返,文艺工作者有责任、有义务肩负起继承、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任,向杰出的戏剧家曹禺先生学习,驱除急功返利、焦虑、浮躁心态,沉潜于民众心灵之中,切实为新时期塑造出题材广泛、雅俗共赏的优秀精神食粮。
  这也是《日出》留给我们这个时代新的启迪。
  作者简介:树融,中核兰州铀浓缩有限公司退休工程师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