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品戏心语 > 正文
阅尽人间千百态,俯首氍毹方寸间
信息来源:羊一梵  发布日期:2017-08-27 15:40:09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曹禺,中国话剧尽人皆知的一位大家;《雷雨》,中国观众绕不开的一部经典,在曹禺的笔下人世间的百态荒唐、庙堂里的魑魅魍魉都被浓缩在了方寸的舞台之上,一支妙笔,写得尽炎凉,却道不完心伤……
  我原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工作一段时间后,于2016年的深秋,我有幸能重回课堂,听著名曹禺专家曹树钧教授讲授《曹禺研究》一课,犹如重遇初心,重新去感受自己选择学习戏剧的最初的原力量。在课程的进程中,在曹教授生动的讲述中,放佛是曹禺先生亲临,向我们娓娓道来那些年,他创作时候的故事,向我们细细讲说那些年,我们不曾见识过的万家宝。课程临近结束,略写一些不成熟的感想,向学习编剧的同仁们汇报。
  如果说曹禺先生的作品在情节、人物上有着时代性的特征,那么先生在创作上的有些“秘诀”却有着跨时代的意义,就我个人而言,曹禺先生在剧本创作时的两个角度最让我印象深刻,并且成为自己在以后创作时的指导原则。
  首先,我想要讲述的是,曹禺先生富于民族特色的 “本土化改造”,众所周知,曹禺先生所处的时代,是中国话剧的少年时期,这时的话剧大多以翻译西方作品、学习西方经典为主,同时也会有为了方便中国观众接受而做出剧本本土化改编的作品,比如根据王尔德著名作品《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而改编的《少奶奶的扇子》,但是这些改编更多的是进行故事上的本土化,而并没有做到将创作手法、剧作法的本土化,甚至在剧作的思想主题上也没有真正做到本土化,中国化。而曹禺先生从《雷雨》的创作开始,就尝试着将西方的剧作法本土化,利用西方日趋成熟的现实主义的剧作方法去反映中国当时社会矛盾和创作属于中国当时的社会矛盾,和创作属于中国的典型艺术形象,曹禺先生在《雷雨》中借鉴古希腊悲剧的“锁闭式”结构,充分利用了这种能够加深悲剧性的剧作结构,与自己想要表达的主题相结合。在剧本的层层推进中,秘密的层层揭秘中,到最后如同一场“雷雨”倾盆而下,浓墨重彩的描绘了时代中人性的悲剧,而在典型的艺术形象塑造上,无论是繁漪还是周朴园都是“中国式”的,虽然他们可能披着某一层西方的外衣,但是他们骨子里的纠结和矛盾是源自中国社会和教养的,这就是曹禺先生在人物塑造上最成功的地方,他将自己所看到的“中国人”写进了自己创作的“中国故事”里,不再是简单的剧中的人名、地名去本土化,而是真正借鉴西方的一些艺术手段,讲述中国的社会的中国故事,真正做到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融合创造。而在曹禺先生创作的“中国故事”里我个人可能最喜欢的是《北京人》。如果说《雷雨》中的人物还带着西方故事的痕迹,而《北京人》则是完全属于中国社会人情的浮世绘,空谷幽兰般的意蕴挥洒笔墨间,勾勒出一个传统的中国封建遗老家庭的衰败。各种情愫的延绵都是水墨画一般的含蓄和隐晦,但是就是这种含蓄隐晦在曹禺先生的笔下却又有另一番风韵,似泼墨似白描,浓淡之间自成一格。
  这点在我们现在的创作中依然没有做到曹禺先生这样的高度,我们很难平衡在西方和东方之间,我们在学习西方手段技巧和先进的呈现方式时,常常忽略了自己创作中应该保持的东方哲学视角和美学特征,忽略了去认真看自己身边的人物和情感,所以,曹禺先生的作品浓烈而厚实,是在于他们自己看到的都化在笔尖,他看得比别人细致,他看得比别人深沉,他想的比别人深刻…… 所以在当时他没有将戏剧创作的本土化停留在故事和情节,而是精心创作具有中国民族风格的中国话剧这个大格局之中。
  曹禺先生的经典剧作创作中,另一个让我感到十分重要的创作原则是他对于观众审美的分析和理解,以及他对于剧场创作中对于“观演关系”的重视。这也是现在我们创作中很容易忽视的一点。当我们今天在大肆宣扬作者风格和作者作品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关注到观众的审美需求。往往我们的作品会在形式和内容上一味追求风格上的独特和创作者的视角,却忘记了观众才是戏剧真正的面对者他们往往忽视观众视角,不重视观众的理解,不考虑观众的审美习惯。而曹禺先生则高度重视“剧场的生命”,不脱离普通观众,尊重普通观众,这点恰恰是我们现在创作者最缺失的部分,我们在创作时,以作者的自我表达为优先,忽略了观演关系中重要的对象,对于受众的忽视,这就使我们的作品没有办法真正做到进入观众,进入生活,进入真正的时代。
  阅尽人间千百态,俯首氍毹方寸间,在创作中,我们也要努力做到这样深刻地进入生活,踏实的落在笔墨之中。
羊一梵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