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品戏心语 > 正文
二十年后再演周萍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27 15:49:27  浏览次数:次  文字大小:
  在剧作家中我与曹禺最有缘。卅年中三演《日出》中的三个角色不说,二十年前二演周萍亦极难得。1959年国庆十周年上海话剧舞台9台大戏,盛况空前,在筹办这次大型联合演出的空隙,人艺二团为让青年演员多练练兵,决定请上戏副院长吴仞之先生来排《雷雨》。那年我正好廿六岁。虽已演过几个大戏,可前辈们说周萍这人物很难演,因此,我还没排就已感觉到了份量,但与排《蜻蜒》时有所不同,感觉还是轻松的。而曹禺的人物台词个个精彩纷呈,只要能流畅自如的念出该说的台词,也就不致于不入戏了,因而在整个排练过程中相当顺利。吴仞之导演方法独特,他规定好关键时刻的调度,甚至怎样站,怎样走,做一个什么动作都事先规定好,明确告诉给演员必须按这样做。比如,第二幕与繁漪一大段戏就规定繁坐在沙发上,周用肘斜撑在一个古色古香的老式红木箱柜上,柜子上放的正是鲁妈年轻时的一张大照片,这个镶满贝壳的柜子与整个客厅的豪华陈设极不协调,这是吴导演专为这次演出所设计的独特道具,这样的人物调度造型相当好看。下边一段戏他又有另外的设计,但是在他规定的调度之间,演员完全可以进行自由的发挥。他的这种规定动作,具有启发性,几个动作成几个点,由演员想办法连成一条线,一段富于韵律的舞台调度就形成了。当年几个年轻人王频、梁大成、武皓我们对这一办法都很乐于接受,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丰富了我们创造。
  吴导演用了一些新观点来解释该剧。《雷雨》又是上海演员剧团众明星们的看家戏,在国庆会演前只演出五场,因此,报纸和评论界的反映一般还来不及加以评说,就已经收兵了,只在公演的当天,《解放日报》上刊出一张由记者陈滢摄的周萍与四风的一张剧照,这张珍贵的剪报一直深藏至今。国庆演出后又拿出来演过一个短期,好象报界对导演对该剧的解释有不同的看法。
  时隔二十年两次扮演周萍(1 959—1 979)当中经历了一场文化革命。因为两次同演一人,也就有了比较,而且这期间又拍过三部电影,不自觉的将电影表演揉进来了。在全剧连排时有些关键场次很真实,具有较强的冲击力,令观众耳目一新。
  记得1959国庆十周年会演与孙道临同演《共产主义凯歌》,曾讨教他该如何演周萍,他只谈了一句“我那时太年轻也不知该如何演”当时只当他是谦虚,可当我第二次再演时确实有了这方面的感受,59年演时26岁,周萍30岁,似乎觉得没什么不可理解的,演就是了。但实际不然,周萍虽只是30岁,可他的经历,他与繁漪那种可怕的恋情,他内心的痛苦与矛盾,是一般30岁的人所承受不了的,因此其内心的复杂性,没有一定生活阅历的人理解不了。经历了廿年的人生体验这方面的体会确实很深,第一次演得很过瘾,导演规定的调度完成的不能说不漂亮,台词上轻重缓急,仰扬顿挫琅琅上口,为了追求起伏跌宕,戏都浮在表面,自己认为演得不错心里十分得意。
  有一天和王频正在卸装,我院同志钱枫陪同赵丹到后台来了,他那时正准备演周总理,心情似乎特别好,谈他廿年前也来看过而且坐在楼上最后一排,请他提意见,他也不客气当即指出第二幕结尾时周萍看搓手的动作太琐碎不够含蓄。当周萍得知周朴园要辞退鲁贵和四凤时,我伸出右手看了一下然后又用左手去摸了一下,观众的反应强烈,有时还能听到有人低声说“一记耳光”。赵丹认为周不可能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打了鲁大海耳光,他应想到该如何设法挽留住四凤,以及他当时的危难,他说只要微微的搓一下手指或是握一下拳已足够,其他都是多余。真是一针见血。
  第二天我设法将这动作改在周朴园下场之后,周萍走动,心烦意乱,意识到刚才怒打的鲁大海正是四凤的哥哥,忽然停下脚步,这时,下意识的搓了一下手,似乎仍感到手心仍在隐隐作痛。这样的顺序就舒服多了。我这毛病是一贯存在的,喜欢加一些解释性的东西,显得画蛇添足而不够台蓄了。导演王啸平也在总结会上指出:“严翔形体好,台词好,声音不错,节奏也好,然而戏不大容易往里边去”,他们两人把意思都谈到一块儿去了,这实际上是我表演上的大敌;戏容易出来,要再提高、再深入进去就难了。自此以后,在以后的多部戏中,在这方面已有较明显的改进,意向不要那么清晰,尽可能的艨胧些,是的,把什么都演得那么明白还有什么意思,留些余地给观众去想,含蓄本身就是一种美,演员过于卖力,就剥夺了观众的欣赏权利。含蓄应该说是可以做到的。
  再演周萍收获颇多,当年的对手四凤由王频饰演,现已改演了繁漪,我仍还是大少爷,风度、气质上更显成熟,形象上似乎较之当年更帅、更潇洒了,难怪从前人们总是说男演员到了四十岁才成熟呢?对周萍的爱与怨,悔恨交加的复杂心态也更能演出得深些。但他毕竟是个难于演好的角色,他似乎是没有底的,如果能再演,也许能演得更深些。廿年之后再演周萍,周萍为我添了更多的信念感!仿佛不需要去设想,一切都可以自自然然地流露出来。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人生的种种复杂体验,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吧!帮助了对人物的理解,看来,人是需要磨难的。
  (严 翔 本文作者为原上海人民艺术剧院著名演员)
版权所有:潜江市曹禺研究会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